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八十八章 聞笛起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八章 聞笛起舞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在整個長安城都為秦王能一舉攻下夏軍和榮軍感到震驚和興奮的時候,唯獨東宮一片壓抑。

東宮長史馬殷望著謝蘊之陰鬱的神色,勸慰道:「臣聽聞,秦王提出以一敵二時,王大人亦是同意的,往後論起軍功,王大人那也是……」

他的話還沒說完,謝蘊之已將手中的摺子砸向他,嚇得他一驚之下跪了下來。

「你想說他是東宮的人,所以東宮也有功勞對吧?可那點功勞能比得過一軍統帥嗎?更不用說這次行動,他差點丟了性命,你知道父皇知道他重傷時有多心疼嗎?他甚至和本宮提議若他戰死沙場,便追封為太子。」謝蘊之氣憤地道,「可惜他沒死成,父皇也沒能封他為太子,但你看看,這是父皇打算給他的封賞,這麼多官職壓下來,本宮這個太子,在朝廷中還有何威望可言,指不定父皇哪一日就將本宮廢了,把這太子之位也送給他。」

馬殷撿起地上的摺子,當看到太尉領司徒尚書令陝東道大行台雍州牧涼州總管左右武候大將軍上柱國秦王這一長串官職頭銜時,冷汗涔涔,這個封賞下來,秦王從中央到地方,從軍事到行政,權力之大,不要說太子,就算是當今陛下,恐怕都要忌憚他三分,這樣的大權,指不定那一日就將太子逼下馬了。

馬殷合上摺子,認真思索片刻,對謝蘊之深鞠一躬,沉聲道:「殿下,微臣聽說,秦王殿下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是身受重傷,他在洛陽一戰,雖然抓到了獨孤及和蘇宏茂,但仍有不少在逃跑中的將領,若這些將領細細謀划,伺機報復刺殺秦王,以秦王如今重傷的身體,丟掉性命那也不是不無可能,只要秦王不能活著回到長安,那就算陛下給他再多的官職,甚至要將太子之位給他,他一個死人,又能有什麼作用。」

謝蘊之一怔,驚道:「你的意思是……」他皺眉道:」但他畢竟是本宮弟弟,本宮如今雖然與他有隔閡,但還沒到要至他於死地的地步。「

馬殷叩拜道:「殿下,歷來奪嫡之爭,都是你死我活,若讓秦王殿下安然返回長安,他日若他得勢,殿下難道以為他會放過殿下嗎?如今天下已定,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請殿下三思,不要心存婦人之仁。」

謝蘊之神色一緊,他擺手道:「你先下去吧,你的話,本宮會考慮的。」

「請殿下儘早做決斷,若秦王身體恢復,再想對付他,便沒那麼容易了。」馬殷懇切道。

「本宮明白了,你先下去1謝蘊之沉聲道,他自小看著謝容華長大,一下子實在下不了這個決心。

馬殷退下后,謝蘊之一個人坐在書房中沉思了良久,突然有內侍敲門道:」殿下,蜀王殿下應召回京,來東宮拜訪殿下。「

謝蘊之精神一震,高聲道:「讓他進來吧1

顏汐凝和葉修澤三人在崤山一呆便呆了十日,因為她全身帶毒,白日里都是葉修澤陪著她一起去尋草藥,柳絮則是去撿一些野果回來,尋完草藥后,葉修澤也會順便獵一些獵物回來,他和柳絮負責熬藥和處理食物,顏汐凝則是做一些撿柴生火的活計,三人配合默契,避開外面的戰火,在崤山這一方天地中竟有了幾分世外桃源的感覺。

每日晚飯後,顏汐凝都會走到洞外,坐在一塊大石上,吹奏竹笛,柳絮一連聽了好幾日,對旋律已銘記於心,這一日,當顏汐凝再次吹響竹笛的時候,她忍不住隨著笛音,在月下翩翩起舞。

她的人長得極美,舞也跳得極好,在月下的樹林中身姿搖曳,猶如九天而下的仙女,顏汐凝嘴角含笑地吹著竹笛,原本凄涼哀婉的笛音,因著她的舞姿,也多了些許超然的韻味,葉修澤望著配合默契的兩個女子,只覺得這是他此生見過最美的畫面。

一曲既罷,顏汐凝收回竹笛,對柳絮笑道:「你舞跳得真好,我這半吊子的吹奏水平,倒是配不上你曼妙的舞姿了。」

她的誇獎卻沒能讓柳絮高興起來,柳絮走回她的身邊,神情中有些落寞道:「舞跳得好有什麼用,都是下三流的東西,我娘的舞姿芳華絕代,也不過就是一個被人唾棄的舞姬。」

顏汐凝沒想到她的誇獎會引起她的傷心往事,她低聲道:「柳絮,你不要因為自己的出身,便看低自己,一個人只有不妄自菲薄,別人才不會看輕你。」

她望向天際的明月,輕聲道:「我們雖然沒有好的出身,但我們做人堂堂正正,認認真真地活著,憑什麼要低人一等。」

柳絮看向她的側臉,只覺得內心受了莫大的鼓舞,她望著她,笑道:「顏姐姐,我要是早些和你有深交就好了。」她說的這些,從前從沒有人和她說過,如今,她是真的覺得自己並沒有什麼不如旁人的地方,就像她說的,她從來都沒有做過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憑什麼就要在別人面前自卑呢。

「兩位姑娘,夜深露重,兩位還是早些休息吧,明日我們便要啟程去洛陽了。」葉修澤在她們身後含笑道。

「顏姐姐,我們進洞歇息吧。」柳絮點頭道。

「你們先休息吧,我想一個人再呆一會兒。」顏汐凝淡淡一笑,將目光望向遠處。

柳絮應聲離開了,葉修澤卻並不走,他站在她身後,望著顏汐凝的背影沉聲道:「汐凝,你每晚都坐在這裡,這裡對你來說,是不是很特殊,我記得你剛進這個山洞的時候,神思恍惚,你說你想起了一些往事,那些往事,是不是和他有關?」

顏汐凝一怔,詫異地望向他,沒想到他竟然猜到了,她轉過頭,望著遠方,聲音似乎從遙遠的天邊飄散過來:「那時候,我和他就是坐在這裡,我們說了很多話,他見我衣裳單薄,便握了我的手,以內力為我驅寒,他不知道,他無意的一個舉動,卻將那些暖意刻進我的心底,讓我再也忘不了……」

那些遙遠的記憶,在她輕柔的話語中對他娓娓道來,那一刻,葉修澤終於明白,這一生,她的心裡都只會有那個男人,她再也不會讓別人走進她的心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