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八十五章 悵然若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五章 悵然若失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接近傍晚時分了,他的頭昏昏沉沉的,朦朧中似乎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她回來了,一直陪著自己,還告訴他,只要他醒過來,她就不再離開了。

他的手動了動,發現自己的手握著什麼,掌心中傳來溫熱的肌膚觸感,他眼中閃過狂喜,可當看清自己抓住的人時,那狂喜一點點涼了下去,最後歸於沉寂,鬆開了握著她手腕的手。

他剛醒,一直守著他的耶律燕就發現了,自然看到了他見到自己時目光中的變化,她的心中微澀,將被他握得發痛的手腕背到身後,對他柔聲笑道:「你醒了,想不想喝水,或者吃點東西,你昏迷了三天了。」

謝容華望著她良久,面無表情地開口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耶律燕垂下目光,低聲道:「我知道你有危險,便和父皇請了旨,領了公主親衛來幫忙。」

謝容華一怔,神情落寞道:」這麼說,是你的人將我從戰場上救回來的?「

耶律燕在身後抓緊雙手,默認了下來,謝容華低嘆一聲,道:「你先出去吧,我再睡一會兒。」

「可,可胡大夫說了,殿下已經昏迷了三日,醒了以後必須要吃點東西。」耶律燕躊躇道。

謝容華沉默良久,看她小心翼翼地望著自己的樣子,想到她畢竟救了自己,也不好太給她臉色看,他微微點頭,聲音微弱道:「那你幫我端點粥來吧1

「好1耶律燕的臉上露出笑容,興高采烈地出去了,她走了以後,謝容華緩緩抬起之前握著耶律燕手腕的那隻手,眼神中帶著脆弱與迷茫。

夢中,他抓住的人明明是她,為什麼醒來,卻是另一個女人,他的嘴角溢出苦澀的笑容,望著寂靜無聲的大帳,只覺得醒了還不如不醒來得好,至少夢裡,她一直陪著他,還說永遠都不會離開他了。

張玄策和軍醫一起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謝容華萬念俱灰的神情,他讓軍醫趕緊上前去為謝容華把脈,軍醫點點頭,上前為謝容華檢查了身體,笑道:「殿下如今的脈象已經平穩,人也醒了,身體受傷的地方雖多,但只要好好將養一兩月,便能復原的。」

謝容華在他的攙扶下艱難地坐起來,望著他道:」這幾日都是你為我治傷的?沒有旁人?「

軍醫一愣,看張玄策目光掃了自己一眼,收斂神色答道:「王妃帶殿下回軍營以後,微臣便一直在殿下身邊隨身醫治著,王妃也一直陪在殿下身邊。」

「是嗎?」他苦笑著搖頭,明明已經知道沒有她了,他何必一次次的確認,就因為耶律燕一直陪在他身邊,他才會誤將她當做她死抓著不放嗎?

他們正說著話,耶律燕端了一碗熱氣騰騰的白粥進來,回到謝容華身邊,笑道:」殿下,先吃點東西吧。「

她說著就要喂他,謝容華卻不著痕地躲開,他以眼神示意軍醫,軍醫慌忙上前接過,對耶律燕道:「王妃,這樣的事還是讓微臣來吧。」

耶律燕抿著唇,看軍醫在那邊小心地喂他喝粥,心情鬱結,他對她雖然不像以前那樣冷淡了,可還是將她隔絕在他的世界之外,她在心中苦澀地問道,顏汐凝,我的努力真的會有用嗎?

謝容華喝了粥,對軍醫和耶律燕說道:「你們先退下吧,本王有事要單獨和張先生聊。」

軍醫皺眉道:「殿下才剛醒,要愛惜身體。」

「本王明白,你們先下去吧。」謝容華輕聲道。

耶律燕戀戀不捨地隨著軍醫離開,在轉身的那刻,聽到身後響起謝容華輕柔的聲音:「耶律燕,謝謝你救了我。」

她的眼眶一熱,只覺得心中的抑鬱煙消雲散,她回頭,對他笑道:「這是我該做的,殿下注意身體,我在外面侯著,有什麼事情隨時喚我。」

等營帳內只剩了謝容華和張玄策后,謝容華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他看著張玄策,問道:「張先生,本王昏迷的這幾日,洛陽的形勢如何?我記得那日我和耿青被獨孤湛的軍隊包圍,耿青還好嗎?」

」洛陽已經投降了,不過蘇宏茂趁亂逃跑了,我軍的人馬正在洛陽附近搜尋他,如今燕王在洛陽主持大局,殿下安心調養身體便好,至於耿將軍……「張玄策目光一斂,想到他死活不願意與他們一起欺騙謝容華,微微嘆息道:」他的傷勢也不輕,如今在帳中休息,恐怕還要調養一段日子才能向殿下復命。「

「那便讓他好好養著吧,若不是他,也不知我還有沒有命回來。」謝容華淡笑道,神情漸漸變得疲憊起來,對他揮了揮手,輕聲道:「你先下去吧,讓胡大夫進來。」

「那秦王妃……」

「她既然照顧了本王那麼多日子,想必也很累了,讓她休息吧,不必再來照顧本王了。」

「是。」張玄策恭敬地退下,出了大帳,他向帳外等著的兩人傳達了謝容華的話,見耶律燕難過的表情,沉吟道:「王妃,臣有一個問題想請教王妃,能否借一步說話。」

耶律燕點點頭,隨他走入無人的角落中,張玄策望著她,直言道:「王妃,那日在帥營中,顏姑娘單獨和你談了什麼?」

耶律燕臉色一變,將目光別向遠處,搖頭道:「沒說什麼?」

張玄策眉頭一皺,沉聲道:「臣知道王妃想得到殿下的心,可若王妃一直瞞著,就不怕臣在殿下面前拆穿王妃嗎?」

「你不能……」耶律燕驚道,她遲疑了許久,終於緩緩說道:「是她自己要將殿下讓給我的,你不要讓殿下知道,她,她身染劇毒,已經活不了多久了。」

「什麼?」張玄策臉色大變,想起來她走的時候那些反常的行為,一下便想通了,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她不願再見謝容華,是不想他看著她死吧。

「你不要告訴殿下這件事,如果殿下知道了,一定會去找她的,先生也知道如今殿下的處境,若去找她,一定會著了旁人的道的。」耶律燕急聲道。

張玄策看著她,無奈一笑,緩緩道:「王妃看得倒是透徹,王妃放心,我不會讓殿下深入險境的,顏姑娘身染劇毒,時日不久這件事,希望只有你知我知,不要告訴第三個人,往後我也會多幫稱著王妃,讓王妃能與殿下多多相處,至於別的,就要靠王妃自己了。」

耶律燕明白了他的意思,怔然道:「我會的,謝謝張先生。」

張玄策望向大帳的方向,神情複雜難辨,他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對不對,可如今,這卻是唯一的辦法,謝容華將顏汐凝看得太重,對他來說,終歸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