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七十三章 拒不退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 拒不退兵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奉天五年二月,獨孤及親率大軍二十萬西進,同時遣使送信給謝容華,要求魏國退回潼關,歸還侵佔夏國的土地,突如其來的敵人讓魏國大軍嘩然,他們在這裡足足征戰了一年半之久,軍隊早已疲憊,眼看勝利在望,沒想到中途竟會殺進來一個榮國。

大帥營帳中,所有魏軍高級將領皆聚集在這裡,他們個個面色凝重,謝容華坐在最上首的位置,目光掃遍營內的數十人,低沉地開口道:「獨孤及此行的目的,想必各位也不用本帥多解釋,如今形勢緊急,本帥想聽聽諸位的意見。」

「元帥,末將以為,獨孤及來勢洶洶,此次帶大兵壓境,明面上說是因為夏國求援,可實際上不過是看蘇宏茂如今已是窮途末路,而我軍與夏軍曠日持久的征戰,也早已疲勞不堪,他此時過來,正好收一個漁翁之利,若我們就此退兵,可不就著了他的道,這一年多的辛苦豈非都白費了。」韓升見眾人都不說話,率先出列開口道。

謝容華並沒有即刻回答,他望著其他人道:「你們也這樣想嗎?」

賬內眾人面面相覷,最後馮毅開口道:「韓將軍說得不錯,但我們若不撤兵,留在這裡腹背受敵,勝算又有多少,原本與夏軍交戰,我軍已損耗了不少軍力,陛下在長安所剩的兵力無幾,蜀中江南一帶這段日子亦有流寇肆虐,也就是說,我們若留下,便是一支孤軍,不會有援軍前來,撤軍雖然會讓此次東征無功而返,但我們可以保留實力,有機會從頭再來。「

馮毅雖然是太子謝蘊之的人,但他的話確實有道理,留下來背水一戰對他們而言,確實太過艱難了些,很快便有大部分將領附和道:「元帥,馮將軍說得有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們暫避鋒芒,待獨孤及退兵,再伺機進攻方為上策。」

「上策嗎?」謝容華敲著桌面低喃道,突然看向王承志,低聲道:「王參軍以為如何?」

雲亦凡見他問王承志,微微有些驚訝,王承志本就是太子的人,難道他的答案還會與馮毅相左不成。

一直沒有開口的王承志見謝容華突然問道他,怔愣了片刻后,沉聲道:「微臣以為,我們不能退兵。」

宗正銘和崔劍雲心中皆是一驚,有些意外王承志竟真的反對退兵,馮毅的臉上有些掛不住,對王承志沒好氣道:「王參軍難道有什麼必勝的法寶不成。」

「自然沒有。」王承志苦笑道:「不過,諸位想想,我們準備了大半年才東征洛陽,可儘管如此,在糧草後勤方面也有些力不從心,獨孤及如今急著營救洛陽,倉促間帶大軍來襲,他的準備能有多充分呢?雖然有二十萬大軍,看著聲勢浩大,但我認為,他們未必就真的有多大的實力,若真有實力,大可直接前來突襲,也不必先送信過來,虛張聲勢一番要我們退兵。「

大帳內的將領聽了他的分析,一下子安靜下來,突然有拍掌聲響起,王承志望向首座,謝容華雙掌相擊,含笑道:「王參軍與本帥的想法不謀而合。」

他這樣一說,眾人自然明白了謝容華的意思,他是不願退兵了。

「可元帥……」一個將士急道,謝容華示意他安靜,望著帳中諸人道:「各位與本帥在洛陽堅持到現在,也算是吃盡了苦頭,本帥知道你們的顧慮,老實說,榮國會摻和進來,雖然在本王的意料之外,卻也是情理之中,蘇宏茂據守洛陽,府庫充實,所率軍隊都是江淮精銳,他如今最困難的並不是沒有軍隊,而是沒有糧食,求戰不得,困於城中,只能眼睜睜等著失敗,此時獨孤及親率大軍遠來救援,帶的都是最精銳的力量,他想一舉置我軍於死地。如果我們放任這兩股力量會師,那麼,河北的糧食將被轉運來供應洛陽,他們的軍隊力量只會更強盛,我們要徹底消滅他更加遙遙無期,所以……「他望著他們,眼中是前所未有的堅決:」本帥不僅不能讓獨孤及和蘇宏茂匯合,更要獨孤及有來無回。「

帳中所有人一驚,不敢置通道:「元帥的意思是,要一箭雙鵰?」

「不錯,一箭雙鵰,本帥要此一戰後,魏國便有絕對實力的一統天下,再沒有勢力能與我們抗衡。」他的眼中熠熠生輝,讓帳中眾多將領心中躍躍欲試,若成功,這便是天大的功勞,曾經跟隨他一路而來,參加了大大小小戰役的眾位將領已跪下,沉聲應道:「一切任憑元帥差遣,末將誓死追隨元帥。」

他們的聲音洪亮,讓帳內欲反對的人想開口也不敢開口,謝容華看了他們一眼,沉聲道:「你們先起來吧。」

謝容華走到地圖前,望著他們沉聲道:「既然要兩線作戰,我們便要廢除先前的作戰方案,現在,我們既要守死洛陽不讓蘇宏茂有機會出兵,又要做好伏擊獨孤及的準備……」

他的手在各個要塞上一一指過,分兵布防,直到深夜,這次會議才算初步結束。

眾將領退下后,張玄策卻依舊等在帳內,謝容華看了他一眼,道:「張先生還有事要說?」

張玄策沉眸看著他,認真問道:「殿下,你老實告訴我,所謂的一箭雙鵰,你有幾成獲勝的把握?「

他喚他殿下,顯然是想以私人的身份問他問題了,謝容華臉色平靜地看著帳外的點點火光,對張玄策輕聲道:「張先生追隨本王也有一段日子了,你知道的,本王不做沒把握的事。「

張玄策心中一震,他看著謝容華,沉聲道:「可殿下有把握勝,那可有把握讓自己全身而退。」

「先生是什麼意思?」謝容華輕笑著看著他。

「殿下方才的行軍布防,環環相扣,但卻把自己置身在最危險的境地之中,殿下有沒有想過,我們或許可以攻下洛陽,甚至可以打敗獨孤及,可殿下是不是還有命回到長安呢?為何一定要這麼急?不能徐徐圖之嗎?「張玄策皺眉道。

謝容華輕嘆一聲,望著他道:」張先生,我曾經答應過母親,一定會守護好謝家,所以這次,我也不會讓魏國因為自己的關係而陷於危機之中,但是,我等不了那麼久了,只要我能活著獲勝,我便能擁有無上的軍功,那樣,我便有了足夠的籌碼,來早日實現自己和張先生的願望。「

「可是……」張玄策的話還沒說出來,謝容華已經輕聲開口問他道:「張先生,你怕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