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章 情逝愛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章 情逝愛殤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薛采月一身大紅嫁衣,被杜威箍在胸前,騎在馬背上疾馳出了明德門。

薛采月坐在馬背上拚命地掙扎著,一張臉因為怒氣漲得通紅!

「杜威你瘋了嗎?你放開我,你究竟要帶我去哪裡?我和你已經沒有關係了1薛采月使勁地拍打他,心中又氣又急!

杜威冷著臉一言不發,一隻手制著她,另一隻手抽打著馬鞭,馬兒速度極快地狂奔著,一直到了一片密林處才停了下來!

馬兒一停下,薛采月便翻身下來,對著杜威怒吼道:「杜威,你到底要做什麼?今天是我的大好日子,你這樣一鬧,長安城的人要怎麼看我,我以後還怎麼立足?」

「采月,你還記得這裡嗎?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在這裡1杜威低喃道!

那時她離家出走,碰上了山賊,他救了她!從那以後,她便把一顆心放在他的身上,可是那時他不在乎,既然不在乎,現在又來纏著她做什麼?她好不容易要開始新的生活了!

薛采月眼眶微紅地看著他,嘲諷道:「你想和我說什麼,說你後悔了,想從頭來過嗎?杜威,我曾經掏心掏肺地對你的時候,你棄如敝履,如今見我要成親了,又想起我的好來了是吧?你把我當成什麼了,以為我薛采月是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女人嗎?」

「我當時那樣對你只是因為我連自己是不是能在戰場上活下來都不能保證,又如何能給你幸福……」杜威急聲解釋道!

「所以呢,現在戰打完了你做了大將軍,就可以給我幸福了嗎?杜威,記得你把我從晉陽趕走的時候我和你說過的話嗎?那天我走了,就不會再回頭了1薛采月冷聲道!

「我那是為了救你,當時弄丟了汐凝,殿下一定會遷怒你的1

杜威原本就是個冷性子,不知道要怎麼才能讓她回心轉意,他從聽說她定親以後就試著找過她,可她日日躲在薛府中不出門,他只有等她出嫁時才能見到她,他不能讓她嫁給別人,那樣他會心痛死的!

「可你有沒有在意過我是怎麼想的?姐姐說過,兩個相愛的人,就該同甘苦,共富貴,我們之間的阻力比起她和殿下,根本微不足道,可她和殿下能不顧一切地在一起,我們為什麼不可以,你怕你死了我守活寡,那你有沒有想過,你一次又一次地把我推開,我的心已經冷了,如今就算你做了大將軍,我也不稀罕了1薛采月哽咽著,眼淚終於流了下來,她抬手胡亂地擦乾眼淚,將新娘精緻的妝容弄得凌亂不堪,決然地繞過他就要離開!

杜威一把抓住她的手,哀聲道:「你要怎麼樣才能原諒我,只要你願意原諒我,讓我做什麼都可以1

薛采月毫不留念地抽出手,望著他冷聲道:「你做什麼和我都沒有關係,我可以嫁給長安城裡隨便哪個男人,除了你!我對你的心早就死了,往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請你不要再來破壞我的生活。」

杜威的嘴角抿得死死地,他還想說什麼,一隊禁軍攜著煙塵滾滾而來,很快便將他們二人團團圍住!

「杜威,你知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大的簍子?孫大人進宮告御狀了,你怎麼能公然搶親呢?你們兩快隨我進宮去跟陛下解釋清楚吧,殿下已經先一步進宮了1耿青騎在馬上對杜威高聲道!

「耿將軍,給我一匹馬吧,我即刻去領罪1薛采月高聲道!

「是我搶的親,一切罪責由我一個人承擔1杜威沉聲道,「采月,不管你怎麼想我,我哪怕用所有的軍功來換,也會求陛下廢了你這麼親事,將你嫁給我,我絕不能看著你嫁給旁人1他說完,不等薛采月的回答,策馬往長安疾馳而去!

薛采月聽了他的話,追上前幾步在他身後高聲吼道:「我情願死,也不會嫁給你的1

耿青看著他們兩的狀況,眉頭皺得死緊,對薛采月高聲道:「薛小姐,我們快追上去吧,可不能讓他做傻事1

「陛下,杜威他不能仗著自己是三品官員就仗勢欺人,搶了我家兒媳婦啊,我和薛大人可是過了三媒九聘之禮才定下這門親事的,他今日如此作為,讓微臣以後如何面對朝中各位同僚!請陛下為微臣做主1孫鴻盧攜著兒子跪在殿下,聲淚齊下地控訴著杜威,他的兒子一身大紅喜衣,在他身邊聳拉著腦袋,臉上還帶著后怕!

謝雲被他吵得腦仁都疼了,安撫著他道:「行了行了,你說得朕都知道了,朕已經派人去找他們了,等他們回來再與你當面對峙1

「秦王殿下到1隨著太監的高唱聲,謝容華帶著雲亦凡和陳大二人進了大殿,孫鴻盧一見他便撲上前去:「殿下,殿下你可要為微臣主持公道啊1

謝容華不著痕地後退一步,對他微微笑道:「本王來就是為了此事的1

他向謝容華請安后,對雲亦凡和陳大道:「你們兩把解釋給本王的話和父皇再說一遍1

雲亦凡和陳大對跪下對謝雲行了禮,雲亦凡望向孫鴻盧歉聲道:「實在對不住孫大人,昨日微臣的父親六十大壽,微臣邀請了一幫關係好的同僚去微臣家中為父親祝壽,高興之下就多喝了一些,直到天色微明酒宴才散去,杜將軍酒醉后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性子,離開微臣府邸剛好遇到孫公子迎親的隊伍,一時發狂,便鬧了這樣的誤會出來,請孫大人見諒。「

陳大在他一旁道:「也怪我昨日逮著他喝酒,早知道就不讓他喝這麼多了。」

謝雲點點頭,對孫鴻盧道:「既然是酒醉后的一場誤會,那等杜威回來,當面讓他給你和薛家陪個不是,這事就這麼過去了吧。」

孫鴻盧見他們就這樣把事情糊弄過去了,臉色鐵青,正要說什麼,謝蘊之的聲音響了起來:「父皇,依兒臣看,這事恐怕不是誤會那麼簡單1

謝蘊之款款步入,對謝雲請安道:」兒臣見過父皇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