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五十四章 攝魂之局(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四章 攝魂之局(六)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凝香跟在顏豐身後,只靜靜地望著面容憔悴的顏汐凝,葉清蕖將顏汐凝交給顏豐扶著,錯身之際將衣袖裡藏的東西交到凝香手中,凝香默默地接了,卻未看她一眼。

顏汐凝伸手抓著顏豐的手,仔細打量他比七年前蒼老許多的面容,面色1她只說了一個字,眼淚便忍不住掉下來。

顏豐扶著她坐到座位上,望著她蒼白憔悴的臉,心疼地擦著她的眼淚道:「孩子,你這是怎麼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連走路都要人扶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顏汐凝搖搖頭,抬手擦乾眼淚笑道:「我沒事,就是生病了,臉色看起來才不太好1

「生病了?什麼病?」顏豐說著就要為她把脈,顏汐凝將他制止住,她挽著他的胳膊,將頭靠在他肩上,如同小時候般撒嬌道:「爹,你別擔心,並不是什麼大病,只是……」她的面容柔和了起來,微笑道:「前不久生了孩子,身體有些虛弱,調理一段日子便沒事了1

顏豐聽了她的話,一下子大驚失色,再顧不得問其他,他扳正她的身體看著她的眼睛,認真問道:「你說什麼?你生了孩子?」

顏汐凝點點頭,微笑道:「爹,你已經是外公了。」她看向阿青道:「阿青,麻煩你幫我去叫阿慶嫂把珩兒抱過來,讓我爹好好看看他的外孫。」

「爹,珩兒長得可好看了,你見了他一定會喜歡的。」顏汐凝獻寶似地道。

顏豐的臉卻沉了下來,他握緊她的手,凝重地問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如今是否也在這聖域中,為何之前你從沒在信中和我提過你成親的事?」如果是雲亦凡,顏汐凝不可能不說的。

凝香看著二人親密的互動,他們完全忘記她的存在了,她咬著唇,看著顏豐的目光中藏了恨意,這個男人,憑什麼搶走她的女兒!她握緊手中的蠱笛,在顏汐凝苦思冥想該如何回答顏豐問題時,上前一步打斷他們,忐忑道:「汐凝,你還記得我嗎?我是你親娘啊1

顏汐凝看向那張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臉,卻怎麼都對她親近不起來,想到自己體內的蠱就有這個女人的功勞,她便只想遠離她,若不是因為顏豐在,她早就出言質問她了。

顏豐聽到凝香的聲音,一下子想起她的存在,此刻也不好再追問孩子父親的事,他指著凝香,對顏汐凝輕柔道:「汐凝,這是你的親生母親,凝香,她也一直在找你,你喚她一聲娘親吧1

凝香滿含希冀地看著她,卻沒想到顏汐凝別開臉去,倔強道:「我只有爹,哪兒來的娘親,我根本不記得她。」

凝香聽了她的話,臉色一白,顏豐聞言怒道:「你怎麼說話呢?她可是懷胎十月,把你生到這個世上的生母。」

「爹,你根本不知道……」顏汐凝委屈道,話還沒說完,凝香突然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急聲道:「汐凝,娘知道你怨我在你小時候扔下你不管,可我不是故意的,那時我被他們抓回來了,根本逃脫不掉,娘無時無刻不在念著你,你要相信,這世界沒有人會比娘更愛你了。」

顏汐凝使勁掙扎著,恨聲道:「你別碰我,要不是你,我如今怎麼會變成這樣……」

「娘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這個世上不會有人比娘更愛你了1凝香高聲道,臉色突然變得詭異起來,她口中念著什麼,顏汐凝心中的警鈴瞬間作響,她瘋狂掙扎著,對一旁的顏豐高聲尖叫道:「爹,把她拉開,她要害我,快救救我1

顏豐一驚,不知為何會變成這樣,可看顏汐凝不要命的掙脫凝香的手,他也感到了什麼不對,他拉住凝香,勸道:「你先放開汐凝,有什麼話我們好好說1

他還未能拉開她,突然一道紅光從他眼前一瞬而過,身旁立即響起了顏汐凝凄厲的慘叫聲!

顏豐慌亂地拉開凝香,抱緊痛得縮成一團的顏汐凝急道:「汐凝,汐凝你怎麼了?」

顏汐凝抖著身體,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身體里迅速地爬動,它每動一下,都有錐心刺骨的痛傳來,她知道那是什麼,她抓著顏豐的手,語不成聲地道:「爹,救我1

顏豐看向凝香,厲聲喝道:「你到底對汐凝做了什麼?她是你的女兒,你怎麼能對她做這種事1

「女兒是我的,是我一個人的,沒人能搶走她,沒人能搶走她1凝香看著他瘋狂地笑,她取出蠱笛放在唇邊,詭異的笛聲響起,顏汐凝捂著耳朵,還是避免不了那聲音傳入耳中,她痛得說不出話來,卻能清晰地感覺到體內的東西離左肩的縛魂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絕望的眼淚緩緩流下,腦海中有一個聲音在不停地響起:「殺了他,殺了眼前這個男人1

她的思緒越來越不清醒,眼睛一會兒黑一會兒紅,顏豐看著她的樣子,心疼道:「汐凝,你告訴爹,怎麼才能幫你,你告訴爹?」

「爹,你快走1在即將要被控制之際,顏汐凝用最後的力氣對他道,他再不走,她真的會控制不住自己殺他的。

「你這個樣子我怎麼能扔下你不管1顏豐抱緊她痛哭道,他突然意識到是凝香的笛音讓顏汐凝的痛苦加倍,他放開顏汐凝,上前一把揮掉凝香手中的蠱笛,大怒道:「你不配做汐凝的母親,你給我滾,以後我絕不會讓你再碰我女兒一下1

凝香和蠱笛一起滾落到地上,她望著顏豐怒極的臉,臉上現出詭異狠絕的笑容,和她搶女兒的人都要死,統統都要死!

顏豐回身去看顏汐凝,卻發現她已經不喊痛了,她低著頭,靜靜地坐在原位,一點生息也沒有!

顏豐將她抱入懷中,帶著哽咽與愧疚道:「孩子,是爹不好,爹沒有保護好你,讓你受苦了1

懷中的人動了動,緩緩抬起頭來,她的眼睛帶著詭譎的猩紅色,顏豐大驚,還來不及說什麼,只覺心口驟然一痛,他低下頭,不可置信地望向自己的心口,那裡被一支髮釵穿透,血液源源不斷地湧出,飛濺到顏汐凝的眼中,她的眼淚混著血液流下,手卻毫不猶豫地拔出了髮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