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七十五章 以身誘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 以身誘敵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當獨孤及派兵援救洛陽的消息傳到京城后,謝雲大驚,連發了三道秘旨讓謝容華撤兵,皆被謝容華退了回來,他心中驚怒交加之時,正好耶律燕進宮來給他請安。

謝雲將謝容華傳回的軍報遞給她看,怒嘆道:「你看看我這個固執的兒子,明知敵我兵力懸殊,竟還妄想以一敵二,他還真以為自己是魏國的戰神,就有了三頭六臂不成。」

耶律燕看了軍報上的內容,臉上血色盡失,她慌亂道:「父皇,殿下他現在是不是很危險。」

「何止是很危險,能不能回來都兩說。」謝雲臉色難看道。

耶律燕聽了他的話,定了定神,在謝雲面前恭敬地跪下,沉聲道:「父皇,兒臣嫁過來時,父汗曾派了一千精兵作為公主衛隊隨兒臣前來魏國,他們個個驍勇善戰,如今就在這長安城中,若父皇允許,兒臣願帶著他們去洛陽支援殿下。」

謝雲聽了她的話,微微一怔,從她嫁過來,謝容華便沒給她什麼好臉色看,她能一直隱忍甚至幫忙勸說契丹與魏國修好,他已經很訝異了,沒想到她竟然願意為了謝容華親赴戰場,謝雲低嘆一聲,望著她道:「燕兒,戰場前線兇險萬分,你當真願意過去?」

耶律燕堅定地點頭,答道:「父皇,我與容華是夫妻,他如今有危險,我作為妻子,自然不能袖手旁觀,再說,兒臣是契丹的公主,獨孤及和蘇宏茂若還忌憚契丹,也不敢對兒臣做什麼的。「

謝雲認真地看著眼前的異族公主,他之前答應婚事是出於對契丹的忌憚,沒想到她竟然對容華有那麼深的感情,可自己的兒子卻不珍惜眼前人,他點點頭,道:「既然如此,你便去吧1

「多謝父皇1耶律燕高興地答道,就要起身去準備,謝雲卻叫住她:「燕兒,父皇和魏國感謝你做的一切,朕相信,你的努力不會白費,假以時日,容華定能發現你的好,會與你做一對和和美美的夫妻的。」

耶律燕聽了他的話鼻尖一酸,她看向謝雲,含笑道:「那便承父皇吉言了。」

「元帥1耿青的聲音在帳外響起,謝容華放下手中的軍報,沉聲道:「進來1

耿青和雲亦凡進了大帳,耿青上前道:「斥候來報,獨孤及的大軍已攻下滎陽和管城。」

「是嗎?」謝容華輕笑道,「既然來了,那也該是決一死戰的時刻了。」

他看向雲亦凡,問道:」洛陽那邊的情形如何?「

「回元帥,韓將軍,宗正將軍,崔將軍和燕王殿下已帶大軍圍困住了洛陽,定不會讓蘇宏茂有機會帶兵出城的。」雲亦凡回道。

「如此甚好,杜威和陳大已經帶著五千人馬埋伏在古崤關內了,你和耿青今晚也帶著五百人馬過去,我們按計劃行事。」謝容華沉聲安排道。

「元帥1雲亦凡和耿青突然跪下,道:「請元帥去古崤關內,屬下願意代替元帥去誘敵深入。」

「你們誘不了他們。」謝容華輕笑著搖頭,道:「他們只有見到本帥,才會冒著風險也想要抓祝「

「那請元帥讓屬下陪著你。」耿青高聲道,「此行過於兇險,屬下一定要守在元帥身邊。」

謝容華沉吟片刻,答道:「好吧,那亦凡先帶人去古崤關和杜威匯合吧,記住,除了你帶的那五百人,其餘人馬在榮國大軍沒有上當入關前,絕不能輕舉妄動。」

雲亦凡目光一沉,答道:「是,請殿下也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我們絕不會讓殿下失望的。「

「好1謝容華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離開。

雲亦凡走後,耿青服侍謝容華換上盔甲,和他一起出了營帳,他望著夜空中的點點星光,低喃道:「耿青,等天亮了,我們就要出發了。」

「是。」耿青答道,見他的目光一直盯著空中,低聲問道:「殿下可是一直在等什麼?」

謝容華轉頭看向他,苦笑道:「你看出來了?我在等一個人的消息。」

耿青心中明了,沒再出言相問,一直等到天邊微微泛白,空中才有熟悉的鷹嘯聲響起,謝容華臉上帶著喜色,可等阿隼降落下來,他發現它身上什麼也沒有時,那喜色變成了不可置信,為什麼,不僅沒有信件,這次甚至連髮帶也沒有了。

耿青看他的眼神漸漸變得死寂,擔心道:「殿下1

「天亮了,我們走吧。」他放飛阿隼,將所有的脆弱收了回去,臉上回到了平靜的淡漠,就好像方才深受打擊的人不是他一般。

耿青沉聲應了,心中卻為他感到痛苦,他沒想到顏汐凝會這樣狠心,殿下此次行動,生死難料,她竟然也不肯給他半分關心嗎?

朝露濕重,不僅涼了人的身體,也冷了人的心。

滎陽和管城在平原之中,原本就無險可守,獨孤及輕而易舉的便將這兩座城攻下了,隨後便將大軍的營地駐紮在此處,等待後續的糧草供給一到,便與魏軍正面交戰。

「如今洛陽那邊的情況如何,能聯繫到蘇宏茂嗎?」獨孤及在軍帳中問道。

「回陛下,據斥候的消息,如今魏軍的絕對力量仍圍困在洛陽城四周,我們便沒有辦法與城中的人聯繫。」將軍段倉稟報道。

「是嗎?看來,他們是想指望著儘快攻下洛陽,好自己躲進城中去了。」獨孤及大笑道,「這滎陽和管城都沒多少人駐守,讓我們輕而易舉便攻下,可見他們的兵力確實不足。」

「父皇說得對,他們如今恐怕就盼望著能在我們到達洛陽之前攻下蘇宏茂了。」獨孤湛哈哈大笑,可他們還沒盡興,有士兵慌忙來報:「陛下,各位將軍,帳外有人挑釁1

「挑釁?」獨孤及狐疑道:「誰敢在我大軍帳前挑釁?」

士兵抬頭看了他一眼,不安地答道:」那人自稱秦王。「

「秦王?」獨孤及驚道:「你是說謝容華?他親自帶人來挑釁?他帶了多少人馬?「

「只有十數人。」士兵答道。

獨孤湛臉色一沉,道:「父皇,謝容華是魏軍最高統帥,怎麼可能只帶了十數人來我軍帳外挑釁,恐怕有詐,兒臣親自去看看。」

獨孤及點頭道:」好,你去吧,要小心防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