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六十二章 情思各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 情思各異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還未答話,阿隼已經飛撲向葉修澤,就要攻擊他,顏汐凝厲聲喝道:「阿隼,回來1

阿隼不情不願地飛回她身邊,顏汐凝將它抱入懷中,輕撫它的羽毛,教訓它道:「葉大哥是我的朋友,你不能攻擊他的,知道嗎?」

阿隼委屈地叫了兩聲,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葉修澤穩下了情緒,他帶著歉意道:「我方才不該對你這麼凶的,只是看到你……一下子沒忍住1

顏汐凝抱著阿隼坐到了不遠的石階之上,葉修澤見狀坐到了她旁邊,顏汐凝望著遙遠的天空,低喃道:「葉大哥,你知道嗎?我離開他已經一年零十七天了,這一年多,我經歷了很多,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生下了珩兒,失去了父親,如今又成了一個必死之人,這一年多的生活,我過得比之前的十幾年都要艱辛,說不難過,那是假的!人在難受的時候,誰不想最愛的人陪在身邊呢,可我卻不能,他如今有自己的王妃,有自己的抱負,我不想因為自己的事破壞掉他現在的生活,更不想他因為我深入險境,這天蠱你們族上研究了數百年都沒有辦法保全我的性命,他知道除了讓他增加痛苦,還能有什麼用呢?我不想他痛苦,這種苦我一個人受就夠了,只要我不再見他,時間久了,他總有一天會忘掉我的,那樣他不會傷心難過,也不會痛苦,這樣很好1

「既然如此,那你何不斷了和他的聯繫,為何還要給他你的消息,既然要斷,就該斷得乾淨些,你這樣藕斷絲連,他又如何會忘記你1葉修澤不忿道。

顏汐凝一怔,低笑道:「你說得沒錯,既然要斷,就該斷得乾淨些,只是我曾經答應過等他五年,若一下子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他那麼聰明的一個人,定會察覺不對,到時來尋我,那便更不好辦了1

葉修澤沉默了下來,他知道,她已經沒有五年了,他壓抑著開口道:「所以,他不管每次送什麼信息給你,你都以髮帶回他?只是為了告訴他,你收到他的信了?」

顏汐凝點點頭,望著他輕聲道:「一個人的熱情是有限的,若長久以來都是他在說,而我一直沒有隻言片語的回應,他總會厭煩的,人一旦得到了什麼,總會想得到更多,我和他皆是如此1

她揚了揚手中的信,苦笑道:「這封信他隔了四個多月才給我送來,便是他已經開始厭煩這樣的交流了,這次,他收到的若還是髮帶,他會惱我的,說不定以後都不會再同我聯繫了,這便如了我的願,長此以往,他對我的感情便會淡泊下來,直至消弭1

葉修澤沒想到,原來她一直是做的這樣的打算,他望著她澄澈的眼睛,急切道:「那你呢?你是不是也會忘記和他的感情,不再對他心存念想1

顏汐凝一愣,她看著他,苦笑道:「我早就不敢對他心存念想了,葉大哥,我的生命不過只剩下數年,感情對我來說太過奢侈,如今我唯一想的,只是早日消滅天蠱,獲得解脫1

葉修澤心中一痛,他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說她就算不喜歡那個秦王了,也不可能再愛上別人了,是啊,她連命都保不住了,又怎麼會再和人談愛,葉修澤低下頭,望著高低起伏的石階,聲音微不可聞道:「汐凝,若是我早些遇見你該有多好1若他比那個秦王更早遇見她,她便能保住性命,也許,也會愛上他,可是現在,一切都只是他的奢望罷了!

顏汐凝沒有聽到他的話語,她從葉修澤的手中抽回髮帶,仔細地綁在阿隼的腳上,她輕撫阿隼的羽毛,低聲道:「阿隼,回去吧!回到他身邊去1

阿隼看了她一眼,展翅高飛,一瞬間便翱翔到了九天之上,有幾根黑亮的羽毛飄落在地上,暗示著它曾經來過這裡!

至去年九月征討洛陽,魏軍花了近七個月的時間,將洛陽外圍的郡縣一一掃清,並在前幾日切斷了洛陽的糧道,將洛陽圍成了一座孤城,謝容華下令對洛陽圍而不攻,打算將它耗成一座死城,如今形勢對魏軍一片大好,所有的將士對奪下洛陽都信心滿滿,然而,他們的元帥似乎並不太高興!

陳大見謝靈禎垮著一張臉進了營帳,好奇道:「怎麼了,你不是去和你二哥回報卞州的軍情嗎?被罵了?」雖然謝靈禎是燕王,但長期和他們廝混在一起,年紀又比他們小上許多,所有人對他也便沒有面對謝容華時的那種壓迫感,甚至敢偶爾和他開玩笑打鬧!

「別提了,因為一點小失誤,被二哥罵得狗血淋頭,也不知他今天火氣怎麼就這麼大1謝靈禎扁著嘴道!

雲亦凡苦笑道:「你別往心裡去,今日我看到阿隼飛回軍營,腳上還纏著髮帶,元帥生氣的人,應該不是你1

「難怪……」謝靈禎喃喃道:「我就說,如今蘇宏茂都大勢已去了,二哥怎麼還這麼大火氣,原來是因為汐凝姐1他提到顏汐凝的名字,見帳中眾人神色都不太對,急忙閉了嘴,自從顏汐凝離開后,她便成為了他們心照不宣的禁忌,縱然知道謝容華還在與她聯繫,他們也從不敢再他面前多說什麼,畢竟那個女子的離開,和他們所有人都脫不了干係!

偌大的帥營中燈火通明,謝容華沉著臉望著桌案上各色女子綰髮用的髮帶,突然一個大力將案上的髮帶全都掃落到了地上,他不明白,為什麼他無論和她說什麼,她回應給他的,只有一根髮帶,他多想收到她的回信,哪怕就是容華兩個字也好,可他所有的信件,她的回應都只是這個,他不知道她心裡是不是還在想著自己,念著自己,還是說每次,她就這樣敷衍了事地綁上髮帶讓阿隼送回來,而他給的信,她連看都沒看過一眼!

「元帥,王妃那邊送來的信件,要給您送進來嗎?」帳外有士兵恭敬地道!

「滾1謝容華怒喝道,那士兵一驚,戰戰兢兢地離開,不明白元帥怎麼了?前些日子蘇宏茂向契丹求助,元帥還和秦王妃有通信來往的,怎麼今日聽到王妃的信就發這麼大火!

謝容華握緊拳頭,死死盯著地上的髮帶良久,最終慢慢地走了過去,他蹲下身將它們一根一根撿起來,小心翼翼地將它們收回錦盒中,低喃著自言自語道:「謝容華,你怎麼變得這麼貪心了,她沒有不理你你不是就該滿足了嗎?為什麼還想要的越來越多1不過五年的時間,就算這五年,她都這樣對你又如何,五年之後,她就會回到你身邊了,她總會回到你身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