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八十六章 再遇柳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 再遇柳絮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顏汐凝醒過來的時候,置身於一處山洞中,她的身體已經完全沒有痛意了,若不是身上的血跡和雙手面目全非的樣子,她幾乎要以為之前那煉獄般的痛楚只是一場噩夢,她的嘴角溢出苦笑,之前那樣痛的時候,有一瞬間她真以為自己會痛死過去,可如今醒來,卻發現一切不過如此。

她站起身來,高聲喚道:「葉大哥1

空蕩的山洞中只有自己的迴音,她臉色一變,自己會在這裡,只有可能是葉修澤帶她過來的,他不會出事吧?

顏汐凝急急地往洞外跑,剛出洞口,便見洞邊倚著一個人,她正要鬆口氣,卻驟然發現他青紫的臉色,顏汐凝臉色大變,她蹲下身不住地高聲喚他:「葉大哥1

他沒有醒過來,顏汐凝慌張起來,她不會把他害死了吧,她不敢碰他,走到不遠處的樹林中折斷了一根樹枝,迴轉身來用樹枝輕輕戳他:「葉大哥1

喚了無數聲后,葉修澤總算緩緩醒轉過來,他看顏汐凝一臉擔憂的樣子,嘴角溢出微弱的笑容:「你還好吧1

「我沒事,你是不是中毒了,我要怎麼樣才能救你?」她的聲音中帶著哭腔,臉上全是慌亂之色。

葉修澤強撐起精神來,取出隨身攜帶的金針,快速地扎在了身體的幾處大穴之上,他的臉色漸漸好轉過來,體力也漸漸恢復了些。

「你……」顏汐凝大驚,他剛剛的做法,在幾天前也對自己做過,她自然不會認錯。

「沒事,只要在三日內找到解藥就好。」葉修澤笑著安撫她,原本安置好她后,他就要去尋找解藥的,可惜卻沒能撐過去。

顏汐凝吸了口氣,堅定道:「我一定會為你找到解藥的。」

葉修澤點點頭,看她的手臂還在流血,驚道:「汐凝,你的傷口還在流血。」

顏汐凝一怔,看向自己的手臂,才發現去樹林折樹枝的時候,傷口被樹枝劃開再次流血了,那傷口本來就深可見骨,此時再流血,看著異常嚇人,可是她卻一點痛意都沒有,她想了想,將手背在地上用力一擦,表皮破開,鮮血一下子涌了出來。

葉修澤大驚失色,厲聲道:「你做什麼?」

「葉大哥1顏汐凝怔怔地看著他,低喃道:「不會痛了1

「不會痛?」葉修澤詫異道。

顏汐凝笑了起來,笑容中隱有淚光:「一點痛都感覺不到了,大長老說過,要用毒物完全毀掉我的身體,讓它不再有知覺,我之前每日煨毒,可它還是會有多多少少的痛意,如今一點痛都沒有了,我以後是不是不用再煨毒了。」

「汐凝……」

「看來,金針逆轉*對我來說,也不是全無好處。「她擦了淚,站起身來,對葉修澤道,」葉大哥,你自己能走嗎?我們去崤山,從小我爹便帶我在那一帶採藥,我上山為你找解藥。」

葉修澤點點頭,扶著牆壁慢慢地站了起來,對顏汐凝輕聲囑咐道:「汐凝,雖然你感覺不到痛了,可身上的傷也需要醫治,不能讓他們一直流血。」

「我明白的。」顏汐凝笑笑,高興道:「以後都不會痛了,真好。」

她這樣說,卻讓葉修澤難過地想落下淚來,一輪一輪的折磨過後,她的身體終於和正常人完全不一樣了,身體沒了知覺,她再不能進行金針逆轉*來做傻事了,可也預示著,她離離開,又近了一步。

顏汐凝在洛陽一帶生活了近十年,對崤山一帶更是熟悉,她領著葉修澤避開官道,從小路走上崤山,眼前的景色越來越熟悉,她一邊走著,一邊和葉修澤說著自己以前和顏豐在山上採藥的情形,臉上是顯而易見的幸福快樂。

葉修澤已經很久沒有見她這麼快樂過了,他放慢了腳步,只想將她這短暫的快樂留得更久一些。

他們一路走著,葉修澤卻突然變了神色,顏汐凝看他的臉色,疑惑道:「怎麼了?」

「汐凝,你看那邊?」葉修澤指著不遠處道。

顏汐凝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只見遠處一棵大樹上,掛著一根白綾,一個絕色傾城的女子,正將頭深入那白綾之中!

「等一下0顏汐凝驚呼一聲,那女子卻已經將頭伸了進去,踢開了腳下的灌木。

她疾步跑上前,想將掙扎在白綾間的女子救下來,可想到自己全身的毒,又退了回去,她看向葉修澤,急聲道:」葉大哥,快救她。「

葉修澤快步上前,抽出腰間的小刀,射向掛在樹上的白綾,刺啦一聲,白綾應聲而斷,那女子如斷線的風箏般掉了下來,葉修澤快步上前,接住了她。

顏汐凝上前看著葉修澤懷中的女子,她已經昏過去了,蒼白的臉上不施粉黛,卻難掩她的絕色姿容,一身衣裳質地華貴,一看便不是普通人家的女人,顏汐凝盯著那臉,只覺得似曾相識,卻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她。

「姑娘,你醒醒1葉修澤搖著她,不住地呼喚下,那女子終於漸漸醒轉過來,一雙猶如小鹿般可憐的眼眸望著救下她的男子,很快便掙紮起來:「你為何要救我?」

葉修澤制住她,沉聲道:「姑娘,你還那麼年輕,有什麼事想不開要尋短見?」

顏汐凝看到她楚楚可憐的眼眸,終於想起了在哪裡見過她,她不確定地問道:「你是柳絮嗎?」

柳絮聞言看向顏汐凝,雙眼儘是不可置信,她掙開葉修澤爬起身來,走到顏汐凝跟前,顫聲道:「你是顏姑娘?」

眼前的女子一身青衣,面色蒼白,露在外面的肌膚纏滿了布帶,有隱隱的血跡透出來,一看便身受重傷,可她的表情平靜,似乎那些傷對她的影響並不大,曾經對她好過的人很少,眼前的女子,是其中一個,所以她一直都記得她的名字,顏汐凝。

葉修澤驚詫地看向顏汐凝:」你認識她?「

「算認識吧,曾經有過一面之緣。」顏汐凝淡笑道,「柳小姐,可否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你為何會在這裡,為何要自尋短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