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五十九章 凝香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 凝香之死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凝香被處以火刑那日,艷陽高照,在偌大的廣場中間,凝香被綁在了高台之上,她的周圍放滿了材火,只要一點燃,她將被大火焚燒而死,天苗族的所有族人都站在廣場四周,他們望著這個被綁在高台之上的女人,心中惴惴不安,天苗族向來平和待人,若非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並不會輕易施行火刑,十三年前,上一任大祭司曾因偷煉天蠱被處置過火刑,這一次,這個女人又是為了什麼?大長老鄭重其事地叫他們來觀刑,一定是發生了大事了!

眾人在廣場上竊竊私語了片刻,鼓聲響起,虔婆和葉修澤緩緩走到了高台對面的石階之上,他們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靜靜地看向虔婆和葉修澤!

虔婆望著他們,神情肅穆地開口道:「高台上綁著的罪婦,族中可還有人認識她1

「我認識,她叫凝香,生了一個外族人的女兒,幫著滕近用女兒偷煉天蠱,事發后帶著女兒逃跑了,後來大長老派人抓了她回來,便一直關在苗寨的地牢中1一個雄渾有力的男聲答道,他年紀四十歲左右,正好經歷過那件事情,望著虔婆不解道:「大長老為何現在又要處置她1

虔婆的臉上帶著愧疚之色,她無奈道:「有件事我因為怕引起你們的恐慌,一直瞞著你們,可如今,是瞞不住了,滕近偷煉天蠱的事,我曾以為,已經隨著十三年前他的死亡而結束了,可我沒想到,那件事並沒有結束1

她話音剛落,底下人便騷動起來,方才那個人臉色恐慌道:「大長老是說有人在煉天蠱?」

「是1虔婆沉痛道:「因為我的失職,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你們也許都奇怪,汐凝一個外族人,我為何會同意將她留在聖域中1

她抬起手,指向凝香,沉痛道:「因為汐凝,便是當年滕近用來煉蠱的那個孩子,也就是凝香的女兒1

「什麼?」虔婆的話音一落,所有人都往顏汐凝看去,他們認真地注視了她片刻,才發現她確實和凝香有幾分相似,原來她竟然沒有死!

顏汐凝在所有人的注視下一步一步走到葉修澤的身邊,葉修澤取出笛子,吹響了蠱咒,她的眼睛一下子變成猩紅色,轉瞬即逝,可就那短暫的變化,依然讓台下的所有人慌亂起來:「大祭司,方才那是……」

「攝魂蠱1葉修澤嘆息著道,「這是凝香做的,她不知悔改,再次對自己女兒下手,所以大長老決定將她處以火刑,再不能轉世為人1

族中人對天蠱的了解只限於傳說,可他們大多都是養蠱的,顏汐凝往那裡一站,他們便感覺到了身邊蠱蟲的懼怕,一時也有些驚慌起來,聽了葉修澤的話,義憤填膺道:「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對自己女兒動手,確實該死,燒死她!燒死她1

凝香看著所有人猙獰的面容,一時間害怕起來,她看顏汐凝靜靜地望著自己,眼中毫無情緒波動,掙扎著想叫她的名字,可嘴被布條封住了,她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顏汐凝看到她的神情,知道她想同自己說話,她嘴角微微一勾,正好,她也想告訴她一些事情!顏汐凝迴轉身,對虔婆高聲道:「大長老,我想親自做行刑之人,為父親報仇1

場上高叫的人突然靜下來,驚恐的看著她,那凝香縱然對她做了不可饒恕的事情,可畢竟是她的生母,她這樣做,不怕以後遭報應嗎?

虔婆不可置信地望著她,還未回答,葉修澤已經厲聲道:「汐凝,你別胡鬧,你和她流著相同的血,你這樣做,有悖倫常1他不在意凝香會怎麼樣,可她怕她受到傷害!

「有悖倫常又如何?我已經是一個必死之人了,還會害怕所謂的倫常嗎?」顏汐凝輕笑道,向虔婆跪下,沉聲道:「汐凝以後會全心全意幫大長老消滅天蠱,這是汐凝唯一的心愿,請大長老成全1

「汐凝1葉修澤皺眉喚她,虔婆攔住他,她看著顏汐凝神色決絕的樣子,微微嘆息。她之前只說來觀刑,如今卻在大庭廣眾之下提出這樣的要求,那便是一早就下定決心要做那動手之人了!

虔婆輕緩道:「你去吧1

顏汐凝站起身,拿起點燃的火把,一步步往對面用木頭建起來的高台而去,凝香望著她的神情驚恐萬分,她瘋狂地掙扎著,望著越來越近的顏汐凝,身體懼怕地顫抖,她不怕被燒死,可為什麼,動手的會是自己的女兒!

顏汐凝走到她面前,並沒有立即動手,看到她驚恐絕望的神情,她心中一下子就暢快了幾分,這個女人,將她人生的希望盡數毀滅,那她也要她嘗嘗絕望的味道!

顏汐凝撕開她嘴上的封條,凝香抖著唇道:「汐凝,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只有這樣,你才能一直活下去,曾經娘親就是用這樣的法子救你的命的?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是你的親娘啊1

「是嗎?」顏汐凝望著她的目光中滿是悲哀:「凝香,你自以為是的以為這樣做救了你的女兒,可卻從來沒考慮過她是不是會因此痛苦萬分,何況,你真的救了她嗎?」她殘忍地笑道:「若我真是顏汐凝,就算你對我做了再不堪的事,我也不敢冒著弒母的兇險,來親自送你上路的,畢竟在你們族中,親手弒親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1

凝香身體一抖,顫聲道:「你什麼意思?」

顏汐凝輕輕一笑,道:「我知道,你一直裝瘋賣傻不願相信自己的女兒死了,可她真的死了,十三年前就已經死了,這具身體是你的女兒,可裡面的靈魂,並不是,我從來都不是你的女兒,如今親手送你上路,也只是要你明白,你的女兒,在十三年前便被你下的蠱害死了,那蠱,並沒有延續她的生命,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而已1

「不1凝香凄厲地大叫道:「你是騙我的,你是因為娘親控制了你殺你的養父,才這樣恨娘親,這樣騙娘親的對不對?」

顏汐凝神情漠然地道:「究竟是不是騙你,你看我會不會遭天打雷劈不就明白了1

她說著,便將手中的火把往她身邊灑滿桐油的材堆扔去,火一下子被點燃,炙熱灼燒的痛意一下子蔓延到凝香全身,可更讓她痛的是,火焰外她心心念念的女兒,不僅親手點燃了火堆,望著她的表情,還帶著解脫的笑意,她突然就相信了她剛才的話,這個人不是她的女兒,她的女兒早就死了!

凝香在火焰中瘋狂地掙扎著,凄厲痛苦的高聲大叫:「你還我女兒,還我女兒1

直到火焰燃遍凝香全身,她再說不出話來,可卻死命地往顏汐凝撲去,葉修澤飛身上前,抱著顏汐凝後退一步,那火人撲倒在地上,再沒有了聲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