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九十四章 豢養噬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 豢養噬魂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蜀中錦城總管府。

謝瑋楓看著手中的密報,臉色帶著幾分陰鬱。

「殿下,太子殿下那邊,失敗了嗎?」陳正道望著他的臉色,小聲道。

謝緯楓將密報置於火燭之上,看著它一點一點的變成灰燼,聲音中帶著淡淡的不甘:「好不容易勸了大哥,想借他的手除掉謝容華,沒想到會被耶律燕壞了好事,如今謝容華跑到了王家的別院養傷,王承志是大哥的人,大哥若再動手,不管成功與否,他自身都會被牽扯進去,如今他是不敢再來一次了,真是一群廢物。」

「殿下稍安勿躁,以後還會有機會的。」陳正道勸道。

「滕羯呢?」謝緯楓若有所思的問道。

「殿下去京城的時候,我們得到了顏汐凝的行蹤,她出了聖域,滕大人去追她了。」陳正道答道。

「是嗎?」謝緯楓陰陰一笑,對陳正道道:「你先退下吧1

說到這個地方,他倒是好奇他的王妃把噬魂蠱養得怎麼樣了,那次以後,她在府中一人侍二夫便成了常態,整個人滿身都是怨氣,那噬魂蠱應該養得不錯吧。

滕羯不在,他只好吩咐下人道:「把葉清蕖給我叫過來。」

葉清蕖聽說謝緯楓找她,整個人如同驚弓之鳥,見到謝緯楓,她臉色有些蒼白道:「殿下找我有何事?」

「滕羯不在,你陪本王去看看噬魂蠱,本王想知道那蠱什麼時候可以用。」謝緯楓說著,看葉清蕖臉色有些為難,冷聲道:「怎麼?不想和本王去?」

葉清蕖嚇得急忙解釋道:「不是,只是我的蠱術並不高,看這些也看不太准,殿下還是等滕大人回來……」

「你既然這麼沒用,那本王還留著你做什麼,來人……」謝緯楓打斷她,正要將她趕出去,葉清蕖急聲道:「我陪殿下去,我剛剛說的話是開玩笑的,雖然我的蠱術不高,但看這些還是沒問題的。」

謝緯楓冷哼一聲,讓她跟著自己往柳泠玉的閨房走去,葉清蕖跟在他身後,心底滿是悲哀,她不懂,她怎麼就把自己弄到了這樣的地步。

柳泠玉一見到謝緯楓,便驚得站起來,望著他驚恐道:「謝緯楓,你來做什麼?」

謝緯楓看了她一眼,笑道:「王妃放心,今日只有本王一個人,況且本王今日來不是找你發泄的。」

柳泠玉聽了他的話,心底湧起一陣悲涼,她看著他,冷聲道:「那你來做什麼?」

「王妃娘娘,殿下是來看看噬魂蠱的情況的。」葉清蕖恭聲道。

柳泠玉聽了她的話,嘴角露出譏諷的笑容:「原來是因為這個1

她轉身走到裡間,很快便拿了一個盒子出來,道:「想看就看吧1

謝緯楓看了葉清蕖一眼,葉清蕖抖著手接過,咬破手指從盒蓋的圓孔中滴了幾滴鮮血進去,嘴中念著詭異的咒語,她的臉色突然一變,謝緯楓盯著她的神情,急道:「怎麼了?」

葉清蕖打開盒子,望著縮在角落的靈蠱,詫異道:「王妃娘娘,你平日里是怎麼養的?它為何一點也沒有長大。」

謝緯楓聽了她的話,臉色陰沉起來,他一把拽過柳泠玉,冷聲道:「柳泠玉,你怎麼弄的?」

「怎麼弄的?」柳泠玉慘然笑道:「我壓根就沒養它,沒錯,我恨顏汐凝,但我也恨你和滕羯,你們這樣侮辱我,竟然還妄想我幫你養蠱來對付顏汐凝嗎?我巴不得她死,也巴不得你們下地獄。」

謝緯楓聽了她的話大怒,他一腳踹向她,將柳泠玉踹飛出去,一張臉陰沉著望向柳泠玉:「柳泠玉,本王警告你,你若不乖乖聽話,本王就把你扔到歡喜閣去,讓你試試最低等的妓女過的是什麼日子0

柳泠玉心口一痛,吐出一大口鮮血來,她望著他,眼中帶著懼意與不甘:「你敢,我回京以後,一定告訴父皇和我爹,你是怎麼糟踐我的。」

謝緯楓一步一步地走向她,用力捏起她的下巴,冷笑道:「你以為他們會信你嗎?你說,你爹要是知道你在這裡勾搭下人,紅杏出牆,他會怎麼想你?」

柳泠玉揮開他的手,怒道:「明明是你設計害我……」

「誰看到本王設計害你了?「謝緯楓輕蔑地笑道,伸手拍她的臉:「你自己是個什麼貨色你以為父皇和你爹心裡不清楚嗎?在長安你對我下藥的事,他們可沒忘記,你那麼討厭本王,如今不甘寂寞再下一次,紅杏出牆,你說他們會信本王的還是信你的?」

他的笑容配合著臉上的胎記,猶如地獄勾魂的使者,柳泠玉一下子害怕了,她離開京城時和柳弘業鬧得那麼僵,他對她的話會信嗎?就算會信,他還會幫她嗎?她真的不確定。

「告訴你一件事吧,王承志找到你妹妹了,你爹聽到消息可是高興得緊,你說,你本來就惹他心煩了,如今你那個聽話的妹妹又找回來了,他還會多看你一眼嗎?「謝緯楓大發慈悲地和她說道。

「找到柳絮了?」她不敢置通道。

「是啊,是顏汐凝幫忙找到的呢,你那個妹妹如今可感激她了……」謝緯楓譏笑道,其實他不知道是誰把柳絮找回來的,但能讓柳泠玉更恨顏汐凝一點,何樂而不為呢。

「顏汐凝1柳泠玉咬牙切齒地吐出這個名字,她今日的境遇,全拜她所賜,如今,她竟然還把柳絮那個賤人給找到了。

謝緯楓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地望著她:「你要是還想在人前做尊貴的蜀王妃,就好好地替本王把噬魂蠱養大,今日的事情,再有下次,本王就不會對你手下留情了。」

他說完,拂袖而去,再不多看柳泠玉一眼。

葉清蕖看她有些可憐,上前扶她:『王妃0

柳泠玉狠狠將她推開,厲聲道:」滾開,你不是和滕羯一夥的嗎?他不是好東西,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葉清蕖尷尬地站在一旁,她對滕羯雖然已經死心,但聽到謝緯楓說的那些事,心裡還是溢出隱隱的痛,她咬著唇,低聲問道:「王妃,你和滕羯真的……」

柳泠玉看她難過的樣子,心中的怨氣好像一下就有了發泄的地方,她慢慢爬起來,對她冷笑道:「你居然會看上滕羯那樣的人,真是個睜眼瞎,他對我做的那些事,總有一天我要將他千刀萬剮。」

她說著,走到桌邊取下裝著靈蠱的盒子,看著盒中沉睡的幼蠱,她眸中精光一閃,既然他們那麼想要噬魂蠱,那她就幫他們養,等對付了顏汐凝,她再想辦法對付他們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