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六十一章 離魂之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一章 離魂之術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虔婆輕嘆一聲,答道:「那已經是幾百年前的事了,記載得並不詳盡,唯一能知道的是,迷霧森林和聖域就是在那時出現的,迷霧森林的深處有一個洞穴,名喚萬毒洞,裡面棲息了各種毒物毒草,那些毒物毒草皆靠迷霧森林的瘴氣而活,那裡是迷霧森林瘴氣最深濃的地方,那時各族人將天蠱引入了萬毒洞,那些毒物傷不了天蠱,對普通人卻是致命的,族中犧牲了成百上千人,才將天蠱封死在萬毒洞中1

「大長老不是說天蠱能用攝魂蠱控制別人嗎?那怎麼將它引入萬毒洞的呢?」顏汐凝皺眉道!

「汐凝,天蠱並不能無限制地控制人,它控制的人越多,自身承受的也就越大,而且,攝魂蠱是以宿體的眼睛來控制旁人的,只要看不見,那麼,它是沒有辦法立即控制旁人的1葉修澤在一旁解釋道。

聽了葉修澤的話,顏汐凝怔了怔,想起來自己聽到那蠱咒,便會感覺極不舒服,阿慶嫂說過,那時她的眼睛是猩紅色的,那便是攝魂蠱嗎?

「他們將天蠱封在萬毒洞中整整一年,一開始他還會聽主人的命令想方設法出洞,可隨著關押的時間越來越長,它體內的毒素越集越深,它的主人對它的控制力也越來越弱,在天苗族幾乎滅族的情況下,才終於將天蠱燒死在萬毒洞中,那以後,我族便將天蠱之術列為禁術,再不準任何人修習1虔婆繼續說道,「同時,也留下了消滅天蠱的方法,若你成為天蠱后,那你再沒有自我意識,要消滅天蠱便要付出極其慘痛的代價,但現在,天蠱還沒有煉成,你還擁有自我意識,只要現在我們用毒物將你的身體完全破壞掉,使你的身體完全失去知覺,蠱笛和蠱咒便再控制不了你,你可以利用體內的四魂之蠱,運用它的力量,反過來對糕便是魂體分離之術1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苦笑道:「大長老的意思是我要去萬毒洞中讓那些毒物進入我體內對抗四魂之蠱?難怪葉大哥說我要吃一些苦,再不能接觸珩兒,原來如此1

虔婆看著她,目光中帶著悲憫之色,她低聲道:「以後你的身體會漸漸沾滿毒素,為了不傷害旁人。所以我不會讓你再和常人接觸。你的兒子,我們會幫你照看好的,除此之外,修澤會教你用笛吹響蠱咒,一般的竹笛,雖然比不過蠱笛,但你若能自己吹響蠱咒,將蠱咒的笛音銘記於心,慢慢適應它,日後,蠱笛吹響之時,你的身體經過魂體分離之術,也可以抵禦住蠱笛的催眠的1

顏汐凝點點頭,臉上並沒有什麼悲喜之色,她平靜地繼續問道:「那我體內的蠱,怎樣才能消滅呢?大長老曾說過,如今就算我死了,它也會去找別的宿體1

虔婆點點頭,輕聲道:「它在你身體里已經十七年了,早就習慣了你的身體,只要你不死,它也不會捨得離開的,要徹底消滅天蠱,只有在它最脆弱的時候才行,而在天蠱即將成型的那刻,便是它最脆弱的時候,也是我們最好的時機1

顏汐凝望著她,不解道:「大長老的意思是,我還要再種入噬魂蠱才能消滅它?」

「對,滕羯現在想必在煉製噬魂蠱,噬魂蠱和別的四魂之蠱不同,沒有個兩三年,他是煉不出來的,如今我們不必管他,只需好好用這魂體分離之術,讓你不再受他控制,待他煉成噬魂蠱之時,他自然會用蠱笛喚你,那時你便裝作被他所控,讓他給你種入噬魂蠱1虔婆緩緩地說,說到最後卻停了下來,似是有些不忍心!

顏汐凝看著她,不由追問道:「然後呢?」

「然後……」虔婆閉了閉眼,沉聲說道:「你在天蠱即將成型之際,以火焚身,用炙熱的高溫將它化為灰燼1

葉修澤聽了她的話,大驚失色,他激動道:「大長老,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嗎?就算要汐凝和天蠱同歸於盡,就不能,就不能讓她留一個全屍嗎?」

虔婆搖搖頭,看向顏汐凝,不忍道:「汐凝,大火焚身之時,你的身體早就沒有知覺了,所以你不會感受到痛苦的1

感受不到痛苦,便真的不會痛苦了嗎?顏汐凝在心中苦笑,面上卻異常的平靜,她靜靜地望向虔婆,低聲道:「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你再多陪珩兒幾日吧,等你準備好了,我們就開始1虔婆搖頭嘆道!

顏汐凝將指甲掐進掌心中,望著他們平靜地道:「不用了,我們明日便開始吧,我準備好了,要讓這身體沾染千萬種劇毒到完全失了知覺,畢竟不是一兩日能做到的事,早日開始,也好早日結束1

「汐凝1葉修澤看她這樣,心中說不出的難受,顏汐凝卻對他笑道:「而且,我還要學蠱咒,老實說,我之前連吹笛都不會,要練這個,你還得從吹笛開始教我,恐怕要練成蠱咒,也得花費不短的時日1

虔婆看她心意已決,亦不再推辭,嘆聲道:「好,那我們便明日開始吧,明日我便帶你去萬毒洞1

商量好后,顏汐凝便先告辭退下了,她出了大殿,才走出不遠,便聽見空中傳來熟悉的鷹唳聲,一抬頭,便見阿隼的身影在空中翱翔,她望著它良久,終於抬手召喚它下來,阿隼落在她面前,歡快地在她面前走動,她蹲下身看著它,低喃道:「看到你,我真的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1

她這樣說著,卻伸手取過它腳上的信筒,抽出了裡面的字條,再熟悉不過的字跡落入眼中,謝容華的這封信很長,除了對她的想念,還有他這四個月所做的一切都事無巨細地告訴了她,字裡行間都是興奮,原來,他在這四個月內切斷了洛陽的糧道,攻下了洛陽周邊的五個郡縣,將洛陽牢牢的困死,他曾經和她說過,不戰而屈人之兵,乃兵家上之上策,看來,這次他又可以打勝戰了!

顏汐凝這樣想著,嘴角隱隱溢出微笑,是啊,他什麼時候輸過呢,他可是魏國老百姓心目中的戰神呢,她取下頭上的髮帶,一頭秀髮飄散開來,隨風而動,阿隼已經習慣了她的動作,配合著抬起前爪,但她的髮帶還沒繫到阿隼的腳上,已被身邊的人一把將髮帶抽走!

「顏汐凝,你為什麼還要系這髮帶告訴他你一切都好,你明明一點都不好,你就快要死了,為什麼不告訴他,難道你打算瞞他一輩子嗎?」葉修澤在她身邊怒吼道,聲音中滿是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