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九十八章 父女密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 父女密談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自加封鎮國秦王后不久,謝雲又下了特旨允許秦王府自置官屬,秦王府大量招攬賢才,因著他在讀書人中的名望,投靠者甚多,而曾經跟著謝容華南征北戰的文官武將,皆被授予要職,秦王府儼然成為了一個小朝廷,秦王任太尉兼司徒、尚書令、陝東道大行台尚書令、雍州牧、十二衛大將軍,無論爵位、勛位還是官職,皆為魏國最高,名副其實的權傾天下。

比起秦王府的風生水起,東宮便顯得黯然了幾分,謝蘊之的脾氣也變得越來越暴躁起來,他望著馮毅,冷聲道:「在洛陽的時候,本宮要你和承志商議著行動,你為何要自己動手?若那次成功了,如今也不會如此被動,如今想動他更是難上加難了。」

「殿下,末將不是沒想過找王大人,只是當時他一門心思全在尋夫人身上,若末將找他商量,恐怕不僅得不到什麼好的計策,反而會走漏風聲。」馮毅沉聲答道。

「是嗎?」謝蘊之看向跪在一旁的王承志,問道:「承志,你的夫人找到了。」

王承志叩頭答道:「謝殿下關心,絮兒如今很好。」

「她是很好,可本宮如今很不好。」謝蘊之大怒道。

「殿下乃嫡長子,深得陛下器重,又沒有犯什麼錯,乃正統的儲君,只要殿下能得到各世家大族的支持,就算秦王殿下勞苦功高,也不能輕易就越過殿下去。」他抬頭看向謝蘊之,緩緩道:「如今朝廷之中,除了殿下與秦王,便是微臣的岳父手握重權,只要他支持殿下,想必那些觀望的人也會站到殿下這邊。」

「柳弘業那個老狐狸,從來都是獨善其身的樣子,你能勸得動他幫忙?曾經他對柳泠玉的寵愛可是眾人皆知,可柳泠玉嫁給三弟以後,你看到他幫過三弟嗎?」謝蘊之冷聲道。

「事在人為,微臣和賤內願意一試。」王承志懇切道,「秦王如今雖然羽翼豐滿,但我們並不是沒有機會摘除他的羽翼,請殿下耐心等待,此時定不可操之過急,以免中了他人的圈套。」

謝蘊之聽了他的話,冷靜下來,他知道他如今確實是不能行差踏錯一步,只要犯了一點錯,定會給自己造成滅頂之災,謝容華做得再好,只要他不犯錯,父皇也絕不會考慮換他做儲君,更何況,他還有一個拖後腿的王妃在,不到萬不得已,父皇是不會把魏國交到契丹駙馬的手上的。

柳府,柳弘業正坐在院中愜意地品茗下棋,有下人來報:「老爺,二姑爺帶著二小姐來拜訪老爺了。」

柳弘業放下手中的棋子,淡笑道:「帶他們到前廳來見我。」

柳絮握著王承志的手,神情緊張,一進府便有人笑臉相迎,親切地喚她二小姐,她不習慣,一點都不習慣,在她離開柳家之前,他們從來沒有這樣對她過,如今這樣,只會讓她更害怕,特別是即將面對的柳弘業,他會對自己冷眼相待,還是會變得和這些下人一樣呢。

王承志輕輕握緊她的手,低聲道:「別害怕,一切都有我在。」

柳絮點點頭,二人進了前廳,王承志見著坐在上首的柳弘業,抱拳行禮道:「承志見過父親大人。」

柳絮神情緊張地望了他一眼,遲疑著低聲喚道:「爹1

「坐吧,上茶。」柳弘業對她的態度並沒有如她想象中熱絡,讓柳絮微不可聞地鬆了口氣,她隨王承志坐下,柳弘業問了他們一些在洛陽的事,王承志一一答了,猶如閑話家常般,王承志正要將話題引向謝蘊之,不想柳弘業卻突然站起身,往柳絮走去。

柳絮一直默默地聽他們談話,大氣都不敢出,此時見柳弘業朝她走來,驚得一下子站起身。

柳弘業抬手從她的頭上取下一片樹葉,皺眉道:「你如今既然是王家主母,怎還是如此不注意儀容,和你父親談話都一言不發,那面對家族宗親時,你要如何面對?這不是丟柳家的臉嗎?」

柳絮眼眶一紅,王承志急忙起身道:「父親,絮兒她很好……」

他的話還未說完,柳弘業已怒道:「我教訓自家女兒,難道還要你來管了。」

王承志聽了他的話,也怒了,他將柳絮拉到身後,沉聲道:「她既然已經出嫁了,好與不好自當有我這個夫君說了算,原本以為大人看在她吃了那麼多苦,對她會好上幾分的,看來是承志強求了,我們先行告退,等父親氣消了再來見父親。」

他拉著柳絮就要走,柳弘業卻在他們身後沉聲道:「絮兒,你留下,為父要和你說的話還沒有說完。」

柳絮神色一僵,王承志拉了她要走,她卻搖頭道:「夫君,你先出去吧,我和爹單獨談談。」

「可是……」王承志不安道。

「沒事的,他是我爹,不會傷害我的。」柳絮淡笑道,王承志握緊雙拳,不甘地往外走。

等屋內只餘下父女二人後,柳絮規規矩矩地在柳弘業面前跪下,低聲道:「父親有何事要吩咐?」

柳弘業一怔,扶了她起來,嘆息道:「你還是和以前一樣聰明,懂得揣摩為父的心思。」

柳絮心中一澀,曾經她過得那麼艱難,若不懂察言觀色,早就活不下去了,今日他故意惡語相向惹王承志生氣,不就是想支開他嗎?

柳弘業放開她,嘆聲道:「從小為父因為你的出身,一直冷落你,你的心中是否對為父心存怨憤。」

柳絮小心地看了他一眼,道:「柳絮不敢。」

柳弘業笑了起來:「是不敢,而不是不想,對嗎?」

柳絮心中一噎,他卻已繼續開口道:「絮兒,其實比起泠玉,你的性子更像為父一些,為父可以從你身上,看到為父年輕時候的影子。」

「爹……」柳絮望著他,不知道他為何會突然說這些,柳弘業在她身邊坐下,低嘆道:」在洛陽,是顏汐凝救了你吧0

柳絮一驚,顫聲道:「爹如何會知道的?」

柳弘業笑笑:「你以為,就憑你一個人,能那麼順利的引來追兵,將蘇宏茂困住全身而退?」

「爹的意思是,派了人在暗中幫我?」柳絮驚道。

「怎麼說你也是我的女兒,我又怎麼可能真的對你的生死置之不理,很早,我便派人潛入洛陽宮中在暗中保護你了,那一日,若是顏汐凝不出現,我的人也會救下你的。」柳弘業嘆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