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零三章 天蠶聖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 天蠶聖衣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葉修澤抬著沉重的眼皮緩緩地睜開眼睛,在模糊不清的光線中看到一個忙碌的身影,他低啞喚道:「汐凝1

顏汐凝聽到動靜,快速轉身,看到睜開眼睛望著她的葉修澤,疾步走過去,小聲問道:「葉大哥,你終於醒了,如今感覺如何?你身上受了幾處大傷,又中了毒,我已經幫你止住血了,正在研製解藥。」

葉修澤看清了她身上泛著點點光華的純白紗衣,抬手握住她帶著手套的手,虛弱地笑道:「這衣裳很適合你1

顏汐凝聽了她的話,鼻尖一酸,她沒有抽出手,回握住他的手低聲道:「大長老都和我說了,葉大哥,你走了半年就是為了它嗎?你真是傻,要是你有什麼事,讓我如何安心?」

「我不會有事的,你會治好我的,不是嗎?」他望著她,目光帶著滿足。

「對,我會治好你的,你先好好休息,我去研製解藥。」顏汐凝柔聲道,放開了他,她背過身去,眼淚卻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葉修澤把包袱遞給她后,她打開才發現是一件純白色帶著光澤的紗衣,還有一雙配套的手套,大長老告訴她,這衣服叫天蠶聖衣,鉛塵不染,可化百毒,是蜀中唐門的至寶,毒素染在衣服上,很快便會被自行地化解掉,穿著這件衣服的人,可以接觸任何一種劇毒,換而言之,這件衣服也能將她身上的毒與外界隔絕開來,只要她穿上這件衣服,再也不必怕去和外人接觸時會不小心讓他人染上劇毒了,她也可以像一個正常的母親那樣和自己的孩子玩耍接觸,肆無忌憚地抱他了。

顏汐凝擦了眼淚,將思緒收了回來,她將研究好的藥方寫好,帶著去找巫醫,她如今沒了感知,不能為葉修澤號脈,所有的藥方,都必須和為葉修澤號脈的巫醫商量之後,才能做最後的定論。

一切做完以後,她便迫不及待地往謝珩的住處走去,這兩日忙著救葉修澤,她還沒有來得及抱抱兒子,想到可以抱他了,她的心微微顫抖著,帶著隱隱的激動。

阿慶嫂剛帶了謝珩洗漱完畢,正坐在床邊哄他睡覺,面對急匆匆趕來的白衣女子,她驚道:「汐凝,你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她怕孩子纏她,從來不會在這個時間過來的。

