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七十九章 救命之恩(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 救命之恩(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葉修澤呼吸一窒,不知該如何答她,顏汐凝抬起頭,看向耶律燕消失的方向,眼神空洞地說道:「方才,我看耶律燕那樣毫無顧忌地靠近他,將他抱入懷中,我真的很嫉妒,我想碰碰他,想看看他的傷到底有多重,我想救他,可我什麼都做不了1

「汐凝,我們已經及時趕到救了他了,後面的事,不需要我們管了1葉修澤勸道!

顏汐凝搖搖頭,低語道:「不,他還沒有平安,我不能扔下生死未卜的他1她直直地看向葉修澤,語氣前所未有的堅定:「葉大哥,為我施行金針逆轉*吧,我要親自醫治他1

葉修澤聽了她的話驚得臉色蒼白,眼中全是不敢置信:「你剛剛說什麼?」

「我要親自醫治他,你說過的,只要施行了金針逆轉*,我身上的毒是可以控制在體內的,這樣,我有三日的時間可以像正常人那樣和普通人接觸,三日,夠了1顏汐凝望著他淡笑道。

葉修澤只覺得她的笑刺眼無比,他厲聲拒絕道:「不行,你明明知道,若施行了金針逆轉*,三日後你會接受怎樣的痛苦,就算是對珩兒,你都一直忍耐著,如今怎麼可以……」他憤怒道,「他就算沒有你,也會有旁人醫治,我不能讓你承受這樣的痛苦1

顏汐凝看著他,輕聲道:「葉大哥,我雖然不能碰他,可我看得到他身上的傷,他那個人,從來都很要強,若不是傷得極其嚴重了,又如何會允許自己昏迷過去,我不放心把他交給別人救治,我必須親自來,你幫幫我好不好?」

她的神色間那樣可憐,讓葉修澤心中劇痛,他退後一步,滿臉哀傷道:「顏汐凝,你為了他,不管什麼樣的痛,你都願意受嗎?」

顏汐凝點點頭,語氣堅決:「他是比我性命更重要的人,為了他,那些痛我可以忍1

「可我不忍心讓你做這樣的事1葉修澤沉痛地看著她,輕聲道:「你受的苦已經夠多了,好不容易我們才熬到今天,我不想你再體會一遍毒侵全身的痛苦,我不會幫你的。」

顏汐凝見他執意不肯幫忙,握緊雙拳,望著他的眼睛染上淡淡的紅色,她低聲道:「葉大哥,我不想用攝魂蠱控制你,所以才求你幫忙,若你執意不肯,那我也不得不以攝魂控制你了1

葉修澤心中一震,知道她並不是在和他說笑,他慘然大笑,最後終於沉聲道:「好,我幫你1他一步一步走向她,哀痛道:「但你必須答應我,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1

顏汐凝的眼睛恢復如常,她看著他,微微點頭:「好,我答應你1

耿青帶著榮國的戰俘回到軍營的時候,只來得及吩咐軍中留守的士兵將戰俘帶下去關起來,便再也撐不住昏了過去,等他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

「耿將軍,你總算醒了。」雲亦凡見他睜開眼睛,疾步走上前道。

耿青慢慢地起身,問他道:「我們勝了嗎?」

雲亦凡點點頭,道:「榮軍大軍在進入古崤關時全無防備,被我軍攻了個措手不及,四處逃竄,我們大殲敵軍五千人馬,抓住了欲逃跑的獨孤及和榮軍的多名大將,那些將士見大勢已去,便向我們投降了,一切多虧了殿下設計的圈套,若他們心有防備,我們也不可能這麼順利解決的掉這麼龐大的軍隊。「

聽他提到謝容華,耿青激動地抓住他,顫聲道:「殿下如今怎麼樣了?」

雲亦凡的臉上凝重起來,答道:「軍醫都守在殿下身邊為他治傷,他們還沒有出來,具體的情況還不清楚,我看他們的神色,並不樂觀1

「什麼?」耿青搖頭道:「殿下不會有事的,我們都勝了,他怎麼能有事呢?」他想起什麼,望著雲亦凡急聲道:「王妃呢?王妃來了嗎?」

雲亦凡以為他問的是耶律燕,答道:「王妃救了殿下回營后,便寸步不離地守在殿下的身邊。」

耿青臉色難看道:「我不是說秦王妃,我是說顏姑娘,你們回營后沒有見到她嗎?她答應過我會救殿下的。」

雲亦凡大驚道:「你說的是汐凝?她怎麼會來這裡?我回軍營以後並沒有見到她。」

耿青正要答,有士兵急匆匆入營來報:「雲將軍,耿將軍,營外有一男一女兩個陌生人,說是前來救治元帥的。」

「快放他們進來。」耿青急道,望著雲亦凡面露喜色:「王妃來了,她一定能救殿下的。」

他忍著身上的傷痛,在雲亦凡的攙扶下爬起來,快步出了營帳。

遠遠疾步而來的男女果然是顏汐凝和葉修澤,耿青沒注意到顏汐凝換了新的衣裳,他見她過來,一把抓住她的手,急聲道:「你總算來了,我真怕你不來,殿下傷得很重。」

顏汐凝點點頭,急聲道:「帶我過去吧。」

「耿將軍身上有傷,我帶你過去。」雲亦凡沉聲道,放開耿青,領著顏汐凝疾步往帥營走去。

葉修澤正要跟過去,卻被耿青一下子攔住,他瞪著他,厲聲道:「你在這裡等就好了。」

葉修澤見顏汐凝已經走遠了,冷哼一聲,並沒有說什麼。

到了帥營,守在帳外的契丹士兵攔住了他們的去路,沉聲道:「雲將軍,王妃有令,除了軍醫,其餘閑雜人等不能靠近這裡。」

雲亦凡聽了他們的話臉色難看起來,正欲發怒,顏汐凝已經開口道:「勞煩你進去通報一聲,我是大夫,是來幫忙醫治殿下的,我叫顏汐凝,裡面的軍醫應該認識我。」

那士兵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進了營中。

雲亦凡看著顏汐凝平靜的面容,遲疑道:「汐凝,你這兩年過得好嗎?」

「我很好,亦凡哥不必擔心我。」顏汐凝淡笑道。

雲亦凡正想問她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方才去通報的士兵已出了營帳,對顏汐凝道:「你進去吧。」

顏汐凝點點頭,對雲亦凡道:「亦凡哥,有什麼話,等我出來再說。」

她說完,不等雲亦凡回答,便掀簾入了大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