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八十三章 別前托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三章 別前托情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一早,軍醫出了大帳,對一早便等候在帳外的幾位將軍和耶律燕恭聲道:」各位將軍,王妃,殿下的脈象穩住了,已經渡過危險,好好調養,很快就可以醒過來了1

所有人的心都鬆了一口氣,張玄策上前道:「我們可以進去看看嗎?」

軍醫點點頭,對他們輕聲道:「殿下還沒醒,各位將軍就靜靜地看看殿下吧,不要吵到他1

「自然不會,多謝1張玄策說著,領著帳外的眾人輕手輕腳地走進了帥營,葉修澤也跟在他們後面進了大帳,濃重的血腥味和草藥的味道混雜在一起,充斥著整個大帳,顏汐凝跪坐在床榻邊,他們走近了,才發現她的一隻手一直被謝容華握著,耶律燕看著那扣緊的手,心中滿是酸楚,她才是他的王妃,為什麼他的夫君緊抓不放的,卻是另一個女人的手!

張玄策上前一步,看了謝容華沉睡的面容,雖然還沒醒,但看臉色便知道他如今已沒有生命危險了,他向顏汐凝鞠了一躬,恭敬道:「顏姑娘,許久不見,這次,多謝你出手相助。」

顏汐凝一直靜靜地看著謝容華,許久之後,才看向張玄策和帳內那些熟悉的面孔,淡淡笑道:」他已經沒事了,你們不必擔心,再過不久,他就會醒來的。「

眾人還來不及和她寒暄,葉修澤已大步走到她身邊,對她柔聲道:」汐凝,我們走吧。「

謝靈禎大驚道:「汐凝姐,你要走嗎?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二哥,二哥他很想你,他還沒醒過來見上你一面。」

顏汐凝看著死抓著自己的手片刻,抬頭對葉修澤道:「葉大哥,能不能再等等。」

葉修澤臉色一變,沉聲道:「你想等他醒來?」

顏汐凝搖搖頭,看向自從進來臉色便不太好看的耶律燕,低聲道:「你們能不能先出去,我想和秦王妃單獨聊聊。」

眾人怔然,不由將目光轉向耶律燕,耶律燕也有些驚訝,不知道她找自己要聊什麼。

耿青第一個反對道:「不行,就她之前對你的態度,不能讓你獨自和她在一起。」

顏汐凝看向耿青,道:」耿將軍,你若還把我當女主人,便聽我的話吧,她不會傷害我的。「

「我……」耿青憋了一肚子氣,雲亦凡拉著他,搖搖頭,對顏汐凝道:「汐凝,我們都在帳外,若有事你便喚我們。」

他說著,招呼了一干人等出去,張玄策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也跟著出了大帳,顏汐凝看向葉修澤,輕聲道:」葉大哥,你也出去吧,我辦完這最後一件事,便隨你離開。「

葉修澤看了她和耶律燕一眼,最後望向昏睡中的謝容華,低聲道:「你要快些,時間不多了。」

顏汐凝輕嗯一聲,等葉修澤走了,耶律燕才一步一步地走上前來,她看著謝容華緊握著顏汐凝的手,聲音帶著嫉恨道:「你將我留下來,是想讓我看看他有多愛你嗎?哪怕在昏迷中都要死抓著你不放。」

顏汐凝順著她的目光望向被謝容華抓著的手,輕嘆一聲,道:「耶律公主,我和他的緣份,從救命之恩開始,我希望,你和他的緣份,也可以從救命之恩開始。」

耶律燕不可置信地望著她,顫聲道:「你的意思是,你不會和我搶,你要把他讓給我?」

顏汐凝點點頭,看著她道:「我們雖然只見過一面,但我看得出來,你是真的很愛他。」

「那,那你呢?」耶律燕不解道:「我也可以看出來,你很喜歡他,為什麼願意把他讓給我?因為你和帳外那個男人成親了?」

」成親?「顏汐凝聽了她的話面露疑惑之色,耶律燕急道:」是帳外那個男人說的,說他和你的關係就是我和殿下的關係。「

「是嗎?」顏汐凝微微苦笑,道:「他這也是為了幫我才那樣說吧。「

她伸出自由的那隻手,遞到耶律燕跟前,問她道:「知道這手上為什麼傷痕纍纍嗎?「

耶律燕被她手上的傷嚇得後退一步,驚道:「你怎麼……「之前,她並沒有發現她手上有這麼多傷。

顏汐凝低垂著頭,靜靜道:「耶律公主,如果我還能活著,我怎麼樣也不會把他讓給你的。」她說著,抬頭看著耶律燕,語氣平靜得彷彿在說別人的事情:「可是,我身中劇毒,已經沒幾年可活了。」

「你說什麼?」耶律燕不敢置通道,「他們不是說你醫術很高嗎?你不能救你自己嗎?」

顏汐凝搖搖頭,看向謝容華,喃喃道:「已經無藥可救了,我和他,已經分開了快兩年了,而我,我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兩年可活,可我相信,只要我和他不再見面,時間長了,他總會忘了我的,忘了我,也好過眼睜睜看著我死,傷心難過來得好,他還那麼年輕,人生還有那麼長,還有那麼多抱負沒有實現,我不想成為他的牽絆。」

她說著,轉頭看向耶律燕,笑中帶著淚:「所以,我希望你可以代替我陪在他的身邊,只要你一直對他好,我想,總有一天,他也會愛上你的。」

耶律燕聽了她的話,不知怎的,就覺得有些酸楚,她要把謝容華讓給她,她應該高興的,可是看著顏汐凝的樣子,她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她望著她,輕聲道:「那你怎麼辦?」

顏汐凝微微一笑,道:「你也看到了,葉大哥會一直陪著我的。」她說著,取出銀針,不知扎了謝容華手上的哪個穴位,他的手便驟然鬆開,顏汐凝迅速握了耶律燕的手讓他抓住,耶律燕手腕一痛,看著顏汐凝驚道:「這是……」

顏汐凝緩緩站起身,望著謝容華抓著的白皙皓腕,輕聲道:「不要告訴他我曾來過這裡,在他身邊陪著他守著他的人,一直都是你,你放心,我會和張先生他們說清楚的,他們也會幫你保密。」

耶律燕知道,她這是真的要幫自己了,有了這份人情在,謝容華就算再不待見她,也不會再向以前那樣對她了,她眼睛一酸,低喃道:「謝謝!我之前不該那樣對你的。」

顏汐凝淡淡一笑,緩緩站起身,她伸出雙手輕撫謝容華的臉頰,從眼睛到鼻尖到嘴唇一一劃過,最後,她低下頭,在謝容華的唇上輕輕留下一吻,低語道:「永別了,我的愛人。」

耶律燕看她決絕地起身,頭也不回地往帳外走去,她望著她的背影高聲道:」顏汐凝,我一定會照顧好他的,也一定會比你更愛他的。「

顏汐凝的腳步一僵,她沒有回頭,淚水順著她的眼眶緩緩而出:「秦王妃,後會無期。」

她說完,大步出了大帳!

耶律燕怔仲片刻,不由將目光轉向謝容華握得死緊的手,他握得那麼緊,讓她的手腕襲來一陣一陣的痛意,也讓她的心中一片酸楚,她知道,握得越緊,代表他越在乎,只可惜,他在乎的那個人從來都不是自己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