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九十七章 鎮國秦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 鎮國秦王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秦王為高家翻案的事很快便傳遍了魏國的大江南北,那些淹沒在歲月中的往事也被大家翻了出來,秦王還是魏國公府二公子時在比武招親擂台上的英姿與高家行刑時的他不懼流言前去刑場送行的事都被紛紛傳揚開來,高博原本就是前朝極有名望的大學士,天下間的讀書人無不對他尊崇萬分,只是當時因怕牽連,大多都對高家的事避之不及,如今高家由秦王為他們翻了案平了反,那些心懷愧疚的讀書人紛紛對秦王感激有加,秦王有情有義的名聲在整個魏國也傳頌開來。

「安然,你說,殿下為高家平反,除了他們說的情義以外,會不會還因為與高家小姐的舊情呢?他曾經,是不是也深愛過高家小姐呢?」耶律燕問伺候在身邊的安然,她聽說了高家的事後,非常吃驚,原來在顏汐凝以前,他還曾經與另一個女人定過親。

「公主為何問這個?不管因為什麼?反正如今殿下的名望在那些讀書人心裡很高就是了。」安然笑著答道。

「你不懂,這對我來說很重要。」耶律燕看向她低喃道。

「為什麼很重要?」安然不解地看著她,不明白這個哪裡重要了。

「安然,這些話我和你說,你千萬不要跟旁人提起,特別是殿下身邊的人。」耶律燕看安然點頭了,方才輕聲道:「我在洛陽,見到那個殿下放在心上的女人了。」

安然一驚,捂著嘴小聲道:「公主你在哪裡見到她的,她到底是誰啊?」

耶律燕低下頭,低聲道:「她也來救殿下了,在殿下昏迷的時候,我看到她了,她叫顏汐凝,是一個行醫的女子,她說她願意把殿下讓給我。」

「公主,她說你就信了?萬一她是看殿下昏迷著,沒人替她撐腰,便誑你保命呢,這樣的狐狸精我又不是沒見過,一開始答應得好好的,後面還不是又不要臉的纏上來了。」安然恨聲道:「公主你不該放她走的。」

耶律燕搖搖頭,她看向自己瑩白如玉的雙手,不知怎的,就想到了顏汐凝那雙布滿傷痕的手來。

「安然,她不會騙我的,我看到了她眼裡的難過,那種與心愛之人訣別的哀默心死,不是能裝出來的,而且,她就快要死了,一個將死之人,騙我做什麼?」更何況,謝容華的那些下屬都是站到她那一邊的,她又如何能真取她的性命。

「她要死了?」安然大驚,耶律燕趕緊斥責她:「你小聲點,不要被別人聽到了。」

安然慌忙地捂住嘴,點點頭小聲道:「公主,她真的……這和高家的事有什麼干係。」

「原本沒有什麼干係,只是我想,若是殿下曾經對高家小姐情根深種,後來高家小姐沒了,他才愛上了她,那麼,等她沒了,殿下也總有一天會愛上我的吧。」耶律燕帶著希冀道。

「公主,如今殿下已經對公主很好了,不會在見到公主是冷眼相對,也不會對公主的關心置之不理,公主對他那麼好,他以後一定會把公主放在心上的,公主就別亂想了。」安然寬慰她道。

「是嗎?」耶律燕輕聲呢喃,她也不想多想,可他對她若即若離的態度讓她不得不多想,如今他對她是比剛成親的那陣好了很多,可除了對她表面上的關心與尊重,她感受不到他對她又絲毫的別的感情,她知道,他的這些好,只是因為她在洛陽的救命之恩,這兩次救命之恩,讓他無法再漠視自己,可若他有一天知道,那最重要的一次,是她李代桃僵得來的,救他的人是他心心念念的那個女人,他還會像現在這樣對自己好嗎?

安然看耶律燕落寞的神情,無奈道:「公主,你怎麼又不開心了,以前因為秦王殿下的冷落,你不開心,如今秦王殿下,你還是不開心,我都不知道你要怎麼才能開心起來。」她記得,在草原的時候,她不是這樣的。

耶律燕聽了她的話,摒棄掉心底的壓抑,笑了起來:「你說得對,他如今已經漸漸接受我了,我應該開心的。」

「顏汐凝,你說過,你和他的緣份從救命之恩開始,那麼,我和他的,也一定可以和你一樣,從救命之恩開始的。」耶律燕捏緊手中的手帕,在心裡默默地為自己打氣,她不會讓他知道顏汐凝來洛陽救過他的,她會一直對他好,總有一天,他會忘了顏汐凝愛上自己的。

奉天五年六月八日,對於大魏,對於長安的老百姓們,永生難忘。

那一日,秦王謝容華身披黃金戰甲,燕王謝緯楓,大將軍杜威等二十五將緊隨其後,鐵騎萬匹,甲士三萬人從明德門浩浩湯湯,整齊劃一地進入了長安城,隊伍前後奏響了振聾發聵的軍樂,皇帝謝雲與太子謝蘊之領著文武大臣,在太廟親自迎接了凱旋的隊伍。

謝容華領著大將翻身下馬,一步一步往台階上的謝雲和謝蘊之走去,謝雲望著他們,滿臉都是欣慰的笑,而謝蘊之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們慢慢朝自己走來。

他們整齊劃一地在謝雲身前跪下,謝容華將虎符恭敬地遞到謝雲身前,沉聲道:「兒臣幸不辱命1

謝雲接過虎符,親自將他扶起,仔細地打量他:「聽說你受了重傷,在洛陽還遇到了刺客,沒事吧。」

謝蘊之聽到刺客兒子,臉上不動聲色,手卻悄悄地握緊了。

謝容華淡淡一笑,道:「謝父皇關心,兒臣已經沒事了,請父皇清點戰俘和戰利品,祭祀祖先,告慰為了魏國的天下而獻身的亡靈吧1

謝雲對一旁的尚喜點點頭,尚喜尖細的聲音在偌大的廣場上告訴響起:「飲至之禮開始1

他的話音落下,蘇宏茂與獨孤及以及俘獲的一大批戰利品被押送上來,獻祭於太廟,尚喜拿出聖旨,對此次出征的將領一一論功行賞,輪到謝容華時,他尖細的聲音略有遲緩:「秦王所帥之師,三軍爰整,一舉克定,戎威遠暢,九圍靜謐。鴻勛盛績,朝野具瞻,申錫寵章,實允僉議。可授鎮國秦王,位在王公上。領司徒陝東道大行台尚書令,增邑一萬戶,通前三萬戶。餘官並如故,加賜金輅一、袞冕之服、玉璧一雙、黃金六千斤、前後鼓吹九部之樂、班劍四十人。」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謝容華領旨謝恩,他的身後響起排山倒海的三呼萬歲與秦王千歲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