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二百九十九章 父女密談(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 父女密談(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爹……」柳絮心中微微動容,她以為,柳弘業從來都沒有把她女兒看待的,原來他的心中,還是有一點點自己地位的嗎?她從小就渴望父愛,如今柳弘業願意給她這麼一點,對她來說已經彌足珍貴了。

「絮兒,秦王和顏汐凝的事你清楚吧?」柳弘業的聲音將她的思緒喚回,柳絮點點頭,低聲道:「大概知道一些。」

「既如此,那顏汐凝既然是你的恩人,你和承志卻要攛掇著為父幫著太子殿下對付秦王,這樣,你覺得柳家對得起顏汐凝曾經的救命之恩嗎?」柳弘業輕聲問道。

柳絮一怔:「父親1

柳弘業止住她,苦笑道:「今日承志和你來看望為父的目的是什麼,為父早就知道了,只是為父老了,不想再參與黨派之爭,怕是要讓他失望了。」柳弘業嘆聲道,」太子和秦王,誰是未來的皇帝,對為父對柳家而言,並沒有什麼差別,但若柳家捲入他們任何一方,勝了不過是錦上添花,敗了則會萬劫不復,不管是因為顏汐凝的私情,還是因為家族的未來,為父都沒有參與進去的理由,作為柳家的家主,我不求成為柳家的榮耀,但求不會成為柳家的罪人。「

王承志在外心驚膽戰地等了很久柳絮才出來,他見她的臉色不好看,疾步走了過壤:「你爹沒為難你吧?」

柳絮望向他,揚起一個強笑,低聲問道:「承志,你別擔心,我爹雖然一直對我都很嚴厲,但他並不是真把我當外人的,他只是教育我該如何當好一個妻子罷了。」

「你很好了,哪裡需要他教。」王承志不忿道。

看他這麼為自己打抱不平,她一下子笑了起來,不過,隨即她的笑容又落寞下來:「承志,可不可以不讓我爹和柳家卷進太子和秦王的鬥爭中?」

王承志一驚,輕聲道:「你爹和你說什麼了?我們昨晚不是說好了一起勸說他嗎?」

柳絮搖搖頭,低聲道:「他沒和我說什麼?我只是想到了顏姐姐,覺得我們這樣做太對不起她了。」

王承志聽了她的話,一下子沉默下來,柳絮接著道:「太子殿下對你有知遇之恩,你不能對他不忠,顏姐姐對我也有救命之恩,我不能對她不義,承志,顏姐姐對秦王的感情,你應該比我更清楚,若秦王有三長兩短,她一定會很難過的,我知道你的難處,所以我不會阻止你,但我也不能幫著你做對付秦王的事,你能明白嗎?」

王承志聽了她的話心中壓抑,他苦笑道:「對付秦王會傷害汐凝,我又何嘗不知道,好在她已經走了,就算秦王敗了,也不會連累到她,絮兒,我不會再逼你了,你爹那邊我會自己處理,如果他不願意,我不會再強求的。」

柳絮心中鬆了一口氣,她上前輕輕抱住他,將頭倚在他的懷中,低喃道:「承志,我真的覺得很難受,如果太子殿下敗了,你會有事,若秦王敗了,顏姐姐不會好過,我真希望你們都好好的。」

王承志回抱住她,低喃道:「絮兒,你不要多想,一切都是天意,我既然選了這條路,便沒有退縮的道理,不管結果如何,我都不會後悔,你放心,你還有你爹,不管發生什麼,他會護著你的。」

奉天五年七月初,榮軍首領獨孤及,獨孤湛以及榮軍的高級將領,夏軍首領蘇宏茂以及夏軍的高級將領,紛紛被謝雲下令斬首,行刑之日,百姓聚集圍觀,這是他們唯一一次認識敵方首領與將領的機會,今日以後,他們便都成為歷史了。

獨孤湛在行刑前突然發狂,高呼妖女害我,監斬官一驚,見一旁監刑的秦王面目冷峻,急忙高聲吩咐劊子手行刑,以免另生波折。

行刑完畢后,謝容華起身離開了刑場,耿青一步不離地跟在他身後,見謝容華突然停了腳步,他也跟著停了下來。

謝容華皺眉望著他,沉聲道:「獨孤湛為何說耶律燕是妖女?她那日具體是怎麼救本王的?「那些日子他受了重傷,並沒有精力去理會這些事,可如今想來,公主親衛就算再厲害,和獨孤湛的人馬交手也不可能無一傷亡,還俘虜了幾千人的軍隊。

耿青一驚,他就是不想聽到他問那日的事情,才一直借傷,沒想到過了這麼久,他還會問起來,他掙扎在說實話和騙他的天人交戰中,謝容華看他猶豫不決的樣子,臉沉了下來:「耿青1

「是1耿青見他怒了,結結巴巴道:「那天,那天殿下昏過去以後,獨孤湛要對殿下不利,突然颳起了一陣大風,風沙一下子就將人的眼睛都迷住了,等他們回過神來,秦王妃帶著公主親衛好像從天而降般出現在了眼前,一下子就將獨孤湛的人馬給制伏了。」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臉色難看到極點:「風沙怎麼沒把公主親衛的眼睛迷住呢?耿青,那日到底發生了什麼?若再糊弄本王,後果你自己承擔。」

耿青嚇得地跪了下來,低聲道:「那日,那日我護著殿下,後面也暈過去了,再昏倒之前聽到了一陣詭異的笛聲,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了,再醒來就見到秦王妃和被制伏的榮軍,殿下若要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可以回府去問秦王妃。」他怕說出真相把所有人都給連累了,又不敢全騙謝容華,只好這樣半真半假地答。

謝容華看他跪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出的樣子,目光微凝,正要接著問他,有侍衛急急來報:「殿下,不好了,出事了。」

「出什麼事了?」謝容華皺眉道。

「杜,杜將軍大鬧了諫議大夫孫鴻盧家大公子的婚禮,將新娘子劫走了!孫大人如今進宮去陛下跟前告御狀了1侍衛急聲道。

謝容華眉頭一皺,沉聲道:「新娘子是誰?」

「薛太醫家的小姐薛采月。」侍衛恭聲答道。

難怪……

謝容華看了耿青一眼,沉聲道:「你帶人去將杜威給本王抓回來,本王現在就進宮去見父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