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九十一章 誰的執念(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一章 誰的執念(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龍翔宮永寧殿內,耶律燕一臉蒼白地躺在床榻上,太醫圍著她焦急地忙碌著,殿中的氣氛帶著濃郁的嚴肅與凝重。

謝容華坐在床邊,凝神望著床榻上的女子,他的手被她緊緊抓在手中,他想抽回來,意識不清的耶律燕便立馬抓住,低喃道:「不要,不要走1

謝容華眉頭一皺,看她神色痛苦的樣子,也只好任她抓著。

過了許久,太醫取出箭頭,為耶律燕止血包紮后,方才將托盤中的羽箭呈到謝容華面前,恭敬地道:「殿下,王妃中的箭雖然是射到了肩胛處,但箭尖裝了倒刺,使得傷口流血不止,如今我等將箭頭取出,再為王妃上了葯,那血才算止住了,請殿下過目。」

謝容華拿起那箭頭細細地打量,嘴角溢出冷笑,那些人看來是真想不動聲色地置他於死地了,明知他重傷未愈,失血過多還專門準備了這樣的大禮給他,這次若不是耶律燕替他擋著,這箭不管射中他身上哪裡,等他到了洛陽,恐怕都流血過多而亡了。

「殿下,雲將軍求見。」內侍在外恭聲道。

「知道了1謝容華輕應一聲,站起身來。

耶律燕的意識已經漸漸回籠,看他要走,抓著他的手哀求道:」殿下,你能不能陪著我。「

謝容華柔聲安撫她道:「太醫和宮女會一直在這裡照顧你的,你好好休息,我明日再來看你。」

他說著,決然地抽出了手,耶律燕看他大步離開的背影,眼角漸漸溢出淚來。

謝容華,如果今天替你擋箭的是她,你還會這樣輕易地離開嗎?

雲亦凡看謝容華出來,疾步上前道:「殿下1

「抓到活口了嗎?」

「末將無能,他們見失敗以後便服毒自盡了。」雲亦凡慚愧道。

謝容華並不意外,他輕聲道:「查到了些什麼?」

「檢查了他們身上所有的武器裝備,皆為夏國將士之物。」雲亦凡沉聲道。

謝容華點點頭,看向雲亦凡,沉聲道:」既然如此,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0

雲亦凡聽了他的話,面上一急:「殿下,此事你不覺得蹊蹺嗎?他們的東西雖然都是夏國的,但為何會一失敗便服毒自盡,這不合常理。」

「雲將軍,本王說了,到此為止,你就當做刺殺的人是夏國逃將就行了,不必再深究了。」謝容華沉著臉道。

雲亦凡一下子明白過來,他並不想將事情鬧大,收斂了神色,恭敬道:「末將遵命。」

謝容華突然用手捂著胸口,難耐地咳嗽起來,雲亦凡大驚,上前扶住他,急聲道:「殿下0

「本王沒事1他緩過勁來,看向雲亦凡,笑道:」你去幫本王告訴王承志一聲,本王身體不適,要借他的青嵐小築養傷。「

「是,末將這就去辦1雲亦凡喚了宮人來照顧謝容華,快步退了下去。

望江樓曾經是洛陽城中有名的酒樓,但自從洛陽戰事爆發以後,這裡也漸漸荒蕪下來,此刻已近黃昏,望江樓中一片酒氣與女子哭哭啼啼的聲音。

喝得醉眼朦朧的王承志望著那些女子,一個一個看過去,指著她們大笑道:「你不是她,你不是她,你也不是她。」

「公子1衛川在一旁擔心的看著王承志。

指完最後一個,他突然一把摔了手中的酒罈,大怒道:「你們都不是她,都給我滾。」

那些女子見他兇惡的樣子,嚇得大哭起來,衛川上前安撫道:「各位姑娘,實在對不住,你們快走吧1

那些女子如蒙大赦,慌亂地快步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馮毅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象,望著爛醉如泥的王承志,他搖著他的肩膀大怒道:」王承志,你要這樣到什麼時候?你說說,從攻下洛陽以後,你都做了些什麼,明明你對洛陽是最熟悉的,如今卻讓謝靈禎那毛頭小子接管了洛陽,你呢,不是到處找人,就是喝的酩酊大醉,你這樣子,對得起太子殿下的信任嗎?「

「馮將軍,你別怪我家公子,他也是太過思念夫人……」秦洛見此情形,急忙上前勸道。

「我呸,什麼夫人,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口中的夫人不就是蘇宏茂的貴妃嗎?王承志,你就那麼想撿蘇宏茂的破鞋穿?」馮毅打斷他,輕蔑道。

他話音剛落,臉上便挨了王承志一拳,王承志雖然不是武夫,但這一拳用了全力,還是將他打得後退了一步。

馮毅捂著臉,不可思議地望著王承志,驚道:「你敢打我?」

王承志冷冷地看著他,目光中帶著殺意:「收回你剛才的話?」

「什麼話?」馮毅怒道,想起方才說的,他冷笑道:「你不想聽是吧,那我還偏要說,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過了,就你還心心念念著她,舞姬的女兒天生就帶了放蕩的骨血,若是大家出來的女子,遇到這種事情早就殉節了,她還好意思去當貴妃……」

「我今天打死你1王承志雙目發紅,上前和他扭打了起來。

可馮毅是將軍,哪裡是他一個文弱書生能打贏的,馮毅一掌擊去,便將他打飛在地,王承志一口便吐了鮮血出來。

「公子1衛川大驚著跑過去扶著他,對馮毅怒道:「馮將軍,你太過分了,侮辱我家夫人在先,如今又打傷了我家公子,你想得罪整個王家嗎?」

想到他背後的王家,馮毅收斂了幾分臉色,他望著倒在地上的王承志,逞強道:「王家又如何?就他這樣的王家族長,王家能有出頭之日才怪,老子今日若不是看著你我同為太子殿下做事,今日定一掌打死你。」

「你若真有能耐,便打死我好了,今日我不死,以後定要你為自己說過的話付出代價,我不會讓任何人輕視她,侮辱她的。」王承志盯著他,目光森冷。

「你真以為老子不敢嗎?」馮毅被他的表情激怒,走上前去,一掌就要劈下去,衛川正要阻擋,雲亦凡的聲音及時插了進來:「馮將軍,殺害三品官員可不是小罪,馮將軍是把這裡當做自己的地盤,連秦王殿下都不放在眼裡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