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六十九章 蛛絲馬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九章 蛛絲馬跡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秦洛在收到飛鴿傳書的時候,一下子不知所措起來,想著信件里的內容,實在有些不知該怎麼辦,他思量許久,決定還是去找張玄策拿拿主意。

張玄策剛整理好要給謝容華過目的文書,便見掀簾而入,臉色不太好看的秦洛,不由詫異道:「秦親衛過來,可是元帥有事傳喚?」

「不是。」秦洛望著他,神情帶著尷尬道:「不滿張先生,小的一直在暗中調查顏姑娘的去向。」

張玄策看了他一眼,瞭然道:「看來你查到什麼消息了。」

秦洛抿著唇道:「是有些消息,可我卻不知該不該告訴殿下,所以才來找張先生。」

張玄策望著他,皺眉道:「既然是暗中查探,若是顏姑娘安好,你還是不要去打擾元帥為好。」

「可我就是不知這算安好還是不安好。」秦洛嘀咕道。

「哦?」張玄策詫異道:「秦親衛說來聽聽。」

「是這樣的,我在給顏姑娘的銀票上加了特殊的標記,只要她在魏國的各大錢莊使用銀票,我都能得到她的消息,怪就怪在一年多以前,她就再也沒去錢莊換過錢了。」秦洛苦惱道,「我一開始還怕是她失蹤了,可阿隼能找到她,她雖然從沒回過信,但每次都會送一根髮帶回來的,我也就沒在意了,可就在剛才,我收到了蜀中那邊的飛鴿傳書,有人拿著銀票去錢莊換銀子了。」

「是嗎?」張玄策笑道:「顏姑娘現身了,這不是好事嗎?你苦惱什麼?」

「不是,去換銀子的人不是顏姑娘,說是當地的一個苗族男子,你說,顏姑娘的銀票,怎麼就跑到一個苗族男人的身上去了?」秦洛急道。

「顏姑娘本就樂善好施,你給了她那麼大一筆錢,她拿來救濟旁人也不是沒有可能。」張玄策淡淡道。

「可我總覺得不對,錢莊的人當時就跟著那男子出去了,可跟著沒多久就跟丟了。「秦洛苦著臉道。

「哦?那可有跟到什麼?」

「就看著那男子進了一間成衣坊,買完衣裳之後,他們就跟丟了,後來去問了老闆,那老闆說那男子是為自己兒子和夫人買衣服的,兒子四個多月大,夫人是中原女子。「秦洛苦著臉道:「蜀中雖然漢苗雜居,但苗人和外族人通婚的情況卻並不多見,他用著顏姑娘的銀票,妻子又剛好是中原人,若他的夫人就是顏姑娘?以殿下的脾氣,非鬧得天翻地覆不可。」

「秦親衛,莫要自己嚇自己。」張玄策拍著他的肩膀,笑道:「你想想,顏姑娘與殿下有五年之約,就算她看上了旁人,如今才不過一年多時間,她能這麼快嫁人嗎?況且還有一個四個月大的兒子?若那苗人的夫人真是顏姑娘,她也沒辦法生出那麼大的兒子,除非……」

秦洛驚悚道:「除非什麼?」

「除非,那兒子是殿下的,顏姑娘因為有孕在身,怕流言蜚語,才不得不先找個人嫁了。」張玄策開玩笑似的說道。

「張先生,這種事可開不得玩笑。」秦洛害怕道,要讓謝容華知道他們在後面這麼編排他和顏汐凝,非得扒了他們的皮不可。

「所以,你還是不要拿這事去驚擾殿下了才好。」張玄策淡淡笑道。

「我明白了,那我先告退了。」秦洛擦了擦被他嚇出的冷汗,迅速退了下去!

秦洛離開后,張玄策卻收斂了臉上的笑意,秦洛方才的那些話,他突然想起一件往事,那時他們剛從晉陽回到長安,謝容華帶他們進宮面聖之前,顏汐凝曾叫住了謝容華,說等他從宮中回來,她有一個驚喜要給他,後來發生了那些事,這驚喜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如今細細想來,她那時的神情,還有之後如此急切地要離開,除了因為傷心,是否還在極力地隱瞞什麼呢?他思量著,心漸漸沉了,也許,他的玩笑話真的說中了。

蜀中錦城總管府,滕羯一進書房,便見到謝緯楓臉色陰沉地瞪著手中的奏報,他上前輕聲道:「發生了什麼事讓殿下如此不開心?」

謝緯楓冷哼一聲,將手中是奏報扔給滕羯,沒好氣道:「你自己看看1

滕羯看了奏報的內容,原來是秦王又在洛陽周邊下了幾座城池,如今已把洛陽圍成了一座死城,看來離徹底攻下洛陽,花不了多少時間了!

他正了神色,道:「秦王打了勝戰,太子殿下比殿下您更坐不住,殿下又何須為這些事煩憂1

「我就是看不慣謝容華得意的樣子,明明都是親王,他被父皇委以重任,我卻要龜縮在這偏僻荒涼之地,我實在是不甘心1謝緯楓冷聲道:「你什麼時候能把顏汐凝給我抓出來?還有那個噬魂蠱多久才能煉好?我實在是不想再如此憋屈了,真想現在就讓謝容華看看,他的女人成了我手中殺人工具的樣子1

「殿下,此事不可操之過急,請耐心等待,小不忍則亂大謀,之前續魂蠱用了將近一年才完全與縛魂蠱融合,這攝魂蠱需要的時間自然更多,至於噬魂蠱……」滕羯皺眉道:「之前攝魂蠱和噬魂蠱的幼蠱一直是養在一處的,彼此早已息息相關,攝魂蠱如今已入顏汐凝體內,靈蠱也有了感應,如今要將靈蠱養成噬魂蠱,需要一個極其憎恨顏汐凝的人為它提供怨氣,我讓王妃試過,他雖恨顏汐凝,但她的恨意不夠深,能讓靈蠱感受到的怨氣太少,還不足以將靈蠱煉成噬魂蠱1

「是嗎?」謝緯楓冷聲道:「那便讓她再多恨顏汐凝一些就好了,她會恨顏汐凝,不就因為她以為顏汐凝做了秦王妃,而自己卻要在本王這裡忍氣吞聲嗎?怨氣不夠,那隻能說明,本王對她還是太好了些!只要讓她足夠悲慘,讓她明白自己會如此慘全拜顏汐凝所賜,你說,她的恨意會不會成百上千地增長?」

「如何讓王妃過得更加悲慘?」滕羯問道!

「這還不簡單?方法多得是1謝緯楓嗤笑一聲,望著滕羯微眯雙眼,似真似假道:「滕羯,柳泠玉這個女人心腸雖歹毒,身體的滋味倒還不錯。不如,本王也讓你嘗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