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五十一章 攝魂之局(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一章 攝魂之局(三)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滕羯帶著葉清蕖回了南院,她的一張臉失魂落魄的,剛剛的一切對她來說打擊真的很大,滕羯輕撫她的臉,低聲喚道:「清蕖1

葉清蕖的眼中含著淚水,望著他哽咽道:「滕羯哥哥,為什麼會這樣呢?」原本她以為,滕羯在總管府受人尊重,過得很好,沒想到他背地裡竟然會如此艱難!

滕羯輕擁著她,低聲道:「我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蜀王殿下給的,他想收回去易如反掌,你也看到了,若煉不成天蠱,我的命也無法保住,更保護不了你,所以,清蘄…」

「我們不能逃嗎?」葉清蕖急急地打斷他的話,急切道:「滕羯哥哥不是會煉隱蠱嗎?我們逃到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去,重新開始生活。」她雖然不喜歡顏汐凝,可她知道葉修澤喜歡,若是她做了這件事,哥哥不會原諒他的。

滕羯眉頭一皺,低聲道:「清蕖,我們能逃到哪裡去?我除了蠱術別的什麼也不會,拿什麼養活我和你,你希望我過那種顛沛流離,朝不保夕的日子嗎?這些日子在總管府的生活你不喜歡嗎?」他頓了頓,眼神落寞下來:「況且,縱然可以用蠱術擺脫蜀王殿下的人,你哥呢?他不可能放任你流落在外,還跟著我的,清蕖,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你我想在一起,想過好日子,就必須煉成天蠱,我知道你捨不得族人捨不得你哥,可我和你哥你只能選擇一個,若你不想背叛你哥,那我明日就送你回去,以後你我也不用再見面了,殿下的處罰就讓我一個人承受吧,大不了一死。」

「不,滕羯哥哥,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會讓你死的。」她抱緊滕羯,淚流滿面道:「我幫你,你告訴我要怎麼做,我幫你1

滕羯心裡一松,他抬手輕撫掉她的淚水,柔聲道:「乖女孩,既然你已經做出決定了,便要義無反顧的做下去,不能再猶豫不決,我能不能活下去,全靠你了1

葉清蕖吸著氣,輕聲嗯道:「我不會再反悔了。」

「好,你放心,我不會讓你親自動手的,你只要把蠱笛偷出來,交給凝香……」滕羯把他的計劃一字一句地和葉清蕖說了,看她的神思有些彷徨,低聲道:「清蕖,我剛剛說的,你聽明白了嗎?」

葉清蕖點點頭,她沉默了良久,輕聲道:「滕羯哥哥,你的計劃必須提前進行?」

「為什麼?」滕羯有些訝異地望著她,葉清蕖握緊拳頭,下定決心般道:「我出聖域的時候,大長老便在準備為顏汐凝取蠱的事,取蠱需要七七四十九日,如今已經過去了快二十日了。」

「什麼?」滕羯臉色一變,很快便定下心來,他冷靜道:「沒事,我們還有時間,我把計劃再改改。」

滕羯低頭輕吻她的額頭,道:「清蕖,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我會布置一個更加周詳的計劃,機會也許只有這一次了,所以,你一定要成功,明白嗎?」

葉清蕖望著他柔情似水的眼眸,更加堅信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她什麼都可以不要,哪怕天苗族族人,哪怕她的親哥哥,她都可以捨棄。

她輕輕環抱住滕羯,低聲承諾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煉成天蠱的。」

滕羯回抱住她,目光卻看向遠處,幽沉而陰狠。

從第一天浸泡避蠱草開始,往後的每一日,虔婆都會加大避蠱草藥水的劑量,身體的痛楚一日勝過一日,縛魂蠱的反應也越來越大,一開始它只會在顏汐凝浸泡避蠱草時折磨顏汐凝,可三十日之後,就算顏汐凝在休息時,左肩也會傳來強烈的痛楚,讓她的身體越來越虛弱,好在她一早就和阿慶嫂說好了,等孩子熟睡時再抱過來讓她看看,倒也不會嚇到孩子。

顏汐凝專註地看著身旁熟睡的謝珩,她的手使不上力,只能這樣靜靜地看著他,不過就算只是這樣,她心中也很滿足了,她的聲音似有若無地道:「珩兒,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你都兩個多月大了,不用擔心娘親,再過十五日,娘親的病就治好了,以後就可以健健康康地和你在一起了。」

阿慶嫂看她氣色全無的樣子,心疼萬分,卻不知該怎麼安慰她,她的這些痛楚,除了她自己,誰也沒法替她受,好在,只剩十五日了。

顏汐凝看謝珩的睫毛微微顫動的樣子,低聲喚阿慶嫂:「阿慶嫂,珩兒要醒了,你抱他走吧。」

阿慶嫂輕手輕腳地抱起謝珩,讓她好好休息,悄無聲息地離開屋子。

顏汐凝睜大眼睛望著只有她一人的屋子,想睡卻因為身體的痛楚睡不著,她望著窗外漸漸黑盡的天空,喃喃自言自語道:「顏汐凝,只剩十五日了,忍過這十五日,所有的一切便都結束了,你要挺住1

熬到快天亮,困意才勝過痛楚,讓她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小會兒,沒多久就有人敲她的屋門,輕喚她道:「汐凝,你醒了嗎?」

顏汐凝睜開睏倦的眼睛,艱難地爬起身,低聲道:「我醒了,你進來吧1

一個身體強壯的苗族婦女走進來,是這幾日她動不了後日日送她去玄靈泉的阿青,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問道:「是要去玄靈泉了嗎?」

阿青搖頭,急切道:「是清蕖回來了1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高興道:「她平安回來了是好事啊,你著急什麼?」

阿青道:「她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帶著凝香和一個外族男人。」

凝香?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她這個身體的親生母親嗎?顏汐凝還在想,阿青已繼續說道:「清蕖說那個外族男人是汐凝你的養父,大長老讓我來和你確認一下,那是不是真的,這是那個外族人給的信物,你看看。」

當阿青拿出那枚銀鎖時,顏汐凝就認出了它,她一瞬間熱淚盈眶,抖著手從阿青手中接過,上面的花紋一如往昔,一筆一劃地刻著她的名字,她已經整整七年沒有見過它,見過顏豐了,她的聲音帶著顫抖之色,輕輕問道:「那個外族男人長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