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零七章 宴會風波(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七章 宴會風波(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好好的一場壽宴突然變成了兇案現場,在場的人無不人心惶惶,很快有宮中的御醫前來,查探了所有謝容華碰過的器具食物,當他查了謝容華喝的那壺酒時,臉色大變,跪在謝蘊之身前道:「太子殿下,這酒中下了毒。「

謝蘊之臉色極其難看:「你胡說什麼,東宮中的酒,怎麼可能會被人下毒?「

他的話還未說完,耶律燕已抽出了藏在腰間的鞭子,一鞭之下便將身前的案幾打成兩半,她的臉上帶著無盡的狠厲之色,對在座的人厲聲道:「你們所有人都看到了,太子下毒害我夫君,若他有個三長兩短,我定要整個東宮陪葬。」

她說著,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放下的狠話讓所有人心中驚懼不安,謝蘊之沉著臉色揪起太醫,沉聲道:「這酒當真有毒?」

「臣不敢欺瞞殿下,若殿下信不過微臣,可再喚別的太醫前來查看1太醫顫聲道,這件事事關秦王和太子,就算給他一萬個膽子,他也是不敢作假的。

謝蘊之鐵青著臉色,又喚了幾個太醫過來,檢查的結果都是一模一樣的,他死氣沉沉地坐在首座上,看著殿中的眾人,沉聲命令道:「這件事沒有查清楚前,任何人都不準離開東宮。」

當宮裡的太監向謝雲報告謝容華在東宮中毒的事時,謝雲臉色大變,他急匆匆地出了宮,趕去了秦王府。

一進秦王府,耶律燕便迎上來在他跟前跪下,哭訴道:「父皇,你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1

謝雲伸手將她扶起,擔憂道:「容華如今怎麼樣了?」

「薛太醫正在為殿下診治,兒臣也還在等。」耶律燕答著,和謝雲一道進了臨川閣。

他們剛到,薛解便從屋內出來,謝雲急聲道:「薛解,秦王如今怎麼樣?」

薛解向謝雲行了一禮,恭聲道:「還好殿下身體底子好,又救治及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謝雲聽了他的話,微微鬆了一口氣,他望著房門,問薛解:「他如今醒著的嗎?」

薛解點點頭,有葯童端了熬好的葯過來,薛解正要接過,謝雲先一步道:「朕來吧1

他接了葯,對薛解和耶律燕道:「朕進去看看,你們先侯著1

他端著葯推門而入,原本靠在床上休息的謝容華見到是他,正要下床,謝雲抬手道:「你坐著別動,不必行那些虛禮了。」

謝容華等他走到身邊,虛弱地對他道:「兒子不孝,驚動父皇大駕了。」

「這是什麼話,朕原本是想讓你們兄弟三人趁此機會增進感情,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謝雲嘆息著喂他喝葯,謝容華不過喝了幾口,便不住咳嗽起來。

謝雲見狀,放下了手中的碗,在他身後輕拍了幾下,皺眉道:「好點沒?」

謝容華抑制住咳嗽,無奈笑道:「好不容易在洛陽受的傷養好了,如今又中了毒,這次也不知道要養多久?」

謝雲聽了他的話,心中一澀,他看著謝容華認真道:「容華,你放心,這次為父一定徹查此事,無論是誰做的,朕都一定給你一個交待。」

「如果是大哥呢?」謝容華直言不諱地問道,謝雲心中一震,立即道:「不可能,蘊之不是那樣的人。」

謝容華嘴角勾起自嘲的笑容,卻點頭道:「父皇說得對,不可能是大哥,他若真要對付我,也不會傻的在東宮自己的壽宴上對我動手。」

謝雲看他的樣子,心中有些難受,低聲道:「容華,你心裡是不是一直在怨為父偏心1

謝容華不解地看向他:「父皇哪裡偏心了?」

他這樣一問,謝雲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他直言不諱道:「韓升的事情,包括杜威的事情,朕並不是不清楚,但他是太子,是魏國的未來,朕知道委屈了你,但朕也必須讓太子放心1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垂下眼眸,將所有的情緒都隱藏在了長長的睫毛後面,他低語道:「不管父皇和大哥信不信,我沒想過和他爭什麼,今日我也想在壽宴上與大哥好好相處,冰釋前嫌,可出了這樣的事,不管是誰做的,大哥心中都會對我有想法。」

他抬起頭,看向謝雲認真建議道:「父皇,讓我帶著秦王府的下屬去洛陽吧,我會替父皇守好洛陽,沒了我在長安,也可以讓父皇和大哥放下心來。」

謝雲心中動容,看著眼前這個為江山付出太多的兒子,他知道他已經做了太多的讓步了,謝雲握緊拳頭,沉聲道:「如此,朕便允許你帶著秦王府的人馬去洛陽,自陝州以東的國土都交給你做主0

「謝父皇恩典1謝容華正要起身拜謝,謝雲扶住他,搖頭道:「你先把身體養好,再準備去洛陽的事,你好好休息,朕還要去東宮一趟1

謝容華點點頭,對謝雲道:「父皇放心,我會好好養身體的1

謝雲離開之後,張玄策和秦王府的一干心腹進來,看著剛喝完葯的謝容華,張玄策輕聲道:「殿下的身體還好吧1

「本王沒事,東宮那邊的情況如何?」謝容華淡淡地道。

「據說如今還在一個一個地審問呢?沒有找到下毒的人。」秦洛答道。

謝容華點點頭,看著他們道:「父皇答應讓本王帶著你們去洛陽了,你們這些日子好好準備準備吧1

眾人聽了他的話,臉上大喜道:「陛下答應了,太好了,到了洛陽,我們就再不必如此憋屈了1

謝雲到東宮的時候,謝蘊之還在挨著審人,見謝雲進來,急急向他行了禮。

」父皇,容華怎麼樣?「他的聲音中滿是焦急之色。

謝雲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答道:「薛解已經為他診治過了,不會有生命危險。」

謝蘊之聽了他的話,大大的鬆了一口氣,見謝雲一直盯著他,他跪下看著謝雲沉聲道:」父皇,你要相信兒臣,這件事絕不是兒臣做的0

「那是誰做的?「謝雲直接明了地問道。

「兒臣還在查,請父皇給兒臣幾天時間,兒臣一定將此事查個水落石出1謝蘊之懇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