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四十四章 平安降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四章 平安降世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葉修澤聽到孩子的哭聲心中一松,他收了陣法,眼前的蠱快速散了去,露出虔婆難看至極的臉來,他一步步走向她,跪在她面前叩頭道:「大長老,孩子已經出生,一切塵埃落定,葉修澤任憑你處置。」

虔婆恨鐵不成鋼地看著他,怒道:「等著天蠱現世,你就是我天苗族最大的罪人1

葉修澤伏在地上一動不動,輕聲道:「修澤已立誓,傾盡所有,絕不讓天蠱現世。」

虔婆冷漠地望著地上跪著的人,冷哼一聲,拂袖離去,葉修澤,你根本還不懂天蠱的可怕,總有一天,你會為你今日的所作所為後悔的!

眾人見虔婆走了,也跟著她離開了這裡,沒多久,石均去而復返,躊躇著走到葉修澤身邊低聲道:「大祭司,大長老讓我傳話給你,大祭司以下犯上,違令不遵,明日一早去誡堂領罰1

葉修澤緩緩直起身子,低聲道:「我知道了。」

石均也不知還能說什麼,輕嘆一聲,快步離去。

嬰兒的哭聲漸漸止住,身後的門吱呀一聲打開,阿慶嫂抱著一個嬰兒出來,葉修澤急忙上前,問道:「汐凝怎麼樣了?」

阿慶嫂輕聲道:「大祭司放心,母子平安,只是汐凝累極了,如今已昏睡過去。」

她將手中用乾淨的錦布包裹著的嬰兒遞到葉修澤跟前,笑道:「這小子雖然這一日受了那麼多折磨,又提前了半個月早產,精神倒是不錯,大祭司幫我抱抱,我去弄點熱水來,他和他娘親身上的污漬都需要好好的清洗一下才行。」

葉修澤伸手笨拙地接過孩子,感謝道:「多謝你幫忙了,你放心,大長老那邊,我不會讓她牽連到你的。」

阿慶嫂笑笑道:「謝大祭司了,其實若是牽連了,我倒也不怕,我和汐凝同為人母,我明白她拚命想保護孩子的那種心情,怎麼能不幫她。」

她在屋內聽了他和大長老對話,也隱隱明白大長老似乎是想用這個孩子做什麼事,怪不得顏汐凝要利用她離開,若是她,也會想逃出去吧!

阿慶嫂快步走了,葉修澤看著手中那個睡得香甜的嬰兒,他的臉皺皺巴巴的,熟睡的嘴角似乎還帶著點點微笑,身上的污漬雖然用布擦了一下,但還是能看到暗沉的血跡,他那麼小那麼脆弱,若是將縛魂蠱逼進他的身體中,他即刻就會死亡吧,還好,他活下來了。

「小東西,我差點將你害死,你不會怪我吧?若怪我你就睜開眼睛,不怪我你就繼續睡。」他緊張地等了片刻,見孩子依舊熟睡著,葉修澤笑了起來,柔聲道:「看來你沒怪我了,真好,你放心,我以後不會再讓人傷害你的,我會保護好你,還有你娘親,不讓你們受人欺負。」

漆黑的夜中,他一個人抱著熟睡的嬰兒自言自語,彷彿有永遠說不完的話一般。

顏汐凝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她已經換上了乾淨的衣服,身體也很清爽,知道是有人幫她清理過了,她伸手向旁邊一摸,卻摸了一個空。

顏汐凝望著空空如也的床邊,大驚失色,她記得她昏睡過去的那刻,兒子就在她旁邊的,怎麼不見了。

阿慶嫂正推門進來,看她艱難地爬起身,快步過去扶著她,急聲道:「汐凝,巫醫來給你診過脈了,說你如今身子虛得很,還不能下床。」

顏汐凝死死抓著她的手,眼中滿是恐懼:「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你別急,孩子我讓阿慶幫忙看著呢,我這就給你抱過來。」阿慶嫂說著,急急出門去抱了孩子來。

顏汐凝接過襁褓中的嬰兒,心中的不安終於散去,她的孩子好好的,平平安安地出生了,見兒子一雙大眼好奇地盯著自己,她笑道:「認識我嗎?我是你娘親埃」

阿慶嫂好笑道:「好不容易從你肚子里出來的,能不認識你嗎?」

顏汐凝笑了笑,將他輕柔地放在床上,仔細地檢查他的身體狀況。

阿慶嫂道:「巫醫也看過了,說這小子雖然早產了幾日,但身體健康得很,和足月的孩子沒什麼區別。」

顏汐凝確認了孩子沒事,又將他抱回懷中,她輕柔地撫摸他的胎髮,低聲道:「他健康就好,我真怕自己沒有盡好母親的職責,讓他受到了傷害。」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阿慶嫂聽她這樣說,鼻尖一酸,她別開臉轉移話題道:「對了,孩子的父親還不知道他已經出生了吧,要知道你給他生了個大胖小子,在戰場上殺敵恐怕都會多幾分力氣。」她記得昨晚顏汐凝力竭之時,她在一旁鼓勵她,讓她想想戰場上的丈夫,她聽到她的話,渙散的目光漸漸凝聚起來,拼盡了最後的力氣,終於將孩子生了下來。

阿慶嫂原以為顏汐凝聽了她的話心情會變好,卻沒想到她神情落寞地停下了手,望著懷裡乖巧的兒子,低聲道:「他不知道更好1

「啊?」阿慶嫂沒想到她會這樣說,正想問她為什麼,顏汐凝已收斂了情緒,問她道:「對了,葉大哥怎麼樣了,我還沒好好謝謝他。」若不是他最後的幫忙,她的孩子也無法平安降世。

阿慶嫂還沒回她,門外一個譏諷地女聲道:「難為你總算想起我哥了,還以為你已經把他忘到九霄雲外去了呢1

葉清蕖跨進房門,臉帶寒意地望著背倚著床頭,懷抱嬰兒神色虛弱的顏汐凝,昨晚她聽到動靜聽說葉修澤和大長老起了爭執,要出門去看,卻被人攔在了屋裡,說是大長老的命令,她急得團團轉,好不容易能出去了,打聽之下才知道是為了這個女人和她的孩子,她第一次見她時就知道她是個大麻煩,卻沒想到大哥竟然會因為她違抗大長老的命令。

「清蕖,你這是什麼話?」阿慶嫂皺眉道,她怎麼能把話說得這麼難聽。

「難道不是嗎?我聽你們說了這麼久的話,先是孩子然後是孩子他爹,你們倒是其樂融融的樣子,可我哥呢,我哥為了她,如今在誡堂受罰,接受鞭笞之刑,你們關心過,心疼過他嗎?你生孩子,憑什麼我哥要遭罪。」葉清蕖指著顏汐凝,語氣中帶著毫不掩飾的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