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九十六章 探望故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 探望故人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虔婆見葉修澤一臉凝重地走進大殿,嘆聲問道:「孩子哄好了?」

葉修澤有些頹廢地搖搖頭,答道:「他哭累了,就睡了。」

虔婆微不可聞地低嘆了口氣,搖頭道:「你們也別傷心了,他是和他娘分開太久,所以才怎麼任性的,汐凝以後一直在他身邊陪著,他習慣了就好了。」

葉修澤忍著心裡的難受,點頭道:「大長老,在洛陽的時候,我為汐凝用了金針逆轉*。」

「什麼?」虔婆一驚,葉修澤接著道:「她的身體如今已經完全沒有知覺了,我們在快到迷霧森林的時候碰到了滕羯,他在短時間內控制不了她,不過汐凝聽到蠱咒還會難受,所以我想,她的身體如今不必煨毒了,只需要加強蠱咒和操控體內的四魂之蠱就好。」

虔婆聽了他的話,嘆息道:「這樣也好,蠱笛是用千萬隻蠱屍凝合而成,上面的蠱息很重,她如今抵抗不了也正常,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讓她適應。」

葉修澤點點頭,隨即對虔婆請求道:「大長老,明日我要出門一趟,短時間內恐怕不會回來,請你照顧好她,在我回來之前,不要讓她再出聖域。」

「你剛回來就要出去?「虔婆詫異道。

葉修澤點點頭,嘴角揚起淡淡的笑容:「我要去取一樣東西。」一樣可以讓她觸碰到孩子的東西。

「你……」虔婆一驚,她還未開口,葉修澤已打斷她道:「大長老不必勸我,這是我唯一可以為她做的事了,大長老放心,我不會連累到你和族人的。」

虔婆知道他是勢在必行了,微微嘆息:「你自己小心,我會照顧好她的。」

*********

「公主,公主1熟睡中的耶律燕被安然吵醒,她睜開眼睛,見到是她,驚喜道:「你怎麼來了?」

安然扶她起來,笑道:「是秦王殿下派人到長安接我過來的1她說著,眉頭皺了起來:「聽說公主受傷了,傷得重不重啊?一路上可擔心死我了1

耶律燕聽她說是謝容華派人接她過來的,心中一甜,嬌聲道:「我沒事,不過就是皮外傷罷了,你別大驚小怪的1

安然看她小女兒情態的表情,四下打量了下這屋子,調笑著小聲道:「公主,我進了這別苑就發現了,你住的這院子是修得最大最好的,看來公主的努力沒有,如今秦王殿下已經將公主放在心上了1她的眼睛望著她滴溜溜地轉,「秦王殿下是不是和公主住一起啊?」

耶律燕一張臉羞得通紅,呵斥道:「胡說什麼呢?我和殿下都受著傷,他怎麼會和我住一起,他住旁邊的桂香園1

「這麼說,等你們傷好了,就會住一起嘍?」安然調侃道!

耶律燕臉紅如血,作勢要打她:「你個死丫頭,連我和秦王殿下的玩笑都敢開?」

安然大笑著躲避,卻見耶律燕臉色一變,她慌道:「公主,你沒事吧1

耶律燕緩過氣來,惱怒地瞪他:「都怪你,剛剛扯到傷口了1

「是是是,怪我,我不鬧你了,公主好好休息1安然說著,就要扶她躺下,耶律燕抬手止住她:「我在床上已經躺了很久了,你伺候我起床吧,我們去隔壁看看殿下1

「公主想殿下了?」安然笑道,小心地扶起她穿衣打扮!

耶律燕嬌嗔地望了她一眼,掩耳盜鈴道:「我是想著既然是殿下派人接你來的,那你到了,自然該去跟他請個安才是,而且他特意送你來,我也該和她道個謝1

「是是是,公主說什麼就是什麼1安然笑著附和道。

梳洗打扮完畢,安然扶著耶律燕出了翠竹軒,往一旁的桂香園而去,桂香園比起翠竹軒要小上許多,只是一個小小的院落,初進青嵐小築的時候,謝容華安排她住翠竹軒自己住桂香園時,她真的是受寵若驚,他是東征元帥,又是一品親王,在洛陽他就是說一不二的存在,可這樣一個人,卻把這青嵐小築最好的院子讓給她住了,她心中暗想,他對自己,其實並沒有他表面上那麼不在意吧!

耶律燕思慮之間,已走進了桂香園,有侍女在打掃屋子,見她進來,停下手中的動作對她施禮道:「奴婢見過王妃1

「殿下不在嗎?」耶律燕四下沒有見到謝容華的身影,不由問道。

「殿下帶著秦統領一道出門了1侍女恭聲答道!

「可有說去了哪裡?」

侍女搖搖頭,耶律燕原本高興的臉落寞下來,安然不由道:「公主,我們先回去吧,晚些時候再來。」

耶律燕點點頭,依依不捨地離開了桂香園!

洛陽城郊,一片雜草叢生的土地上立了幾座孤墳,墳前立了小小的石碑,但那碑上卻一個字也沒有,謝容華走上前,輕撫長滿青苔的石碑,望著眼前的墳塋低聲道:「高先生,皓天兄,月兒,一別經年,我終於又回來了,那時候的我,太過沒用,不能救你們,甚至連你們的屍首,都只能草草掩埋在此地,不過你們放心,這一次,不會有人再傷害你們了,我會帶你們回高家,為你們刻上名字,還你們應有的公道1

他說著,輕聲咳嗽起來,秦洛趕緊上前,將狐腋披風披在他的身上,擔心道:「殿下,你的身體還沒有大好,要保重身子1

謝容華緩過來,擺擺手示意秦洛不必擔心,他微攏了攏披風,望著長滿野草的墳塋,輕輕笑道:「月兒,你還記得汐凝嗎?我很感謝你,若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遇上她,也不會知道,原來這一生,我會這樣在意一個人1

秦洛聽了他的話,心中酸楚,他這麼在意顏汐凝,若知道顏汐凝跟了旁人,一定會受不了吧!

謝容華的手從墓碑上輕輕劃過:「這次她不在,我只能一個人來看你,等她回來了,我再帶她一起來看你,希望你能祝福我們,也願你下輩子能投到一個好人家,追尋到你自己的幸福1

有鷹嘯聲在空中響起,謝容華抬頭望著在空中盤旋的阿隼,招呼它下來,它的腳上還綁著信筒,他寫好的信安安靜靜地呆在信筒中,並沒有被人取下!

謝容華自嘲一笑,他取下信展開,上面一字一句,都是他的筆跡,他想告訴她,他活下來了,不過,既然她不想看了,那便算了吧!

秦洛還以為他會像之前一樣發火,卻見謝容華一臉平靜地收了信,他看向秦洛,沉聲命令道:「召集所有的將領官員到德勤殿來,本王要為高家翻案,將他們的墳塋遷回高家祖墳中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