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四十八章 取蠱之法(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八章 取蠱之法(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在向葉修澤確認了虔婆的話后,最終決定取蠱,從她入聖域到現在已過了七八個月,這麼長時間滕羯絕不可能坐以待斃,這體內的蠱是一個心腹大患,只有早日除了它,她才能安心照顧謝珩,和他開始新的生活。

這一日顏汐凝喂完奶后,戀戀不捨地將謝珩交到阿慶嫂手中,她輕撫孩子吃得心滿意足的臉龐,柔聲道:「珩兒,娘要去治病了,有很長的一段日子不能再照顧你,你要好好聽玉姨和葉叔叔的話,等娘的病好了,我們就再也不分開1

謝珩望著她,開心地笑了起來,他的臉已長開,粉雕玉琢一般,笑起來燦若星辰,顏汐凝鼻尖一酸,對阿慶嫂道:「接下來的兩個月,就拜託你幫我照顧珩兒了1

葉修澤已和阿慶嫂說了天蠱的事,她只覺得眼前的女人萬分可憐,她承諾道:「你放心吧,我一定讓珩兒吃飽穿暖,健健康康的,每日你從玄靈泉回來,我都抱他過來看你,你的蠱一定能平安取出來的。」

「謝謝1顏汐凝說著,不再看兒子,毅然轉身離開,她剛跨出房門,身後便傳來謝珩大哭的聲音和阿慶嫂的哄聲,等在門口的葉修澤神情凝重地看著她道:「汐凝1

顏汐凝對他淡淡一笑,道:「走吧,早點開始早點結束,我也好早點回來陪兒子。」

葉修澤點點頭,帶著她穿過大殿,打開機關走入一個密道中,他輕聲道:「大長老已經在玄靈泉等著了,這裡面沒有蠱蟲,卻有很多煉製蠱蟲需要的毒物毒草,你要小心,別沾染上它們1

顏汐凝點點頭,在葉修澤的指引下小心地繞過地上的各種毒物毒草,很快便到了盡頭的山洞,虔婆聽到動靜回過身來,道:「你們來了1

顏汐凝輕聲應了,望向這個並不大的山洞,山壁上雖然點了火把,整個山洞卻還是顯得暗沉沉的,不遠處溫泉的熱氣讓整個洞中沒有一點寒氣,她靠近了泉水道:「這就是大長老所說的玄靈泉嗎?」

虔婆點點頭,解釋道:「這是一處活的溫泉,泉水四季都是一個溫度,這個溫度能最大限度地將藥物滲透進你的身體中。」

她說著,打開泉水旁的一處出水口,那水很快便流進旁邊的一個浴池中,虔婆道:「今日是你第一天泡避蠱草,我會讓你慢慢的適應,你先下水吧1

顏汐凝點點頭,她望向身後的葉修澤,臉色微紅道:「葉大哥,謝謝你送我過來,你去忙你的事吧,這裡有大長老就好。」

葉修澤一下子聽明白了她的顧忌,他尷尬一笑,道:「那我先出去了,四個時辰后再來接你出去。」

顏汐凝點點頭,等他走了,她脫掉身上的衣物,一步一步地踏入散發著熱氣的浴池中,虔婆待她整個身體都沉下去了,取出一個瓷瓶拔開,解釋道:「這是避蠱草煉製的藥水,若是尋常蠱物可以用它驅趕,但四魂之蠱只會因為它難受,卻並不會被驅趕出體,你忍耐一下1

顏汐凝點點頭,虔婆剛倒下一滴綠色的藥水,她便驟然感覺左肩火辣辣的疼,這是縛魂蠱在拒絕避蠱草嗎?

虔婆看她皺著的眉頭,低聲詢問道:「感覺怎麼樣?」

「還好1顏汐凝輕聲道。

虔婆點點頭,又加了一滴,問了她的感受後繼續加,直到將瓶內的藥水全都倒入泉水中,她每加一次,左肩的疼痛就增加一分,最後就好像那蠱要從她肩上衝出一般,可它終究沒有衝出。

顏汐凝疼得滿頭大汗,她死死地咬緊牙關,強忍著體內四魂之蠱帶來的痛楚,每一刻對她來說,都那麼漫長而煎熬。

葉修澤出了山洞便等在了大殿中,今天是第一天,他有些不安,可他還沒等顏汐凝出來,便有人急急地來報:「大祭司,不好了,出事了1

「什麼事?」葉修澤皺眉道。

「阿昌昨日去鎮上採買一直沒回來,石大哥擔心他們出事,便帶人出去找了,剛剛收到他的飛鴿傳書,他們一行人在迷霧森林五裡外的小樹林中遇到了劫匪,所有人都死了。」阿勇的臉上

溢滿悲痛之色。

「你說什麼?」葉修澤驚得後退了一步,出去的人蠱術都不差,怎麼會遇到這樣的事,他想到什麼,顫聲道:「那清蕖,清蕖也……」他說不出來那個死字,阿爹阿娘離開時,他曾答應他們要好好照顧妹妹的,這些日子她因為自己的傷總想去找顏汐凝麻煩,被他呵斥了幾次心情越來越差,前幾日說要和阿昌一道出聖域去採買,順道散心,他讓她去了,難道她這一去,竟然成了永別嗎?

阿勇看他悲痛的樣子,扶著他哽咽道:「大祭司1

葉修澤冷靜下來,他抓住他的手,沉聲道:「我過去看看,你等在這裡,等大長老出來,再將這件事告訴他。」

阿勇點頭,葉修澤快步離開,他不相信葉清蕖就這麼死了,這個妹妹雖然任性,但還不至於一點自保能力都沒有,不可能被區區的山匪要了性命的。

葉修澤很快便到了那個樹林,石均快步迎上來:「大祭司1

葉修澤皺眉道:「他們的屍體呢。」

石均已把所有族人的屍體都收集起來了,葉修澤一個個地檢查過去,他們身上的傷口深可見骨,錯落有致,並不像是一般的山匪所為,他檢查完后,沒有發現葉清蕖,站起身問石均:「清蕖呢?」

石均答道:「我們翻遍了這裡,並沒有發現清蕖的蹤跡,也未見她的屍體。」

葉修澤微不可聞地鬆了一口氣,沒發現,也就是說她也許還活著。

葉修澤將族人的屍體收拾了,一行人回到了聖域,他急急往大殿趕去,正看到阿勇向虔婆稟告今日的事,顏汐凝坐在虔婆旁邊,虛弱地倚在靠椅上,她的嘴角被咬破了皮,臉色蒼白憔悴,這幾個時辰顯然吃了不少苦。

「修澤,你去看了是怎麼回事?」虔婆的問話將葉修澤的思緒拉回,他凝重道:「清蕖不知所蹤,其餘人都死了,我查過他們的傷口,錯落有致,並不像普通的山匪所為,倒像是經過特殊訓練的武士,明日我會出去尋找清蕖的下落,順道查探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