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八十章 發生爭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 發生爭執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大帳內被濃濃的血腥味籠罩,西側的床榻被一個屏風擋住,只能看到裡面軍醫忙碌的身影,耶律燕坐在角落中,目光緊緊盯著那屏風,聽到軍帳掀開的聲音,她轉頭望去,正好與進來的顏汐凝目光相交!

耶律燕驚得站起來:「是你?你就是那個求見的顏大夫?」

顏汐凝靜默的點頭,耶律燕不由將目光鎖在她身上仔細地打量她,之前她所有的心思全在謝容華身上,只匆匆掠過一眼,此時細看,才發現眼前的女子面容秀麗,身著一身淡紫色的高腰襦裙,手上帶了一雙白色的絲質手套,一頭濃密的頭髮只用髮帶綁了一個簡單的髮髻,周身再無任何裝飾,只是這樣簡單的裝扮,周身卻散發出一種沉靜溫柔的氣息,她的眼眸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卻無端讓她覺得不安,她正想問她為何在戰場的時候不直接醫治謝容華,屏風后的軍醫聽到動靜已走了出來!

「顏姑娘,微臣叩見顏姑娘1軍醫正要跪拜行禮,顏汐凝已經止住了他的動作,她快步往床榻走去,沉聲道:「不必多禮,殿下的狀況如今怎麼樣了?」

軍醫跟在她身後,恭敬地低聲答著,顏汐凝越聽眉頭皺得越緊,她快步走到床榻邊,看到謝容華毫無血色的臉和緊閉的雙眸,她抬手輕撫他臉,輕聲道:「容華,我回來了,我不會讓你有事的1

謝容華陷入昏迷之中,並不能回應她什麼,她摘下手套,將手在一旁的銅盆中洗凈,軍醫在一旁看著她一雙手上交錯斑駁的傷痕,吃驚道:「顏姑娘,你的手?」

「我沒事1顏汐凝安撫地笑笑,擦乾淨手便認真仔細地檢查她身上的各處傷口!

耶律燕見那軍醫見了顏汐凝比見自己時還要恭敬,心中不安地感覺更甚,她想走上前去看看,可剛繞過屏風,只看到了坐在謝容華身邊顏汐凝的一個側影,便被軍醫發現,拉了她出來!

「王妃,你過去幫不上忙,還是就在這裡等著吧,若是王妃心中實在焦慮,便去帳外侯著1

耶律燕看軍醫凝重的臉色,低聲問道:「胡大人,這位顏大夫的醫術很厲害嗎?她真的能將殿下救回來嗎?」

軍醫沉吟道:「微臣的醫術比不上顏姑娘十分之一,若顏姑娘也救不回殿下,那殿下恐怕……」他說著,突然住嘴,笑道:「看我說的什麼話,王妃放心,有顏姑娘在,殿下一定會平安無事的1

「胡大人1顏汐凝的聲音在屏風后響起,軍醫應了一聲,扔下耶律燕急急地回到了屏風后!

耶律燕看著他們忙碌的身影,自己卻什麼忙都幫不上,心中一時焦慮萬分,她走到謝容華辦公的書案前坐下,望著上面整整齊齊的文書和軍事地圖,心裡突突地挑,突然,文書旁邊一個精緻的檀木盒子躍入她眼中,這案上都是謝容華每日會看的東西,那盒子里裝了什麼?

她往床榻方向望去,見顏汐凝和軍醫還在忙碌著,不由自主地將手伸向那個盒子,輕輕地打開了盒蓋!

裡面放著都東西讓她呼吸一窒,全是一根一根的髮帶,而且,都是女子用的,她一下子站起身,四下張望,難道謝容華將他那個摯愛的女子也帶來軍營了?

她的手抓緊髮帶,目光回到手中的髮帶上,只覺得這些髮帶越看越刺眼,越看越覺得眼熟!

腦中靈光一閃,她驟然想起了方才顏汐凝髮髻上的髮帶,除了顏色,和她手中的不是一模一樣嗎?

她轉頭看向屏風的方向,聽著顏汐凝低低地吩咐軍醫做什麼?從她的方向,可以看到軍醫恭敬地神色,她突然回過神來,驟然明白了為何軍醫會對她恭敬萬分!

耶律燕呼吸一緊,她扔下髮帶,快步跑向床榻,她不能,不能讓她搶走謝容華!

她剛走到床榻邊,便見謝容華突然嘔出一大口鮮血,一個健步上前,她一把拉開顏汐凝,擋在謝容華身前道:「你對殿下做了什麼?」

顏汐凝被她拉得一個趔趄,還未開口,一旁的軍醫已臉色大變道:「王妃,你這是做什麼?我們正在給殿下治傷,方才顏姑娘是讓殿下嘔出體內的淤血,請王妃不要搗亂1

「我……」耶律燕的雙眼通紅,她看了看顏汐凝,又看了看身後奄奄一息的謝容華,突然一把抓住顏汐凝,對軍醫厲聲道:「殿下的傷你來治,這個女人不能再接近殿下1

她說著,拽著顏汐凝就要往外走,軍醫要追上去,可又放心不下謝容華!

顏汐凝原本身體就虛弱,被她這樣拉著,毫無反抗之力地出了大帳,雲亦凡見她們出來,臉色大變,還未說什麼,耶律燕已將顏汐凝腿了出去:「我不准你再靠近殿下1

雲亦凡急急地扶住顏汐凝,對耶律燕大怒道:「王妃,你這是在做什麼?」

耶律燕的眼角通紅,她看著護著顏汐凝的雲亦凡,聲音中帶著濃濃的悲傷:「你口口聲聲叫我王妃,可你心裡根本就不把我當王妃看,你為什麼要讓這個女人過來,她就是殿下心裡的那個人對不對?我不會讓她再接近殿下的1

軍醫穩住了謝容華,急急地跟出來,對耶律燕不滿道:「王妃,你難道想害死殿下不成?如今正是關鍵時刻,你怎麼可以任意妄為?」

顏汐凝掙開雲亦凡的手,看著耶律燕冷靜道:「耶律公主,你放心,我來不是為了和你搶男人的,我只想他平安,你若想他活著,請不要任性妄為1

「這裡又不是只有你一個大夫,我不管你來的目的是什麼,我都不准你再靠近他,如果不是你,他怎麼會視我如無物1耶律燕哭道!

「耶律燕,如果不是你,秦王妃早就是汐凝了,是你的出現破壞了她們,你才是該消失的那個人1雲亦凡厲聲道。

顏汐凝只覺得身心疲憊,她望著耶律燕,無奈道:「耶律公主,我知道你愛他,我也說過我不會和你搶,以前的那些事,我已經不想了,我救了他立即就會離開的,請你不要再任性了,你知道他現在的處境有多危險嗎?難道你真想看著他這樣白白丟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