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八十一章 救治陪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一章 救治陪伴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耶律燕被她的話一噎,雙眼憤恨地看著她,她不想謝容華有事,可更不想救他的人是眼前這個女人,原本謝容華就放不下她了,若是知道她救了他,那這輩子更不可能忘記她了。

耿青聽到動靜趕過來,清楚事情原委后,對耶律燕大怒道:「耶律燕,你搗什麼亂,若殿下有個三長兩短,莫說你是契丹公主,你就是天王老子,我也要將你大卸八塊。」

耶律燕看他凶神惡煞的表情,心中一懼,她身後的契丹士兵疾步將她護在身後,怒道:「放肆,竟敢對我們公主無禮……「

他們話還沒說完,突然發現自己動不了,對耿青大怒道:」你做什麼了?「

耿青什麼都沒做,莫名地望著他們,正要說話,他身後的葉修澤已走上前來,對周圍的所有人視而不見,柔聲對顏汐凝道:「你快進去吧,我在這外面守著,不會有人再妨礙你了,我們的時間有限,沒空陪他們耗在這裡。」

顏汐凝點點頭,看了耶律燕一眼,對軍醫道:「胡大夫,我們繼續吧。」

她和軍醫進了大帳,耶律燕想跟進去,卻發現自己和身前的兩個契丹士兵一樣,動彈不得,她望著眼前的年輕男子,怒目而視道:「是你動了手腳?」

「不錯,你們身上中了定身蠱,如今動彈不得,我可以給你們解開,不過你們要答應我,不能再進大帳妨礙她救你夫君。」葉修澤若無其事地說道。

「你和她什麼關係,為什麼要幫她?」耶律燕憤怒道,葉修澤看向帥營的帳簾,有燭光影影綽綽地從縫隙中透出來,他似是下定了什麼決心,決然道:」你和秦王什麼關係,我和她就是什麼關係0

耶律燕還來不及驚訝,一旁的雲亦凡和耿青已經吃了一驚,耿青大怒道:「臭小子,你胡說什麼,顏姑娘是我們的王妃,她心心念念的只有殿下,你從哪裡冒出來的?」

葉修澤看向他,臉上帶著嘲諷地笑意:「是你們殿下一直派那個鷹來騷擾汐凝,汐凝早就不想理他了,這次若不是顧忌著往日的情意,她才不會來洛陽救他,她和你們殿下,在兩年前就一刀兩斷了。」

「你胡說1耿青氣得臉色鐵青,一旁的雲亦凡死死地看著葉修澤,沉聲道:「這位兄台,看得出來你不喜歡我們,也不喜歡我們殿下,但你何必說這些話來激怒我們,我從小看著汐凝長大,她是什麼樣的人我比你清楚。「

他的話讓葉修澤微微詫異,不過葉修澤很快冷靜下來,他微微笑道:「你們信與不信與我無關,反正我們只會在這裡停留三日,三日後她便隨我離開,至於三日後你們殿下是生是死,都與我們再無關係。」

「你……」耿青正要反駁他,被雲亦凡拉住,他看著耿青,搖頭輕聲道:「別與他做無謂的爭執了,汐凝還在為殿下治傷,一切等殿下脫離危險再說。」

耿青冷哼一聲,不再言語,倒是耶律燕看著這個男人,心中帶著希冀,若他說得都是真的,那往後,謝容華便不會再纏著顏汐凝了,那他就有可能喜歡上她了。

她冷靜下來,對葉修澤沉聲道:「你幫我解開吧,你放心,我不會再去妨礙她了,殿下是我的夫君,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早日脫離危險。」

謝容華背上的刀傷和其他地方的傷之前都被軍醫處理過,但在靠近心臟的地方,中的箭傷卻只剪短了箭柄,羽箭並沒有拔出。

軍醫見顏汐凝的目光盯著那箭頭,神色凝重,他低聲道:「顏姑娘,方才我們已讓殿下吐了體內的淤血,只是這箭太過靠近心臟,這一拔,恐怕會危及性命。「

「可若不拔,他便只能等死了。」顏汐凝沉聲道,在一旁的盒子中取出一把鑲金小刀,遞給軍醫道:「胡大夫,將小刀用酒噴了,以火燒紅后交給我。「

「顏姑娘,你……」軍醫遲疑道。

「我要為他取箭,你快去做吧。」顏汐凝沉聲道。

軍醫應聲去了,顏汐凝用銀針將謝容華的心脈一一護住,輕撫他昏睡的面容,柔聲道:「容華,你忍一忍,我馬上將箭幫你取出來。」

軍醫很快帶著處藍回來,顏汐凝將刀握在手中,仔細地觀察了箭尖刺入的位置,她深吸一口氣,對軍醫道:「一會兒我將傷口順勢切開,你便把箭拔出來。」

「姑娘,這傷離心口太近了,一不小心便會傷到心口的。」軍醫皺眉道。

「我知道,所以你動作一定要快。」她看了昏迷的謝容華一眼,要緊牙關,將箭傷處一點一點的切開,有血順著刀緩緩流出,她見到點了,沉聲道:「把箭拔出來。」

軍醫動作極快地將箭拔出,血瞬間濺到了顏汐凝臉上,謝容華悶哼一聲,劇痛讓他清醒了片刻,可只隱隱約約看到身邊一個女子的身影,他便又昏了過去。

顏汐凝極快地取過棉花蘸酒,將傷口消了毒,一手用棉花按壓著傷口,一手手指壓在靠近心口的動脈上,等了許久,那血才終於止住,等她將傷口包紮好,整個人已累得滿頭大汗。

她伸手探了謝容華的脈象,軍醫看著她凝重的臉色,急道:」顏姑娘,殿下還好吧。「

顏汐凝苦笑道:「還得看今明兩日能不能撐過去,他的脈象很虛,你放心,我會一直守著他的。」

他的話讓軍醫鬆了口氣,他想,只要她在,謝容華一定會平安的。

天亮了,大帳外的人一直沒走,雲亦凡勸了耿青幾次,他都不願離開回去休息,最後他也只能由他去了。

除了送吃的的人,別的人再也沒有進過大帳,顏汐凝也沒有出來過,他們不安焦急地等待著,午間的時候,謝靈禎帶著張玄策和秦洛從洛陽趕了回來,雲亦凡一見到他們,便皺眉道:「你們怎麼回來了?殿下說過,洛陽沒有攻下來前,你們都要在洛陽城外守著。」

張玄策安撫他道:「雲將軍放心,陳大已將獨孤及押到了洛陽城下,蘇宏茂見了獨孤及,已經答應歸降了,杜威和陳大還有太子殿下那幾位將軍都在,洛陽已是囊中之物,不會有事的,我們擔心殿下的安危,便先趕回來了,殿下如今情況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