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八十二章 救治陪伴(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二章 救治陪伴(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雲亦凡正要答他,軍醫忽然掀簾而出,對帳外的士兵吩咐道:「去打盆溫水來。」

他說完就要進去,張玄策疾步上前,叫住他道:「胡大人,殿下如今如何了?」

軍醫見是張玄策,對他行了一禮,臉色帶著些愁容道:「殿下的傷都處理過了,不過他還昏迷著,顏姑娘說還要看這兩日的情況。」

「顏姑娘?」張玄策吃驚道,「是顏汐凝顏姑娘嗎?」

軍醫點點頭,道:「顏姑娘一直在帳中為殿下療傷,從昨日到現在沒有離開殿下身邊半步。」

謝靈禎聞言疾步上前,驚喜道:「汐凝姐真的回來了嗎?她來了是不是不走了?」

「微臣也不知,微臣先進去了。」軍醫答著,回了帳中。

謝靈禎高興道:「汐凝姐來了,二哥一定不會有事的。」

葉修澤冷冷地看著這群把希望全部寄托在顏汐凝身上的人,雙拳握得死緊,他們這些人只想著顏汐凝能救謝容華,卻根本不知道,她為了救他,會經歷怎樣的痛苦。

秦洛感覺到葉修澤冷冽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走到耿青身邊小聲地問他:「耿將軍,這個人是誰,以前沒見過,是和顏姑娘一起來的嗎?」

耿青沒好氣地道:「是和顏姑娘一起的,至於他和顏姑娘是什麼關係,我們也等著殿下沒事了好好問問顏姑娘。」

秦洛被他的話一噎,心中劃過不安,不由地再往坐在大帳邊的葉修澤看去,他已經轉過了目光,頭低著看不清表情,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等在一旁的耶律燕猶豫了片刻,上前和謝靈禎張玄策打招呼:「靈禎,張先生1

謝靈禎冷冷的撇了她一眼,並不理會她,她想起方才他說到顏汐凝時興高采烈的樣子,嘴角溢出苦笑,難道,真的像雲亦凡說的那樣,她才是那個不該出現的外人嗎?

張玄策見耶律燕落寞的樣子,對她道:「我收到雲將軍的來信,聽說是公主帶了公主親衛及時趕到,才在千鈞一髮之際將殿下救了回來,公主對殿下的救命之恩,微臣感激不盡1

說著就要給她鞠禮,耶律燕慌忙將他攔住,搖頭苦笑道:「張先生何必跟我客氣,他是我的夫君,我去救他難道不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嗎?你何必這樣謝我1

張玄策笑了笑,道:「公主說得是1

耿青聽了他們的對話,原本是想反駁的,可看葉修澤坐在角落裡一聲不吭,一下子就負氣閉嘴了,當事人都不在乎,他在乎什麼,況且還沒弄清楚顏汐凝和這人的關係呢?

其餘的人聽了張玄策和耶律燕的話,神情皆有些尷尬,他們不喜歡她,但她又是把謝容華從戰場上救回來的人,要再給她臉色看似乎又不太好,一時都有些不知該如何做才好!

帳外的人心思各異,帳內的人卻一直提心弔膽,專心致志地守著謝容華!

軍醫進來和顏汐凝說了謝靈禎和張玄策過來了的事,顏汐凝點點頭,她用溫水浸了手帕,輕柔地為謝容華將臉上的冷汗擦乾,他的脈象如今時有時無,還沒有徹底穩定下來,讓她的心裡很不安。

軍醫看她疲憊的面容,勸道:「姑娘昨晚一直在為殿下處理傷口,又守了殿下一日一夜,不如先去休息一下,換我來替姑娘看著,有什麼異常我立即通知姑娘1

顏汐凝搖搖頭,痴痴地望著謝容華毫無血色的面容,喃喃道:「我不累,能守著他的日子,也不多了1

葉修澤的金針還插在她的身上,雖然那些劇毒被強制封在了體內,可她能感覺到,它們妄圖充開禁錮,流入她的四肢百骸,再過不久,她再不能這樣肆無忌憚地觸碰他了!

軍醫聽了她的話不明所以,只輕嘆了聲,道:「那我先去煎藥,姑娘有事隨時叫我1

「嗯1顏汐凝點點頭,她輕握著他的手,趴在床榻邊細細地看他,比起她離開的時候,他消瘦了些,整個人也變得更加凌厲,如今雖然重傷昏睡,身上卻仍舊存了幾分戾氣!

突然,謝容華的面色變得痛苦起來,顏汐凝一驚,她探了他的脈,脈象凌亂不堪,越來越弱,整個身體也開始發熱,她慌亂地按壓他的幾處大穴,為他下針,喊軍醫過來,二人一直忙到深夜,他生命的氣息卻越來越弱!

最後,顏汐凝終於支撐不住,抓著他奔潰地哭吼道:「謝容華,你給我撐下去,你說過讓我等你五年的,如今五年還沒有到,你要是就這樣走了,留下我一個人,那我……」

她狠聲道:「那我就徹底忘了你,找一個男人嫁了,和你斷得乾乾淨淨1

不知他是不是真的聽到了自己的話,在彌留之際,他突然一把死死地抓住她的手,聲音微不可聞道:「不要,不要離開我1

顏汐凝鼻尖一酸,淚水緩緩落下,她抽不開被他抓緊的那隻手,只好用另一隻手繼續為他控制傷情,她的聲音帶著哭腔,給他承諾著自己根本不可能實現的諾言:「謝容華,只要你好好的活下來,我就不會離開你,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1

她的話似乎有了效果,軍醫驚喜道:「姑娘,殿下身上的熱開始退了1

「嗯1顏汐凝破涕為笑,摸著他的脈象,原本趨近於無的脈搏漸漸又回來了,一點一點越來越有力的跳動,蒼白的面容上甚至有了點血色!

他們又處理了一陣,他的脈象終於平穩下來,呼吸也變得有了規律,二人相視一笑,顏汐凝抬手擦了擦滿頭的汗漬,對軍醫道:「胡大人,勞煩你重新煎了葯端過來1

軍醫笑道:「微臣這就去,辛苦顏姑娘了,微臣就知道,只要姑娘在,殿下什麼難關都能度過去的1

顏汐凝淡淡一笑,終是沒有說什麼,軍醫去煎藥后,她想將手從謝容華的手中抽出來,卻發現他在昏睡中依然將她的手死死地抓住,她越是抽,他握得越是緊,顏汐凝無可奈何,只得不再掙扎,她將頭枕在被他抓緊的手上,望著他的目光中溢滿悲傷,她和他,這次以後,恐怕都不會再見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