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四十六章 西院瘋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六章 西院瘋婦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錦城總管府的後院中,一個丫環腳步匆匆地往南院飛奔而去,她跑得太急,也沒注意路,在拐角處一下子撞倒了一個人。

「賤婢,竟敢衝撞王妃1柳泠玉身後的奴婢上前扶起柳泠玉,對丫環斥責道。

那丫環見撞倒了王妃,嚇得臉色煞白,跪在地上抖著身子道:「王妃饒命啊,奴婢不是有意的,實在是有急事要去稟報滕大人,才不小心衝撞了王妃1

柳泠玉原本想教訓她,聽了她的話倒好奇起來:「你找滕大人稟報什麼?」

那丫環看了柳泠玉一眼,並不開口,柳泠玉的臉色難看起來,厲聲道:「怎麼?什麼事是滕大人聽得,本宮聽不得的嗎?看來今日是該好好教訓你一下,免得你連尊卑都忘了。」

「不要埃」丫環見柳泠玉要教訓她,慌忙磕頭道:「是住在西院的那位夫人又犯病了?奴婢急著去通知滕大人。」

「夫人?」柳泠玉奇怪道:「什麼夫人?」西院偏僻,大多都是堆放雜物的屋子,怎麼會有人住?

「就是滕大人帶回來的那位……」丫環小聲道。

她一說,柳泠玉來了興趣,吩咐她道:「帶本宮過去看看1

丫環搖頭,急聲道:「那夫人發了瘋病,會傷到王妃的。」

「這麼多人在,她如何能傷本宮,快帶本宮過去,不然就杖斃你1

丫環一懼,只得領了柳泠玉一行人過去。

西院角落的一個偏房中,地上一片凌亂,一個披頭散髮的中年婦人抱著一個盒子,在房中不住地走動,嘴裡不停地念叨著什麼,柳泠玉透過門縫看著她,小聲問道:「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夫人?」

丫環點點頭,柳泠玉推門而入,丫環要阻止已來不及。

房中的婦人聽到推門聲,張牙舞爪地撲上來,柳泠玉身後的奴僕趕緊將她拉住,她的頭髮將她的面容全部擋住了,掙紮起來猶如惡鬼,她厲聲道:「我煉好攝魂蠱了,我的女兒呢?你說好煉完攝魂蠱就讓我見我的女兒的,她人呢?你把她藏到哪兒去了?」

柳泠玉聽了她的話疑惑地看著她道:「你的女兒是誰?」

那狀若瘋婦的女人並不答她,只自言自語道:「汐凝,我的女兒,你在哪裡,為什麼不讓娘親見你1

她突然瘋狂起來,使勁掙扎著,瘋狂吼道:「娘不會讓你死的,害你的人娘都不會放過,娘不會讓任何人搶走你的。」若不是她身後的人死死拉住她,她早就向柳泠玉撲了過去。

柳泠玉退後一步,想到她方才的話語,高聲道:「將她的頭髮撥開,本宮要看她的臉。」

「是。」拽著瘋婦的人聽了,伸手撥開她的頭髮,讓她的臉展現了出來。

一張病態蒼白的面容,四五十歲的樣子,和顏汐凝有六七分相似,赫然就是滕羯從苗寨地牢中帶回來的凝香。

柳泠玉盯著她的臉笑道;「果然是那賤人的娘。」

她拔出發上的玉簪,對凝香厲聲道:「你這女人生了個專勾男人的狐媚子,我今日就先了結了你,再把你的屍體送給她,看她還怎麼得意。」

「王妃,不可啊1身後的丫環聽了她的話,大驚失色地上前抓住她的手腕,滕大人讓她負責照顧凝香,要是她死在這裡了,她也沒有活路了。

「滾開1柳泠玉一腳踢開她,正要往凝香的頸部動脈刺去,突然手腕一痛,手上的簪子掉落在地上,她看向阻止自己的男人,厲聲道:「滕羯,放開本宮,本宮要殺了顏汐凝的娘。」

滕羯一個大力將她甩到地面上,冷聲道:「王妃可別壞了我的大事1

他不管柳泠玉,徑直向凝香走去,對制住凝香的僕從厲聲道:「放手1

僕從嚇得鬆手,凝香急急地撲向滕羯,廝打著滕羯聲嘶力竭道:「我的女兒呢,你說帶我見女兒的,汐凝在哪裡?你是不是把她殺了,我要殺了你為她報仇1

滕羯一記手刀落到凝香頸后,她雙眼一翻白,昏了過去。

滕羯回頭看著跪在地上不知所措的丫環,沉聲道:「照顧好她1

柳泠玉艱難地爬起來,對滕羯怒道:「滕羯,你私藏顏汐凝的娘,還對本宮無禮,不想要命了嗎?」

滕羯上前抓住她的手腕,氣息噴洒在她頸邊,用只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道:「凝香的事殿下知曉,不算私藏,至於對王妃無禮的事,王妃大可去殿下面前告我一狀,看看在殿下心裡,究竟是王妃重要,還是滕羯重要。」

「你……」柳泠玉氣得臉色通紅,滕羯的指尖曖昧地輕撫她手腕間細膩的肌膚,低笑道:「王妃若不想在下人前失了顏面,最好現在就乖乖聽話,隨我離開,否則……」

柳泠玉聽懂了他的話,憤恨地看著他,抽出手腕,拂袖大步出了屋子。

滕羯跟著她,待走到無人僻靜的角落,柳泠玉回過頭望著他,隱忍著怒意問道:「你把顏汐凝的娘養在府里做什麼?她幫你煉了攝魂蠱?」

滕羯笑道:「養著她自然是為了對付顏汐凝,她可是我手中最好的武器,奉勸王妃不要自作聰明,壞了我的大事。」

柳泠玉驚詫地看著他,好笑道:「滕羯,你在說笑吧,方才我可都看見了,那個女人神志不清了依舊念著顏汐凝,可見對她女兒感情有多深,她會幫著你害自己的女兒?」

「害?」滕羯笑道:「誰說這是害,你可知,若不是顏汐凝體內的蠱,她早就不在這世上了,凝香最怕的是自己的女兒失去呼吸,只要她活著,她是什麼樣子對她來說根本不重要1

柳泠玉警惕地望著他:「你為何告訴我這些?」

「因為我需要王妃幫一個忙?」滕羯低聲道。

「你要讓我幫你養噬魂蠱?」柳泠玉猜測道。

她的話提醒了滕羯,噬魂蠱還沒找到最好的飼主人選,眼前的女人面容美艷卻心如蛇蠍,最重要的是還夠蠢,噬魂蠱說不定會喜歡她,只是,她如今對顏汐凝的恨意還不夠。

滕羯幽沉的目光看得柳泠玉心裡發毛,她怒道:「你說啊?是不是要我幫你養噬魂蠱。」

滕羯輕輕一笑,道:「養噬魂蠱的事先不急,我知道你的人一直在金陵監視著顏汐凝的父親,我要你讓他們將他引到蜀中來,我會安排他與顏汐凝的生母見面。」

柳泠玉冷哼一聲,譏諷道:「你憑什麼以為我會幫你?」

滕羯淡淡一笑,輕聲道:「因為你比我更不想顏汐凝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