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八十四章 痛不欲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四章 痛不欲生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剛出大帳,帳外侯著的人便都看向她,葉修澤望著她微紅的眼眶,心中一澀,快步上前輕聲道:「你的事辦完了嗎?」

顏汐凝點點頭,看向張玄策一行人道:「張先生,各位,如今你們都在,我想請你們答應我,不要告訴他我曾經來過,更不要讓他知道是我救的他,我要走了,就此拜別各位。「

她說完,對他們躬身行了一禮,剛起身,便被謝靈禎上前死死地抓住,他倔強道:「汐凝姐,你為什麼這麼做?二哥還沒有醒,我不能讓你走,明明是你救了他,為什麼要把功勞讓給旁人。」

顏汐凝看著眼前已是成年人模樣的謝靈禎,輕聲道:「靈禎,你已經是大人了,不要再像小時候那樣無理取鬧。」

「我沒有無理取鬧,我不喜歡那個耶律燕,我只要你做我二嫂,你不要走好不好,二哥見不到你會難過的。」謝靈禎哀求道。

「燕王殿下,不要求她了,人家有了新人,自然是巴不得把殿下那箇舊人推給旁人才好。」耿青憤恨地道,死死地瞪著顏汐凝。

顏汐凝心中一窒,驟然有強烈的痛楚從身體深處蔓延開來,葉修澤注意到她的不對,一把揮開謝靈禎,將她擁入懷中,聲音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急切:「汐凝1

眾人看著這一幕心中一驚,謝靈禎驟然明白過來耿青話中的意思,對葉修澤怒喝道:「你放開汐凝姐,你和她是什麼關係,誰准你這麼抱著她的。」

顏汐凝死死地揪著葉修澤的衣袖,強忍著痛楚看向耿青和謝靈禎,決然道:「耿將軍,你說得沒錯,我如今已經愛上了旁人,有了新的生活,救他不過是出於舊情,不想他就這樣死了,你們如果真感激我救他一命,就該答應我,幫我瞞著他,不要讓他再來打擾我的生活#「

「你胡說,我不信。」謝靈禎憤怒道,「你等二哥醒了,當面和他說清楚。」

「你二哥才剛剛緩過氣來,你想他剛醒來就被我氣死嗎?」顏汐凝冷笑道。

「你……」謝靈禎氣得說不出話來。

又一陣強烈的痛楚襲上來,顏汐凝知道,她已經沒有時間了,她痛得全身發抖,看向葉修澤,低聲道:「葉大哥,帶我走,現在就帶我走。」

「好。」葉修澤打橫抱起她,就要快步離開,卻被謝靈禎攔住了去路:「不準走。」

顏汐凝將頭埋入葉修澤懷中,排山倒海的痛意,讓她咬緊牙關強忍著,葉修澤看著謝靈禎,憤怒道:「你沒聽到她說的嗎?她和你二哥已經一刀兩斷了,你們也別再纏著我們不放,到時候真氣死你二哥,可沒人再費盡心力地救他。「

他的話音剛落,不知念了一句什麼,驟然和顏汐凝消失得無影無蹤,眾人大驚,一直旁觀不語的張玄策震驚道:「苗疆蠱術。」

「什麼?」謝靈禎正要問他,有士兵疾步來報:「燕王殿下,方才突然出現一人,抱著一位女子,搶了我們的馬跑了。」

「混蛋。」謝靈禎罵道,「給我準備一匹馬,我要把他們追回來。」他說著,快步跑了出去。

耿青氣得臉色鐵青,看著追出去的謝靈禎,忍不住罵了一聲娘。

雲亦凡握緊雙拳,看向耿青,沉聲道:「耿將軍,事情還沒有弄清楚,你先不要發火。」

「她都那樣說了,還有什麼不清楚的,殿下日日念著她,她卻這麼快就去找了別的男人,將殿下棄若敝屣,真沒想到,她竟然會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耿青氣急敗壞道。

「汐凝不是那樣的人。」雲亦梵谷聲辯解道:「她一定是有苦衷的,這幾日將軍也見了,是她日日夜夜守在殿下身邊,若不是對殿下有情,她如何會這樣做?」

「可她自己都承認了。」耿青鐵青著臉道。

「這其中一定有誤會。」雲亦凡說著,快步走到張玄策身邊,看向一臉沉思的張玄策道:「張先生,你方才說苗疆蠱術?」

「不錯,方才那男人應該是用了隱蠱,才讓我們一下看不見他們,能操縱隱蠱的人,他在族中的地位恐怕不低。」張玄策沉吟道。

「汐凝怎麼會和苗疆的人一起,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張玄策沉著眸,道:「殿下的身體才剛剛穩住,不能讓他受刺激,這件事先瞞著殿下,別讓他知道顏姑娘來過,我會暗中派人去尋他們的下落,將此事弄清楚。」他想起顏汐凝離開前反常的樣子,心中漸沉。

「汐凝,你忍祝」葉修澤望著懷中疼得滿頭大汗的女人,心疼萬分,他快馬加鞭地跑著,只想先找到一個合適的落腳之處。

顏汐凝突然一把推開他,從馬上滾了下去,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葉修澤驚慌地停下馬,飛身過去,正要抱起她,顏汐凝痛苦地屈著身體,顫聲道:「別過來,有毒。」

她知道,那些毒已經流向她的四肢百骸了,不能再讓他靠近她。

「汐凝1葉修澤眼眶通紅,雙拳握得死緊。

身體的痛意猶如有千萬種毒物在啃噬她的全身,似乎連呼吸都伴隨著疼痛,顏汐凝的雙手死死地扣入地面,因為太過用力,指甲蓋都被掀翻開來,頓時鮮血淋漓,最後,她實在是忍不住了,凄厲地大叫了一聲,張嘴死死地咬住自己的手臂,在地上不住的翻滾著,讓那些尖銳的沙石劃過肌膚,妄圖以外界的疼痛來對抗體內難以忍受的痛楚。

葉修澤看著在地上翻滾著,衣裳被血漬完全染紅的人,心如刀割,他後悔了,他為什麼要答應她,為什麼要為她實行金針逆轉大法,為什麼不能代替她,承受這些痛。

顏汐凝不知道那些痛多久才能結束,只覺得自己好像已生在了地獄中一般,再看不到生路,她不知道過了多久,只隱約記得似乎咬下了手臂好幾塊肉,最後還是沒能忍到痛楚結束,疼昏了過去。

「汐凝1葉修澤大步上前,望著她滿是血漬塵土,昏迷不醒的臉,脫下衣裳小心翼翼地蓋在她的身上,輕柔地將她抱起,她的身上還在不住地流血,儘管昏過去了,可體內的疼痛並沒有結束,她的身體不住地發抖,葉修澤哽咽道:「我帶你離開,很快就沒事了。」

他抱著她,一步一步蹣跚著往遠處走去,雖然隔著一層衣物,那些毒還是多少沾染到了他的身上,可是沒關係,他不會讓自己死的,他還要照顧她,比起她的痛苦,這點毒根本就算不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