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七十四章 訣別之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 訣別之信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張玄策一怔,沒想到他會突然問這個,他看著謝容華沉聲答道:「殿下,從屬下跟著殿下的那天起,便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是嗎?」謝容華低喃道:「曾經我也不怕,自晉陽隨父皇起兵起,我便做好了隨時赴死的準備,可如今,我卻有些怕了。」

「那殿下為何還要……」

「為何還要冒生命之險去賭這一次嗎?「謝容華低笑道:」因為比起死,我更害怕再沒機會見到她了,我的時間有限,為了能早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我不在乎拿命去賭。」

張玄策雖然猜到謝容華的決定會和顏汐凝有幾分關係,可如今聽他這樣直白地和他說,仍不免有些心驚,他躊躇片刻,緩緩問道:「殿下,在長安我們逼你娶耶律燕時,你是否恨過我們。」

謝容華搖搖頭,低聲道:「你們既然把生命和未來交到我手上,我又怎麼會因為自己的私情而棄你們於不顧,我恨的人,只有我自己。」

「你自己?」張玄策有些訝異。

「是啊,我自己,若我足夠強大,又何必受制於人。」謝容華自嘲笑道,他低嘆一聲,道:「張先生,若無他事,你便先退下吧,本帥想一個人靜靜。」

張玄策深鞠一禮,緩緩退了下去,只餘下大帳中謝容華孤寂的身影。

「王參軍。」

馮毅叫住走在前面的王承志,帶著他走到無人的角落中,方才沉聲開口道:「參軍是太子殿下的人,方才為何要幫著秦王。」

王承志看著他,不解地道:「我方才只是說事實罷了,談何幫秦王?」

「是嗎?」馮毅冷冷地笑,「參軍難道不明白,以一敵二是多危險的事情,況且不談危險,就算我們險勝了,那軍功最大的人是秦王,對太子殿下又有多少好處?」

王承志望著他,皺眉道:」馮將軍是想將殿下與秦王間的鬥爭牽扯到一統天下的戰事中來嗎?「

馮毅臉色一變,怒道:「我可沒有這樣說,無論如何,秦王這次的決定,我是不贊成的,回去之後,我會立馬修書一封呈給陛下和太子殿下,我相信他們的想法定然與我一致。」

王承志點點頭,答道:「那馮將軍請自便。」

他說著,對他行了一禮便轉身離開。

馮毅看著他的背影氣得臉色鐵青,其實他不是不明白,王承志並不是真想幫謝容華,只是他太想攻下洛陽了,可縱然如此,他也不該把自己的私慾凌駕在太子殿下的利益之上才是。

這一日,顏汐凝剛練完蠱咒,便聽到了阿隼的聲音,阿隼已經很久不曾找過她了,她以為那次之後,謝容華生了她的氣,已經不打算再和她聯繫了,所以再次見到阿隼,她微微有些吃驚,當然,葉修澤比她更加吃驚,他望著盤旋在空中的鷹,皺眉道:「汐凝,看來你之前的想法,並沒有實現。」

顏汐凝低嘆一聲,吹響口哨,阿隼便飛了下來,這次她並沒有如以前一樣讓阿隼落在她懷中,她命令阿隼呆在離她三步之遙的地上,對葉修澤道:「葉大哥,你幫我將它帶來的信給我吧。」

葉修澤知道,她怕自己山阿隼身上,他點點頭,上前快步取下阿隼腳下的信,阿隼欲攻擊他,被顏汐凝喝止了。

他將信交給顏汐凝,顏汐凝小心地接過,打開看后,臉色驟變。

葉修澤看著她的神情,不安道:「汐凝,信上說什麼了?」

顏汐凝合上信,深吸一口氣對葉修澤道:「葉大哥,我要去一趟洛陽。」

「你說什麼?」葉修澤一驚,怒道:「不行,你如今的狀況,我不能讓你離開聖域。」

顏汐凝咬著唇,低聲道:「我一定要去的,他現在很危險,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去死,如今我身上的毒已經夠多了,各種蠱術也學了七七八八,體內的四魂之蠱也可輕易操縱,只要躲開滕羯,沒有人能傷害到我。」

「顏汐凝,你忘了自己說過,要和他斷得乾乾淨淨嗎?」葉修澤壓抑著怒火道!

顏汐凝低著頭,語氣雖輕卻決然道:「這是最後一次,我只想看著他平安1

「你……」葉修澤還想說什麼,虔婆已打斷葉修澤道:「修澤,讓她去吧。」

「大長老?」葉修澤沒想到虔婆竟然會答應。

「她已經做了決定,我們攔不住她的,除了滕羯,這天下如今怕是沒人能攔住她了。」虔婆低嘆道。

葉修澤握緊雙拳,最終妥協道:「好,我讓你去,但我要陪著你一起。」

「嗯。」顏汐凝沒有拒絕他,畢竟有可能會遇上滕羯,還是有他跟著更安全。

夜晚,顏汐凝在收拾衣物的時候,才發現柜子里不知何時多了一件襦裙,她想了想,拿著裙子去找葉修澤!

「葉大哥,這是你放我柜子里的嗎?」

葉修澤看著她手中的裙子,臉色一紅,支支吾吾道:「之前弄壞了你一條,去鎮上的時候見了,覺得這條和被我弄壞的差不多,就想買來賠給你1

顏汐凝沒想到他還記著那麼久遠的事,那事她早就沒放在心上了,她哭笑不得地道:「就算你賠我裙子,那你也該和我說一聲,不然我還以為是誰放錯了地方呢?」

「我,我就是怕你不要,下次不會了1他臉色通紅地解釋,鼓足勇氣道:「裙子你喜歡嗎?」

「我很喜歡,謝謝你1顏汐凝向他道謝,葉修澤還來不及開心,便聽她笑著說道,「去洛陽的時候正好可以穿1

他臉上的羞澀一下子褪去,神情變得落寞起來,望著顏汐凝最後一次勸道:「汐凝,你真的不能不去嗎?他是秦王,身邊保護他的人那麼多……」

顏汐凝搖搖頭,她低語道:「他那個人我再了解不過,若不是因為處境真的很危險了,他又如何會給我這樣一封猶如訣別的書信,我知道自己幫不了他什麼,但我想看到他平安1她抬頭望向葉修澤,笑道:「葉大哥,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放心,我不會讓他見到我的,我們還有隱蠱不是嗎?他看不見我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