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七十章 恨意深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章 恨意深濃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不是謝緯楓第一次說要把柳泠玉給他了,之前他還以為謝緯楓是在試探自己,柳泠玉怎麼說也是柳家嫡女,又貴為王妃,他想謝緯楓再怎麼不待見她,也不會讓她去伺候別的男人,可今日看來,他卻是真的對柳泠玉毫不憐惜,打算一腳將她踩入泥底了!

滕羯目光一閃,抱拳道:「殿下既然有心,臣也不好再推辭,只是此事若傳到柳大人耳中……」

謝緯楓大笑道:「你放心,我自有安排,你等著好好享受美人便好1

傍晚時分,柳泠玉正準備用晚膳,卻有婢女通報謝緯楓來了,她心裡雖然不高興,卻不得不起身迎接!

「殿下今日怎麼有空過來了?」柳泠玉假笑著道,謝緯楓來了這蜀中后搜羅了不少美人,平日里十天半月也不會來她這裡一次,她也樂得輕閑,他前兩日才剛來過,沒想到這麼快會又來找她!

謝緯楓握了她的手,攜著她進了屋,一坐下,柳泠玉便不動聲色地抽出手,讓下人添了碗筷,笑道:「殿下還沒用晚膳吧?既然來了,便和妾身一起用吧1

謝緯楓望著她虛假的笑意,在心中冷冷一笑,拍拍手,有人端了一壺酒上來,謝緯楓指著酒道:「今日剛好有京城的使者過來,給本王帶了廣和樓的醉仙釀,本王想著你離開京城也有一段日子了,便給你帶了一壺過來1

柳泠玉狐疑地盯著那酒壺,暗道這謝緯楓怎麼突然對她這麼好了?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怎麼?愛妃被本王感動地不知道如何說話了?」謝緯楓一把將她摟入懷中,調笑著道!

柳泠玉尷尬地笑道:「是有些受寵若驚1

「是嗎?那便嘗嘗這酒是不是愛妃以前喝過的味道?」謝緯楓說著,從酒壺中倒了一杯酒,遞到柳泠玉的唇邊!

柳泠玉掙脫不開,只得順著他飲了一杯,謝緯楓低低地笑聲在她耳邊響起:「這醉仙釀和以前愛妃在廣和樓喝的是否一樣?好喝嗎?」

「好喝!殿下你能不能先放開我?」她並不喜歡這樣和謝緯楓相處,總覺得他看她的眼神中,充滿了不懷好意!

「既然好喝,便再喝一杯吧1謝緯楓說著,又倒了一杯酒遞給她!

柳泠玉是真的有些生氣了,她望著謝緯楓,要求道:「我喝了這杯,殿下便放開我1

「可以1謝緯楓含笑答著,柳泠玉喝了酒,他果然放開了她,緩緩站了起來!

他放開她后,柳泠玉卻突然感覺到不對勁,身體有一種燥熱的感覺,她喘息著,抓著謝緯楓的衣袖道:「你在酒里加了什麼?」

謝緯楓甩開她的手,往後退了一步,陰沉地笑道:「本王不是說過了嗎,這是廣和樓的醉仙釀,愛妃不覺得如今的場景似曾相識嗎?」

「你……」柳泠玉一下子明白過來,身體越來越燥熱,她的臉上也染上了幾分媚態,她急切地上前抓住他的手,帶著喘息道:「謝緯楓,我已經嫁給你了,你為何還要這樣對我?是想羞辱我嗎?」

謝緯楓將她推開,大笑道:「本王還沒那麼無聊,不過是想讓你聽話點罷了,放心,今夜你要伺候的人不是本王1

「什麼?」柳泠玉還沒從驚恐中回過神來,謝緯楓已喚道:「滕羯,進來吧1

滕羯慢慢走進房中,看著媚態盡顯的柳泠玉,目光中翻滾著濃濃的*!

柳泠玉驚恐地後退,望著謝緯楓尖叫道:「謝緯楓,你瘋了,我是你明媒正娶的正妃,你竟然要我服侍一個下賤的苗民1

「下賤的苗民?」滕羯上前一把抱住她,熱氣噴洒在她的頸側,「原來王妃一直是這樣看我的,不過可惜,很快王妃就要在你口中這個下賤的苗民身下承歡,求我多給你一些快活了1

他的觸碰讓她心裡的燥熱降低了幾分,可身體上的感覺不能緩解她心裡的恐懼,她是柳家最尊貴的嫡女,是皇帝親封的一品王妃,怎麼能被一個下賤的苗民染指!

她奮力掙開滕羯的懷抱,想逃出去,可還未走出幾步,便被她名義上的丈夫推了回去,他的臉上帶著陰森的笑容:「好好享受吧,我的王妃1

謝緯楓說完,大步出了屋子,命人將屋門鎖了,柳泠玉瘋狂地拍打著房門,奮力呼救,可外面沒有一個人回她,這是謝緯楓的地盤,她孤身一人,第一次深刻地認識到,她真的只是他的一個玩物!

「王妃1滕羯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她驚恐地回頭,看著他厲聲道:「滕羯,我是柳家嫡女,是一品王妃,你若敢動我,我讓我爹和父皇將你碎屍萬段1

滕羯悠哉悠哉地坐在桌邊,笑道:「那好,我不動你,可若是王妃自己受不了藥效過來求我了,可就不關我的事了1

柳泠玉聽了他的話,靠著門邊坐下,體內的熱浪一浪接一浪的襲來,她的身體瘙癢難耐,渴望著男人的愛撫,臉上的潮紅越來越深,一直喘著粗氣,眼神漸漸變得迷離起來!

滕羯耐心地等待著,看著她不住地拉扯自己的衣裳,知道她的忍耐已經到極限了,他低啞地開口:「王妃1

聽到男人的聲音,柳泠玉的自制力終於崩潰,她一步一步爬到滕羯的腳下,聲音帶著說不盡的嫵媚之色:「幫我1

滕羯輕輕一笑,道:「這可是王妃自己要的1

他一把將她打橫抱起,一步一步往床榻走去!

柳泠玉在他懷中不住地亂蹭,伸手撕扯他的衣裳,滕羯看她急切的樣子,心中冷笑,一把將她扔到了床榻之上!

身體的疼痛讓柳泠玉有一瞬間的清醒,她聽見滕羯如同魔咒一般的聲音道:「王妃,你要恨就恨顏汐凝吧,若不是她搶走了謝容華,害你嫁給蜀王,你如今又何必被一個身份低賤的人凌辱1

話音剛落,她便感覺到自己的衣裳被人大力撕開,身體被帶入*的漩渦中再不能掙脫,她的嘴上發出高低起伏的呻吟,心中卻有一個聲音在咆哮著,顏汐凝,就是她搶走了她看上的男人,就是她將她害成這樣的,她恨她,她要殺了她!孤影尚凌煙說今天因為有點事,這麼晚才更新,抱歉了,晚上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