謝珩看到她,一下子爬起身來,興奮叫道:「娘親1

顏汐凝一步一步走到謝珩跟前,望著他稚嫩的童顏,她抬手想撫摸他的臉,卻在要碰到他的時候慌地收回了手。

阿慶嫂看她的舉動,一下子就知道了她要做什麼,她鼻尖一酸,哄著謝珩道:」珩兒,去抱抱娘親好不好?」

謝珩看了看阿慶嫂,又看向顏汐凝,低落道:「娘親從來不要珩兒抱的0

顏汐凝的身體僵在那裡,阿慶嫂笑道:「那是以前,以後只要娘親穿了這件衣服,珩兒就可以抱娘親了。」

謝珩目光一亮,望向顏汐凝帶著希冀的目光,他猶豫著靠近,看顏汐凝沒有像以前一樣慌亂地退開,高興地撲入顏汐凝懷中,在她懷中蹭了蹭。

顏汐凝緩緩收手,將他小小的身體籠在懷中,她感覺不到他的體溫,卻仍幸福地流下淚來,原本以為只有夢中才能做的事,她終於能實現了。

謝珩在她懷中抬起頭,看著她滿臉淚痕,退開她的懷抱小聲道:「娘親是不是不喜歡珩兒抱你。」

顏汐凝搖搖頭,輕撫他的臉道:「娘親是太高興了,往後娘親日日都抱著珩兒,好不好?」

謝珩聽她這樣說,高興起來,再次撲入她懷中,撒嬌道:「好,娘親以後日日都要和珩兒親近,不能再躲著珩兒了。「

阿慶嫂感受到母子兩的溫馨,擦了擦眼角的淚,悄聲退了出去,將哄謝珩睡覺的事交給了顏汐凝。

葉修澤的身體在顏汐凝和巫醫的調養下漸漸好了起來,這一日,顏汐凝抱著謝珩來看他,對謝珩道:「珩兒,娘親現在能抱著你,多虧了葉叔叔,來和葉叔叔說謝謝。」

謝珩倚在顏汐凝懷中,一雙眼睛滴溜溜地望著葉修澤,太久不見,他似乎對葉修澤有些生疏,不太願意叫他。

葉修澤望著他,低笑道:「珩兒又長大不少了,這次葉叔叔出門沒給珩兒帶禮物,珩兒是不是生氣了?」

「沒有,他就是太久沒見你了。」顏汐凝抱歉地笑笑,對謝珩恐嚇道:「珩兒,你不和葉叔叔道謝,娘親就扔下你不管了哦,以後都不抱你了。」

謝珩怕她像以前一樣躲開他,趕緊抱緊她,望著躺在床上的葉修澤,軟聲道:」謝謝葉叔叔0

葉修澤笑了起來,道:」珩兒真乖0他看向顏汐凝,認真道:」汐凝,我想求你件事,可以嗎?」

「你幹嘛和我見外?」顏汐凝笑著道。

他沉吟良久,有些不好意思地指著謝珩道:「我想認他當義子,可以嗎?」

顏汐凝心中一顫,她望著他良久,笑道:「可以啊,等你傷好了,我就讓他認你當乾爹1

他聽了她的話,鬆了一口氣,感激道:「多謝1

這一日後,每天顏汐凝都會帶謝珩來看葉修澤,謝珩也對葉修澤重新親近起來,等他傷好得差不多了,顏汐凝果然安排了謝珩認葉修澤做乾爹。

在讓謝珩磕頭改口之前,謝珩望著她認真的問道:「娘親,乾爹就是爹爹嗎?葉叔叔是珩兒的爹爹嗎?」

顏汐凝為他梳好頭髮穿好新衣裳,柔聲道:「乾爹是乾爹,爹爹是爹爹,葉叔叔是珩兒的乾爹,不是爹爹哦1

「那珩兒的爹爹是誰?」謝珩一臉好奇地問,「小茵姐姐和栓子哥哥他們都有爹爹,珩兒沒有嗎?」

顏汐凝的手僵住,她輕撫謝珩戴在脖子上的玉墜,低喃道:「珩兒當然有爹爹,珩兒的爹爹是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那珩兒什麼時候可以見到爹爹,珩兒想見爹爹1謝珩歪著頭問她。

顏汐凝輕撫他的發,柔聲哄道:「等時機到了,娘親會讓珩兒見到爹爹的,我們先去見乾爹好不好?」

「好1謝珩乖巧地應道。

顏汐凝牽了謝珩出去,他恭恭敬敬地給葉修澤磕頭敬茶,笑著喚道:「乾爹1

葉修澤喝了茶,一把抱起他,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大笑道:「珩兒乖,看看乾爹給你準備了什麼禮物?」

他說著,從身後拿出一把小巧的弓箭,謝珩眼睛發亮地接了過來,抓著葉修澤興奮道:「乾爹,教我射箭1

「果然爹是上陣殺敵的,兒子也喜歡這些弓啊箭啊的1阿慶嫂嘆道,突然意識到什麼,急忙閉了嘴,她以前以為顏汐凝是因為夫君在外打戰才暫住在這裡的,可只從知道四魂之蠱的事情后,她知道,顏汐凝也許這輩子都不能再和她的夫君團聚了,她很可憐她,在她面前基本不會提起她的夫君,小心地看了身邊的顏汐凝一眼,見她只是望著謝珩柔柔地笑,她忐忑的心總算放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