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零二章 遠方思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二章 遠方思念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他這意思,是說若杜威對他兒子動手,他不會阻止了?孫鴻盧心中一驚,苦著臉望向謝蘊之,道:「太子殿下……」

謝蘊之的臉色並不好看,他原本是想通過薛采月的事,讓杜威徹底丟了官職的,可如今他雖然被貶官,卻與他最初的想法相差甚遠,看孫鴻盧問他,臉色不豫道:「如今事情都鬧成這樣了,你還想你兒子把薛采月娶進門不成,你只要退了這門親,杜威自然不會去找他麻煩了1

孫鴻盧被他的話一噎,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謝容華卻輕笑道:「本王的下屬被貶官降職,怎麼大哥比本王還要難過的樣子?」

「你……」謝蘊之對他怒目而視,謝容華卻並不在意,他望著他,意味深長道:「大哥今日送的禮說的話,本王如數收下,也記下了,本王還有事要辦,便不陪大哥在此生悶氣了。」

他說著,領著雲亦凡和杜威揚長而去,謝蘊之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心中一沉。

出了大殿後,謝容華的臉色冷了下來,他走出議政殿不遠,突然身後有一個聲音帶著怯意低聲喚他道:「姐夫1

久違的稱呼讓謝容華身形一僵,他回頭望去,見躲在角落裡的薛采月小心翼翼地走出來,一身大紅嫁衣在陽光下顯得有些刺眼。

陳大詫異道:「薛……杜威不是追你去了嗎?你怎麼還在這裡?」

謝容華看她欲言又止的樣子,對雲亦凡和陳大道:「你們先走吧,本王和薛小姐單獨談談1

謝容華將薛采月帶到一個僻靜的角落中,神色溫和道:「你藏在那裡等我這麼久,是想和我說什麼?」

「我,平日里我也不知怎麼才能見到殿下,今日的情形殿下也看到了,我想求殿下幫幫我,讓杜威別再來纏著我了1她一雙眼睛帶著哀求之色望著謝容華。

謝容華微微一笑,輕嘆道:「我還是習慣你喊我姐夫。」

薛采月一怔,隨即明了地點頭道:「請姐夫幫我!我知道能幫我的只有你了。」

「你就真的不能接受杜威嗎?若是因為晉陽的事,他那時確實是想保住你才送你離開的。」謝容華沉眸道。

薛采月搖搖頭,低聲道:「我知道,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我見到他,就會想起以前自己做的傻事,我對他的愛已經耗盡了,如今我只想過新的生活,不想和他再有半分干係。」

「你既然這樣想,我不會讓他再打擾你的生活的。」謝容華低嘆一聲,點頭應道。

薛采月見他肯幫自己了,心中鬆了口氣,杜威在大殿上對孫公子凶神惡煞的樣子實在讓她心有餘悸,她絞著衣角,猶豫良久,方才看向謝容華輕聲問道:「姐夫有姐姐的消息嗎?我很想她1

謝容華原本自若的神色微微一變,他透過她看向遠方,嘴角溢出苦澀的笑容:「想她的人又何止是你。」

他已經很久沒有她的消息了,攻下洛陽以後,她便再沒有收過他的信,也再沒有她的任何東西傳到他手中,他不止一次想扔下一切去找她,可如今局勢緊張,他的身後是無數人的期盼,稍有差池,便是萬劫不復,他不能走開一步,只能任由思念在他心中蔓延。

謝容華低下頭,撫摸著腰間那個老舊的香囊,想起她送他時眼中的羞澀,他的嘴角溢出溫柔的笑意,輕聲低喃道:「她會回來的,總有一天,我會帶她回來的。」

******************

夕陽西下,阿慶嫂牽著謝珩,顏汐凝跟在她們身後漫步在臨水渡邊,兩歲多的謝珩對各種事物都充滿了好奇,他看見從水面上緩緩劃過的一隻白鵝,搖著阿慶嫂的手大叫道:「玉姑姑,看河裡有鴨子1

「那不是鴨子,那是鵝1顏汐凝柔聲糾正他道。

「鵝?」他回頭疑惑地看著顏汐凝,不滿道:「娘親騙人,那是鴨子,昨天我和玉姑姑看到它了1

他正說著,遠處又游過來一隻鴨子,跟在了那隻鵝的旁邊。

顏汐凝指著鴨子道:「這才是鴨子,你看,鵝長得比鴨子大,頸子也比鴨子長,還有鵝的額頭是凸起來的,鴨子的額頭是平的。」

謝珩按著顏汐凝的話認真地觀察著兩隻小動物,驚奇道:」娘親,它們真的長得不一樣。「

「當然不一樣了,它們一個是鵝,一個是鴨子埃」顏汐凝笑著對他道。

謝珩來回指著它們,念道:「鵝,鴨子,鵝,鴨子1

阿慶嫂笑了起來,對顏汐凝道:「你這個兒子,對什麼都這麼較真。」

顏汐凝自豪道:」這說明他聰明0

她指著鵝,對謝珩道:「珩兒,娘親教你一首詩吧,寫鵝的哦。」

謝珩張大嘴巴望著她,道:「鵝1

顏汐凝笑了起來,指著鵝對他念道:「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1

謝珩稚嫩的童聲跟著她念了起來,阿慶嫂琢磨著詩里的內容,看著在水面上游來游去的鵝突然高聲叫了起來,笑道:「這詩寫的真應景,是你自己寫的?」

顏汐凝笑道:「我哪裡有這個水平?這是一位天才兒童七歲的作品1

「這麼厲害?」阿慶嫂驚訝道,看了認真望著鵝念詩的謝珩,笑道:」珩兒這麼聰明,說不定七歲也會寫詩了。「

顏汐凝正要說話,水面突然動了起來,水面的鵝和鴨子受到驚嚇,慌亂地游開,有血水從底部蔓延開來,嚇得謝珩躲到了阿慶嫂身後。

顏汐凝快步上前,看著緩緩漂浮上來的人影,大驚失色地叫道:「阿慶嫂,是葉大哥,快叫人來。」

滿身是血的葉修澤被人從河裡救了起來,他的身上到處是傷,在族人的呼喚下緩緩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看到朝思暮想的倩影,他將懷裡藏著的東西遞給顏汐凝,聲音微弱道:「汐凝,給1

顏汐凝一臉擔心地接過他遞過來的包袱,急聲道:「葉大哥,你受了重傷,必須馬上醫治1

葉修澤點點頭,閉上眼睛昏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