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六十八章 練習蠱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 練習蠱咒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葉修澤順著她的目光,一下子便猜到了她的心事,他走近了一步,對顏汐凝道:「汐凝,我過去抱他的時候,看他正在翻身呢1

他的話一下子將顏汐凝的注意力轉移了過來,她看向葉修澤,驚喜道:「是嗎?他能翻身了?」

「嗯1葉修澤輕撫謝珩柔軟的發,笑道:「珩兒長大了,現在會翻身,再過不久便能爬能走能說話了1

「是嗎?」顏汐凝順著他的話語,想到未來謝珩的樣子,臉上露出會心的笑容,她望向謝珩,笑道:「珩兒,你要健健康康的長大,娘親等著看你走路說話的樣子。」

謝珩看她和自己說話,咿咿呀呀地答著,讓顏汐凝心情更好了幾分,她和謝珩又說了會兒話,謝珩漸漸有些累了,趴在葉修澤的懷中,睏倦地閉上眼睛,原本抓在手中的撥浪鼓也掉了下來,被葉修澤一把接祝

顏汐凝小聲對葉修澤道:「他想睡覺了,你抱他回去睡覺吧1

葉修澤點點頭,低聲道:「你也早點休息吧1他頓了頓,低聲道:」明日我們要練習蠱咒了。「

顏汐凝臉上的神色淡了下來,她點頭道:「大長老和我說了,我明白的。」

葉修澤看了她一眼,抱著孩子小心頁鋈ィ他才走出大殿不久,便聽到那熟悉哀婉的笛音,他知道,這聖域中只有一個人會吹這首曲子,昨日在他離開前,他問過她這曲子的名字,她說,叫愛殤,愛戀成殤,他一下子就明白過來,她吹這首曲子,並不是如她說的那樣因為喜歡,就記下了,而是,她在通過這首曲子思念一個人。

葉修澤回頭望向大殿的方向,心中劃過淡淡的憂傷,汐凝,你曾經說過,你會忘了他,可你真的能忘了他嗎?

懷中的謝珩動了動,他不由低下頭,輕聲哄了哄他,葉修澤輕撫謝珩緊閉的眉眼,微微嘆了口氣,阿慶嫂說過,顏汐凝告訴她這孩子的眉眼像極了他的父親,她剛剛一直盯著謝珩的眼睛看,是不是就因為這樣,才想到了秦王。

一曲既罷,顏汐凝望向窗外,漆黑的夜空中沒有半點星辰,一輪新月孤零零地掛在夜幕之上,孤單而冷寂,她的聲音在夜風中低不可聞:「容華,我們的珩兒有四個月大了,他會翻身了,真好。」

第二日,顏汐凝一早便醒了過來,隨著身體內毒素越積越深,她的睡眠似乎越來越少了,總是輕而易舉就會被外界的聲音驚醒,她想起今日的蠱咒,起身下床,整理好自己后便出了房門,她正要去找虔婆,卻見虔婆和葉修澤在說著什麼,不由緩緩靠近了他們。

「大長老,我記得我族的金針逆轉大法,可以在人中毒后將毒素封在體內某一處,防止毒素蔓延全身,對嗎?「葉修澤問道。

「不錯,染上劇毒,用金針逆轉大法封住毒素后,便能有多的時間去尋找解毒之法,你問這個做什麼?」虔婆疑惑道。

「大長老,我想,這個方法既然能封住毒素,那對汐凝用了,她是不是就可以和珩兒接觸了?你也知道汐凝這段日子過得怎麼樣,她那麼想觸摸孩子,可卻什麼都做不了,我想幫幫她,她這是一條必死之路,我不想她到死,都不能碰自己的孩子一下。」葉修澤答道,神色中滿是哀傷。

虔婆低嘆一聲,道:「金針逆轉大法的確可以將她體內的毒素封入體內,不讓它蔓延全身滲透皮膚,這樣她也確實可以和普通人接觸,可你要知道,金針逆轉大法最多只能維持三日,三日之後,若找不到解毒之法,毒素會重新蔓延全身,而她,莫說如今中毒已深無葯可解,就算能解,我們也不能解,那些毒是抑制她體內的蠱用的。」

她搖搖頭,繼續道:「你也看到她每日煨毒有多難受了,她身體內如今已有那麼多毒素,金針逆轉大法失效的時候,毒素蔓延全身的痛苦,便是她如今每日痛苦的累加,你忍心看到她承受那樣的劇痛嗎?」

葉修澤一怔,他方才竟一下子忘了,顏汐凝和旁人不一樣,她身上的毒,是不能解的。

「大長老,葉大哥1顏汐凝的聲音將二人驚醒,葉修澤回頭看顏汐凝靜靜地站在他們身後,也不知道聽了有多久了,他笑道:「汐凝,你起來了?「

顏汐凝點點頭:「我想問問今日是先煨毒還是先練習蠱咒?」

虔婆想了想,道:「從蠱咒開始吧,我去準備毒物。」

顏汐凝點點頭,等虔婆走遠了,葉修澤才望著她遲疑道:「我方才和大長老的話你都聽見了?」

顏汐凝默認了,他看她難過的神色,急聲道:「你別傷心,我一定會找到讓你能和常人接觸的法子的。」

顏汐凝淡淡笑了笑,望著他真心道:「謝謝你,葉大哥1她望向遠處的朝陽,低語道:「我們開始吧1

葉修澤點點頭,帶她進了屋中,他取出竹笛,詭異的笛聲響起,不過一個開頭,顏汐凝覺得難受,她抱著頭,痛苦地蹲下身,眼睛一會兒紅一會兒黑,葉修澤停了下來,關心道:「汐凝,你還好嗎?」

顏汐凝點點頭,道:「沒事,我還好,雖然不舒服,但我的意識一直還在,你繼續吹吧。」

葉修澤點點頭,繼續吹響了蠱咒,一輪下來,顏汐凝撐得有些精疲力盡,他低聲道:「汐凝,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們再來吧。」

顏汐凝點點頭,取出手帕將滿臉的汗液擦乾,虛弱地問葉修澤道:「葉大哥,若這蠱咒是用蠱笛吹響的,是不是對攝魂蠱的威力會大上許多。」

葉修澤點點頭,答道:「大長老要你每日以蠱咒訓練,甚至要你自己學會吹蠱咒,就是為了讓你對蠱咒熟記於心,更好的控制自己的意識不被攝魂蠱奪走,一般人用蠱笛吹響蠱咒,對你的影響也許只會比現在大幾倍,但若那人是滕羯,便會有上百倍的影響,蠱的主人和蠱是血脈相通的,也正因如此,大長老才會要你煉魂體分離之法,那樣你的身體就算被攝魂蠱控制了,你的意識也不會消失,只要你對面的人不是滕羯,那你便能擺脫攝魂蠱的操控。「

」我明白了,我們繼續吧,我不會讓它操控我的。「顏汐凝沉聲道。

葉修澤點點頭,屋內很快又響起了蠱咒,就這樣反反覆復,一直持續了近一個時辰方才停歇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