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零九章 進獻讒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進獻讒言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翌日早朝後,謝蘊之一臉陰沉地回到東宮,王承志見他如此神色,擔心道:「今日早朝發生了何事?讓殿下臉色如此難看?」

謝蘊之看著他,恨聲道:「昨夜孤不是問你他為何要給自己下毒嗎?今日父皇在朝堂上一說,孤全都明白了1

「陛下說什麼了?」王承志皺眉道!

「說要將他派往洛陽封地,帶著他秦王府的官員,把陝州以東的國土全交由他去管理1謝蘊之氣憤道!

「金蟬脫殼,殿下,你不能讓秦王去洛陽,洛陽有城有軍,放秦王去洛陽,不異於縱虎歸山,若他去了洛陽不再會長安,莫說是殿下,就算陛下也再奈何不了他!就算他在陛下在時不會輕舉妄動,可若陛下百年之後,殿下初登大寶,能敵得過秦王在洛陽養的千軍萬馬嗎?」王承志急聲道!

謝蘊之一惱:「你說得話孤何嘗不明白,可父皇已經在朝堂上宣了旨,孤能怎麼辦?」

王承志想了想,對謝蘊之建議道:「殿下,如今秦王還在養身體,我們還有時間,據微臣所知,陛下寵愛的德妃娘娘與秦王之間有過節,也許我們可以從她入手……」

「你是說尹德妃?」謝蘊之目光一亮。

「不錯,娘娘因為生下小皇子被陛下從婕妤升為德妃,陛下對她寵愛至極,若是她能助殿下一臂之力,我們在暗中派人推波助瀾一番,定能打消陛下的念頭。」王承志點頭應道。

******************

三日之後,謝蘊之將在東宮查到的「真兇」帶到謝雲面前,是東宮內膳房的一個廚子,據說以前和秦王府交了惡,看秦王到東宮來一時便生了歹意,在給秦王的酒中加了鉤吻,謝雲不想再橫生枝節,草草審問了一番,便讓人將他拖出去斬了,東宮毒酒的案子也算告了一段落。

可自從謝雲說了要將謝容華派往洛陽,便收到了好幾封密奏,皆向他陳訴秦王去留的得失利弊,他看多了也就厭倦了,只覺得心裡壓著一股氣。

這一日,他剛到尹德妃住的長慶殿,便見他寵愛有加的女子在一旁偷偷抹眼淚。

尹德妃看到他,慌亂地擦掉眼淚,站起身強笑著迎了上來:「陛下過來了怎麼也不讓人通報一聲,臣妾也好早做準備。」

謝雲摟住她,望著她哭得如兔子一般的眼睛,沉著臉道:「是誰惹愛妃生氣了,讓愛妃眼睛都哭腫了1

尹德妃別過目光,低聲道:「沒人惹我生氣,陛下看錯了。」

謝雲看她這受了委屈卻不敢言的樣子,握緊她的雙肩,沉聲道:「朕是愛妃的丈夫,是這個天下的主宰,愛妃受了什麼委屈是不能和朕說的,有朕在,你還有什麼好怕的嗎?」

尹德妃聽了他的話,伸手環抱住他,將頭倚在他的胸前,低泣道:「陛下,這宮中人人都知道陛下視臣妾如珍如寶,又有誰敢來欺負臣妾呢,只是……」

「只是什麼?」謝雲神色一凝。

尹德妃放開他,看著他泫然欲泣道:「臣妾實在不知道做錯了什麼,讓秦王殿下如此厭惡臣妾,從臣妾還是婕妤的時候他就看臣妾不順眼,他平日里視臣妾這個庶母如無物,不來給臣妾請安便罷了,如今怎能縱容手下欺負臣妾的家人呢?」

「你說什麼?你的家人如何被人欺負了。「謝雲壓抑著怒氣道。

「臣妾的弟弟前兩日在西市遇到了陳大陳將軍,二人因為一些小事發生了口舌之爭,弟弟便表明了他的身份,沒想到陳將軍得知他的身份后,竟然將他暴打了一頓,弟弟揚言要進宮找臣妾做主,陳將軍卻說……」尹德妃抽噎著道。

「他說什麼了?」謝雲皺緊眉頭道。

「他說,讓他儘管去找人,去告御狀,他也不怕,反正不日之後他就要去洛陽了,他們以秦王為尊,就算……」她看了謝雲滿是怒意的臉一眼,輕聲道:「就算是陛下,也管不到他們頭上。」

她話音剛落,謝雲便一把掃下了案几上的飾物,憤怒道:「如今人還沒去洛陽呢,就敢這麼囂張,真當朕不存在了不成。」

「陛下息怒。」尹德妃跪下,低聲勸道:「臣妾想,陳將軍也不是不把陛下放在眼裡,只是他跟著秦王殿下習慣了,加上打的人是臣妾的弟弟,恐怕覺得打了他,還是給秦王出了一口氣呢,之前臣妾勸顏汐凝的事情,秦王恐怕恨臣妾入骨了,他的下屬有了機會,又怎會放過呢……「

「那是朕讓你去的,和你有什麼關係,委屈你了,愛妃1謝雲動容地將她擁入懷中。

尹德妃輕輕搖頭,低聲道:「臣妾倒沒有什麼,就是可憐了臣妾的弟弟,如今還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謝雲心中疼惜萬分,擁著她輕聲細語地哄著:「愛妃,你放心,朕這就把陳大召進宮來,給愛妃一個交待。」

「別……」尹德妃急聲道,「若陛下為臣妾做了主,秦王更恨臣妾了,臣妾還有不少親眷在洛陽,他不能對臣妾如何,等他到了洛陽,一定會拿他們出氣的,此事還是算了吧。」

洛陽洛陽,又是洛陽,難道他去了洛陽就真能飛天不成。

謝雲的心中鬱悶一片,他放開尹德妃,站起了身。

「陛下要去哪兒?」尹德妃見謝雲要走,有些著急道。

「朕還有些事要辦,愛妃先好好歇歇吧1謝雲說完,便大步踏了出去。

等他走後,尹德妃招了自己的心腹太監過來,輕聲道:「去給東宮傳話,太子交待的事本宮已為他做了,剩下的就靠他自己了,還有,讓他別忘了對本宮的承諾。」

謝雲出了長慶殿後,便回了自己的寢宮,桌案上還放著讓他收回成命的各種密報,他想到尹德妃的話,走到案前將他們一一看了,之前覺得他們是庸人自擾的話,如今竟有了些道理。

「尚喜!「

尚喜聽到謝雲叫他,疾步走過來,躬身道:「陛下,怎麼了?」

「暗中派人去查一查秦王府中官員對去洛陽的反應,回來一五一十地告訴朕。」謝雲沉聲道。

「是1

尚喜恭聲退下,謝雲將目光放回密報之上,上面寫著,秦王左右聞往洛陽,無不喜躍,觀其志趣,恐不復來,煩請陛下三思而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