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九十章 誰的執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章 誰的執念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柳絮不安地跟在他們身後,他們並沒有排隊,而是走另一邊專為官兵準備的出入口,柳絮路過的時候,慌得閉上了眼睛,當她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已經通過了他們,她回頭望去,見守衛的那兩個士兵仍然神情嚴肅地望向前方。

她走到顏汐凝身邊,驚道:「顏姐姐,這個好神奇啊,還有之前在崤山下面的時候,你也是用的蠱術嗎?你真厲害,既會醫術又會蠱術。」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神色卻落寞下來,她握緊雙手,苦笑道:「我情願不會蠱術1

「我們走吧,隱蠱支撐的時間很短,呆在這裡,難免引起別人注意1葉修澤提醒道,顏汐凝點點頭,三人快步離開,往城內走去!

為了避免遇上認識的人,顏汐凝和柳絮都帶上了帷帽,戰亂方歇,道路上行人寥寥,一隊隊兵馬從他們兩邊疾馳而去,路過時都不禁看了顏汐凝和柳絮一眼!

城中百姓本來就少,而女子更是幾乎見不著,像她和柳絮這樣的,一眼便能引人注意!

不過好在魏軍向來軍紀嚴明,那些士兵除了打量她們,並沒有別的出格舉動!

離開建春門,顏汐凝很快便帶他們到了王家的別苑,青嵐小築!

因為荒廢許久,這裡雜草叢生,那牌匾上的字跡都已剝落,大門被一把鐵跡斑斑的大鎖鎖著,顏汐凝望著那鎖,沉吟良久,看向葉修澤問道:「葉大哥,這鎖你能弄開嗎?」

葉修澤詫異道:「你要住在這裡?」

顏汐凝點點頭:「洛陽的客棧如今怕全都關門了,這裡是王家的別苑,曾經王承志就是在這裡養病的,我也住了一段日子,對這裡還算熟悉,看這別苑的樣子,怕是很久都沒人來過了,這裡地勢偏僻,人煙寥寥,不如我們就在這裡借住兩日,你們覺得如何?」

「王家別苑?」柳絮抬頭望著那牌匾,目光中染上了几絲愁緒,「我嫁進王家這麼久,竟不知這裡還有一處別院1

顏汐凝知道她心裡難受,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她,葉修澤正要上前用內力震斷鎖鏈,卻突然出現了一隊士兵將他們圍住了,葉修澤沉著臉望向他們,沉聲道:「你們要做什麼?」

「該我問你,到青嵐小築做什麼才是?想趁著戰亂偷東西嗎?」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衛川從那群人背後慢慢走出來,看了顏汐凝和柳絮一眼,喝道:「你們兩個把帷帽取下,看你們三人鬼鬼祟祟的樣子,一定有問題。」

葉修澤目光一沉,就要動手,顏汐凝卻止住了他,她掀開帷帽的帽簾,笑道:「多年不見,衛大人如今也是威風八面了,連我都要抓嗎?」

衛川先是一驚,然後是一喜,高聲道:「汐凝,你怎麼會來了洛陽?」

「我本就是這裡的人,難道不能來嗎?」顏汐凝淡笑道!

「不是1衛川急忙否認,對圍著他們的人大聲道:「你們先散去吧,去看看有沒有其他新入城的陌生女子,這裡用不著了。」

那些士兵散去了,他才不好意思地上前,撓頭對著顏汐凝身後的柳絮和葉修澤道:「對不住二位,沒想到你們是汐凝的朋友,方才誤會了。」

柳絮緊抿著唇,雙手絞著,並不敢出聲,只怕一不小心就被衛川給認出來。

他看著顏汐凝和柳絮的帷帽,不解道:「既然來了洛陽,為何要帶著帷帽。」

顏汐凝苦笑道:「來辦私事,可這洛陽城中的熟人太多,我並不想和他們打照面。」

衛川一下子就想起來了她和秦王之間的事,以她以前的身份,秦王的下屬自然是認得她的,她既然這樣裝扮,想必是不想被秦王的人認出,惹來麻煩吧!

「對了,方才我聽你說讓手下去查看陌生女子是怎麼回事?」顏汐凝出聲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衛川聽到她提起這個,頓時苦了臉:「這是為了找夫人啊,我們從攻下洛陽開始,公子便瘋了一樣找夫人,可他不過是一個參軍,能調動的人手極其有限,雖然和各位將軍打了招呼,他們也答應幫忙了,但如今還有一大堆逃亡的夏軍榮軍在搜捕,他們哪顧得了這麼多,真能盡心儘力找到,也就公子手下的那幾十號人0

顏汐凝聽了他的話,不動聲色地看了柳絮一眼,問衛川道:「柳絮的事,你還沒跟王承志說清楚嗎?」

衛川聽了她的話,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如今,公子什麼都知道了,抓到蘇宏茂的那日,他向蘇宏茂逼問夫人的下落,蘇宏茂一口咬定夫人已經死了,公子對他怨恨至極,私自對他用了刑,若不是崔將軍拉住公子,他差點就將蘇宏茂弄死了0

顏汐凝一怔,沒想到王承志一個文弱的人,竟然也會被逼成這樣,蘇宏茂是夏國的國君,他的死罪,必須要押回京城由謝雲親自定的,若王承志因為私怨殺了他,自己恐怕也難逃責罰。

「既然如此,你為何還在洛陽四處尋人?」顏汐凝沉吟良久后,緩緩問道。

「那次之後,公子便好像魔怔了一般,他不信夫人死了,說就算死了,那也要找到她的屍首才作數,他畫了畫像,然後便讓我們在洛陽城中和洛陽城附近對比著畫像四處搜尋陌生女子,只要相像的,都帶到望江樓親自給他過目,確定不是夫人了才放她們離開,今日我也是聽巡視的將士們說你們可疑,才追過來想看看你們的樣子的。」衛川答著,聲音中滿是愁緒!

顏汐凝看向柳絮,挑眉答道:「那你想見見我這個妹妹的樣子嗎?」

原本沉浸在悲痛中的柳絮聽了她的話,心中一慌,好在衛川立馬就擺手了:「既然是汐凝你的朋友,又怎麼會是我家夫人,方才是我多有得罪了1

柳絮心中不由鬆了口氣,可心底深處又湧起了莫名的失落感!

「汐凝,公子如今的做法已經讓燕王殿下和各位將軍很是不滿了,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被他們在秦王殿下面前參上一本的,你去幫我勸勸他吧1秦洛躊躇片刻,遲疑道。

顏汐凝苦笑著搖頭,低嘆道:「你跟著他這麼多年,你都勸不住,我又如何能勸住,也許現在能勸住他的,只有柳絮了1

「說得也是1衛川懊惱道:「那我繼續去找人了,這青嵐小築,你想住便住吧,不會有什麼人找過來的1

「多謝1顏汐凝淡淡一笑。

「我們是朋友,你別這麼見外,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我見過你的1衛川一臉誠懇地保證道,聽顏汐凝輕嗯了一聲,方對他們三人抱拳,告辭離開!

等衛川走遠了,顏汐凝看向柳絮,輕聲問道:「你想回去嗎?」

「我,我不知道1

柳絮的面容掩在白紗之後,看不見表情,但她的聲音帶著些壓抑哽咽,想必方才她和衛川的對話,在她的心裡還是掀起了一陣漣漪!

顏汐凝知道她是怕王承志嫌棄她,她低嘆一聲,道:「你放心,在你沒有真正想通之前,我是不會把你交給他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