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零六章 宴會風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六章 宴會風波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柳泠玉聽到太監的聲音,急急地轉身,扔下柳絮往前堂走去。

當看到和謝容華一起走進東宮,衣著華貴的耶律燕時,她驚訝地張大嘴巴,拉住一旁走過的小太監,指著耶律燕顫聲問道:「那個女人是秦王妃?」

小太監看了耶律燕一眼,恭敬地答道:「是啊,那是秦王妃娘娘1

她驚得後退了一步,秦王妃不是顏汐凝嗎?怎麼換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是秦王妃的話,那顏汐凝在哪裡?如果謝緯楓說得所有的話都是騙她的,那她長久以來對顏汐凝的憎恨,為了對付她而養的噬魂蠱,不都成了一個笑話嗎?

「姐姐,你沒事吧1柳絮趕過來,見她臉色蒼白的樣子,不由扶住了她。

「別碰我。」柳泠玉掙開她,正要離開,突然想到什麼,將她拉著疾步走到後院之中,厲聲問她道:「我問你,在洛陽,是不是顏汐凝把你救回來的。」

柳絮臉色一變,驚得後退一步,看左右都沒有人,對她小聲道:「姐姐,是爹告訴你的嗎?這事你可不要拿到外面到處亂說。」

顏汐凝救她是真的,可是做秦王妃是假的,謝緯楓到底都瞞了她什麼?她回憶起之前的種種,才突然現,他們如果只是對付顏汐凝,想要顏汐凝的命,為何會做那麼多見不得人的事,欺騙她侮辱她,只為讓她對顏汐凝有足夠的怨氣看來為他們養噬魂蠱,如此大費周章,謝緯楓就算再恨謝容華,可他和顏汐凝又沒有深仇大恨,為何會這樣處心積慮地對付她?

「姐姐?」柳絮見她思慮重重的樣子,開口喚她,柳泠玉對她怒目而視,冷聲道:「別叫我1

柳絮抿緊嘴唇,見她擰緊的眉頭,只覺得心中有不安在蔓延,她不明白,為什麼她問了顏汐凝的事情后,會有這樣的神情。

「王夫人,蜀王妃娘娘,晚宴已經開始了,太子妃娘娘讓奴婢來尋你們過去。」一位粉衣宮女過來,打破了她們之間的僵局。

柳泠玉整理好自己的思緒,對那宮女道:「走吧,我們過去。」

柳絮跟在柳泠玉身後,若有所思。

二人到了宴客廳時,此地早已熱鬧非凡,席間兄弟三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著,竟似毫無隔閡一般,太子妃見到柳泠玉,招呼她道:「泠玉,快過來,你還沒見過秦王妃妹妹吧?」

柳泠玉走到太子妃身邊坐下,與耶律燕互相打量,太子妃在一旁為二人互相介紹道:「這位是契丹的公主,耶律燕,她嫁給秦王的時候你正巧在蜀中,所以沒能見到,這位是柳弘業大人的嫡女柳泠玉小姐,是蜀王正妃,我們是妯娌,雖然平日里難得見上一回,但我們可是至親,千萬別生分了才好。「

耶律燕對柳泠玉禮貌地笑笑,道:「弟妹,太子妃姐姐說你難得回一次京,有機會的話到秦王府來,也讓我盡地主之誼才好。」

柳泠玉淡笑著回她:「秦王妃姐姐可真厲害,作為契丹公主,竟然連地主之誼都懂1

「我們燕兒對中原的禮儀文化,可是瞭然於心的,你看看她的衣服,若不是我和你說了她是契丹來的公主,你一定看不出來她不是中原人吧,燕兒對我們秦王,一片痴心,為了他可是把能學的都學了,能做的都做了。」太子妃含笑打趣道。

「姐姐別取笑我了。」耶律燕害羞地道,一雙眼睛卻目不轉睛地望著不遠處和謝蘊之謝緯楓推杯換盞的謝容華。

柳泠玉順著她的目光望去,謝容華已經喝了不少酒,他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可她卻只覺得虛假,她看到過他對顏汐凝笑,那樣的笑容才是真誠的,這個秦王妃,也不知道她到底知不知道顏汐凝的事。

她正琢磨著,有一個青衣女子抱著一把古琴緩緩踏入,她對在座眾人行了一禮,謝蘊之讓大家噤聲,指著她介紹道:「這位是前些日子與太子妃義結金蘭的義妹,也是崔將軍的夫人,綺雲小姐。」

他說著,所有人都安靜下來,謝容華靜靜地看著綺雲,神色未有絲毫變化,只聽綺雲宛如天籟的聲音開口道:「今日是太子殿下的生辰,綺雲不才,為太子殿下譜了一曲子,以賀殿下1

太子點點頭,她將古琴放在了案幾之上,抬手輕撫間,優雅歡快的琴聲徐徐從她指尖流瀉出來,讓眾人不由沉浸其中,奏了一會兒琴后,她輕啟檀口,和著琴音的歌聲緩緩響起,美妙動聽的聲音讓人忍不住屏息凝氣,就怕自己的呼吸聲將這琴聲歌聲破壞掉分毫,隨著她的吟唱,殿外有鳥兒飛了進來,停在了她的頭上肩上,不時地隨著她附和上一聲。

一曲既罷,綺雲開口道:「讓諸位見笑了。」

謝蘊之回過神來,看了崔劍雲一眼,如此女子,怪不得崔劍雲怎麼都放不下,願意為了她和謝容華反目呢,就連他都忍不住心動了。

殿中爆出陣陣驚嘆聲,在座官員都對崔劍雲投去了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坐在王承志身邊的柳絮嘆道:「夫君,崔夫人的琴聲歌聲好美啊,要是有機會能隨著她的歌聲起舞,一定是人生最暢快的享受。」

王承志不動聲色地握住她的手,微笑道:「等有機會了我找崔將軍介紹你們認識,你的舞配上她的歌,想必十分美妙。」

柳絮正要答他,對面突然傳來巨大的動靜,只見謝容華突然站了起來,他捂著胸口,臉色蒼白,突然間嘔出一大口鮮血,將所有人嚇得面色大變。

「殿下1一直站在他身後的耿青快步扶住他,謝容華搭著他的手,忍不住又吐了一口鮮血出來,將胸前的衣襟染得一片血紅。

「容華1耶律燕飛奔著上前,扶住謝容華,厲聲看向謝蘊之:「太子殿下,我和殿下誠心誠意地來為你賀壽,你為何要害他?」

謝蘊之臉色大變,根本不明白為何會突然生這樣的事,他急聲道:「孤沒有害她,這件事孤會調查清楚,趕快傳太醫來為秦王診治埃」

「不必太子殿下假仁假義了,若殿下再呆在東宮,不知還有命回去沒有?秦王妃,我先帶殿下回秦王府救治,你在這裡盯著他們調查,定要將這件事查得水落石出,請陛下為殿下主持公道。「耿青囑咐著,背著意識迷離的謝容華快步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