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零八章 相互猜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八章 相互猜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雲輕嘆一聲,道:「蘊之,你和容華之間一直在較勁,你以前做了什麼,朕不是不知道,但朕一直沒有追究,你知道為什麼嗎?」

謝蘊之聽他說知道他做的事,心中一緊,顫聲問道:」為什麼?「

「因為朕想讓你這個太子安心啊1謝雲嘆息著拍拍他的肩,謝蘊之還來不及高興,他卻話鋒一轉:「但這個天下容華出了多少力,你不是不清楚,你們兩個都是父皇疼愛的兒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所以有些事,父皇希望你能適可而止,你明白嗎?」

謝蘊之認真地看著他,沉聲道:「兒臣明白1

謝雲點點頭:「東宮毒酒的事,朕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之後,給朕一個交待。」

謝雲走了以後,謝緯楓便上前跟謝蘊之告辭:「大哥,小弟先行告辭了,不耽誤大哥查案。」

眼見他要走,謝蘊之叫住了他,他讓所有人先退下,死死地盯著謝緯楓半晌,方沉聲問道:「瑋楓,你老實告訴孤,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謝緯楓臉色一沉,厲聲道:「大哥這是什麼意思?他在你東宮出了事,如何能怪到我的頭上來。」

「因為比起孤,你更在意謝容華的生死,不是嗎?別忘了幾個月前,你還曾鼓動孤趁他受了重傷要他命的事。」謝緯楓輕聲道,「之前他都好好的,怎麼偏偏你來了東宮,他就中了毒,若父皇不相信孤,謝容華又被毒死了,那能獲得最大好處的人,除了你還有誰?」

謝緯楓聽了他的話臉色氣得鐵青,他怒道:「那謝容華死了嗎?他不是沒死嗎?我才回長安幾天,哪來那麼大的能耐在東宮安排眼線在他酒中下毒,照大哥這樣說,那我還可以說這些事原本就是大哥做的,你知道父皇不會相信你會這麼蠢,在自己的東宮壽宴上做這樣的事,就故意反其道而行之,這樣就算謝容華死了,你還有辦法將這下毒的罪名推出去,比如就像現在這樣推到我的身上。」

「你……」謝蘊之怒不可抑,謝緯楓冷笑道:「大哥想把這罪名往我頭上推,讓我去做替死鬼,也要有證據才行,我從進了東宮就沒離開過大哥身邊一步,大哥還是好好想想,如何給父皇一個交待吧1

謝緯楓說完,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在院落中叫了等候的柳泠玉,就要離開東宮,太子妃卻突然叫住了他們!

「蜀王妃請留步1太子妃看向柳泠玉,問道:「方才翠玉和我說在秦王入席之後,她是在東宮的內膳房附近找到你和令妹的,你們去那裡做什麼?「

柳泠玉一怔,她當時想質問柳絮,不過是隨便拉了她去一處,誰知道那裡會靠近內膳房,她臉色難看道:「太子妃姐姐是懷疑我去那邊給秦王下毒?」

太子妃有些歉然道:「本宮只是例行詢問罷了,此事事關重大,本宮不會冤枉好人,也不敢放過一個可疑人0

謝緯楓冷笑道:「好一個可疑人,大哥大嫂還真是夫唱婦隨,大哥剛剛還覺得本王是可疑人,你轉頭就懷疑本王的王妃是可疑人了,既然你這樣問,那為何不將王夫人算做可疑人,就因為她是王承志的夫人,王承志又是你們東宮的人,所以就可以置身事外了嗎?」

謝蘊之剛出來便聽到了謝緯楓的話,他讓人叫了王承志和柳絮過來,問柳絮道:「你和柳泠玉在東宮的內膳房附近做了什麼?」

柳絮一怔,想到顏汐凝的事,神色間有些慌亂道:」沒,沒什麼啊?就是和姐姐話家常?「

謝蘊之看她的樣子,正要發怒,王承志即刻跪下道:「殿下,秦王中毒的事和絮兒無關?」

「那她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她怕什麼?」謝蘊之怒道。

「我來說吧,免得這麼大一口鍋扣在我身上。」柳泠玉冷笑道,柳絮急急地阻止她:「姐姐1

柳泠玉不理她,繼續道:「我不過就是確認在洛陽救她的人是不是顏汐凝罷了,我的妹夫如今跟著太子殿下,她自然不敢讓太子殿下知道,自己被秦王的女人救了啊1

「姐姐,你……」柳絮臉色煞白,柳泠玉冷聲道:「我怎麼?我可從來沒有答應過替你保密。」

她看向謝蘊之難看的臉色,笑道:「如今,我可以走了嗎?」

謝蘊之點點頭,等謝緯楓攜著柳泠玉揚長而去了,他才看了一眼柳絮,對王承志道:「你跟孤進來。」

王承志跟著他進了屋,立刻跪下道:「殿下,微臣知道不該隱瞞殿下此事,所有罪責請殿下責罰微臣,不要遷怒於柳絮。」

謝蘊之冷冷地看著他,譏諷道:「你對她還真是一往情深,王承志,孤問你,若是你的夫人因為顏汐凝要幫著謝容華,你是不是也要為了博美人一笑而背叛孤?」

「殿下於我有救命之恩,知遇之恩,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背叛殿下。」王承志沉聲道。

聽他這樣說,他心中的怒意微微消減,他望著他,輕聲道:「那依你之見,到底是誰給秦王的酒中下毒的。」

王承志沉默良久,望著謝蘊之沉聲道:「微臣以為,給秦王下毒的人不是旁人,正是秦王自己1

謝蘊之聽了他的話臉色大變:「你說他自己給自己下毒,為了什麼?嫁禍本王嗎?」

「微臣不知道,這只是微臣的一種猜測罷了,既然殿下沒有下令,那兇手絕不可能是東宮的人,而若是蜀王殿下,他沒道理下了毒卻不毒死秦王,要知道,鉤吻毒性雖然強,可卻不是能立即致人於死的毒藥,只要醫治及時,人便不會有事,真要毒殺秦王,應該用更厲害的毒藥才是。「王承志緩緩分析道。

謝蘊之聽了他的話臉色越來越難看,他雙拳握得死緊,恨聲道:「好個苦肉計,狠狠擺了孤一道1若是他和謝雲說是謝容華自己給自己下毒,只會激怒謝雲,讓謝雲覺得他是在推卸責任,所以這個啞巴虧,他吃定了。

出宮的馬車上,柳泠玉死死盯著謝緯楓,謝緯楓感覺到她的目光,睜開眼冷聲道:「看著本王做什麼?」

「秦王妃根本不是顏汐凝,你為什麼騙我,你逼我為你們煉蠱對付顏汐凝,究竟想做什麼?」柳泠玉沉聲道。

謝緯楓嗤笑一聲,道:「本王什麼時候說過秦王妃是顏汐凝的,一切不都是你自以為是嗎?至於顏汐凝,你說本王能用她做什麼?」

「你……」柳泠玉想到一種可能,心中一驚,謝緯楓低笑道:「怎麼?別告訴本王一向愛慕虛榮的柳家大小姐不想做皇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