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一十一章 九成宮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一章 九成宮變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奉天六年六月,謝雲攜後宮嬪妃以及秦王去九成宮中避暑,留下太子謝蘊之監國!

九成宮在長安西北三百里,杜水河上架橋直通宮內,宮殿依玉華山而建,在周圍圍起高閣,四邊環繞長廊,在蔥蔥鬱郁的樹林中,房舍縱橫錯雜,台榭參差交錯,縱然是在炎熱的酷暑中,這裡依舊氣候宜人,沁人心脾,是前朝皇室花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修建的避暑聖地。

謝容華自從和謝雲來了九成宮,謝雲日日都會召見他和耶律燕與他一同用膳,閑話家常,摒棄掉皇家的規矩,倒像是之前普通的父子關係一般。

「父皇,今日兒臣狩獵,剛好抓到了一隻鹿,便帶回來讓御廚做了這道五彩鹿肉絲,您嘗嘗合不合您的口味1謝容華說著,夾了一筷子鹿肉絲到謝雲碗中。

謝雲嘗了一點,嘖嘖稱嘆道:「不錯,肉質細膩,味道鮮醇!愛妃你也嘗嘗。」

謝雲說著,親自為德妃布了菜,德妃受寵若驚,她謝恩道:「多謝陛下1

她說完嘗了一口,對謝容華笑道:「的確不錯,不過秦王可別光顧著孝道,就冷落了自家王妃啊1

她說著,目光望向一邊安靜吃飯的耶律燕,耶律燕一驚,趕緊笑道:「平日里殿下難得有機會同父皇一起用膳,盡孝自然是應該的,不必管兒臣。」

謝雲輕唔一聲,望著耶律燕調侃道:」說到盡孝,你們成親的日子也不短了,什麼時候讓朕看看朕的皇孫啊0

他這樣一說,耶律燕的臉即刻便紅了起來,她帶著羞澀看向謝容華,卻見他的目光望向遠處,不知道在想什麼,她燥熱的心也一下子涼了下來。

耶律燕看向謝雲,低聲答道:「父皇,兒臣雖然成親的日子不短了,但殿下常年在外征戰,回長安后又一直在養身體,這事現在還急不來。」

謝雲點點頭,嘆道:「你說得也對,不過……」他看向謝容華,拍著他的手道:「朕看你如今身體也大好了,可要和你的王妃一起努力,讓朕早日見到朕的皇孫才行。」

謝容華低聲應是,說了些別的話將這個話題岔開來,謝雲見他興緻不高,也不再勉強,順著他的話繞到了別處,其樂融融之際,卻有宮人在外稟報:「陛下,東宮校尉武良矢和寧考求見陛下,說他們有急事稟告。」

「東宮的人?」謝雲疑惑道,謝容華和耶律燕已識趣地站起身,謝容華輕聲道:「父皇有政事要忙,兒臣和燕兒先行告退了。」

謝雲點點頭,等謝容華離開,尹德妃亦退下后,才讓人將二人召見進殿。

二人分別捧著一副甲胄,在謝雲面前戰戰兢兢地跪下道:」陛下,太子與欽州都督巴盛密謀造反,命令我二人為準備叛亂的軍隊運送甲胄,如此大事,我們不敢參與,特來稟告陛下。「

「什麼?」謝雲驚地站起身來,走上前去仔細檢查他們手中的甲胄,確實是全新的,他握著甲胄,沉聲道:「這樣的甲胄,你們一共送了多少?」

「三,三百副1寧考顫聲答道。

「三百副1謝雲咬牙切齒道,氣得青筋凸起,他抓起一人的領口,厲聲道:「除了甲胄?太子還做了什麼?」

「小的只是運送甲胄,別的並不知情,只是聽東宮的其他校尉曾言,太子殿下一直讓巴盛暗中為他招募驍勇,別的小的真的就不知情了。」武良矢驚懼著答道。

謝雲放開他,臉色氣得鐵青,他讓謝蘊之監國,他卻想謀反,這是等不及要登上皇位了?

「尚喜,即刻叫裴智和柳弘業來丹霄殿見朕。」謝雲沉著臉吩咐尚喜,又看了眼前告密的二人一眼,冷聲道:「先將他們二人押下去,除了朕,誰都不許見他們1

「是1尚喜領命退下了,很快裴智和柳弘業便來了殿中,聽謝雲說了此事,俱是臉色大變。

「此事你們二位如何看?「謝雲冷聲問道。

「陛下,那二人都是東宮之人,太子殿下私運甲胄之事應當不假,不過謀反畢竟是大事,陛下不妨讓太子殿下和巴盛來九成宮中當面對質,也免得冤枉了他們。」裴智沉聲道。

謝雲點點頭,答道:「朕也是這樣想的。」

「陛下,這事雖然真假難辨,但九成宮中的守衛還需加強,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1柳弘業沉聲道。

「不錯,你今日立刻將附近的軍隊調集到九成宮加強防備,朕現在就傳太子和巴盛來九成宮單面對質。」謝雲吩咐柳弘業道。

柳弘業領命退下了,謝雲擬好聖旨交給裴智,他的臉上是顯而易見的疲倦之色,看著裴智有些無助道:「裴老弟,你說,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我該如何對這個兒子礙…朕自問沒有虧待過他半分,他怎麼能,怎麼能……」

「陛下,你先不要多想,事情不一定就是你想那樣的,一切等太子殿下到了,自然會水落石出。」裴智勸他道,拿著聖旨大步跨了出去。

謝蘊之接到聖旨的時候,臉色灰敗一片,他召集了東宮所有的幕僚,與他們商議對策。

「殿下,陛下既然已經聽信他人對殿下的污衊,殿下不如就此放手一搏,如今陛下遠在九成宮中,長安都由殿下說了算,不是沒有就此成事的可能。」馮毅沉聲道。

「不可,陛下既然召見殿下,那九成宮中自然已有完全的準備了,臣以為,殿下還是依照聖旨,去陛下面前解釋清楚為好。」崔劍雲皺眉道。

謝蘊之猶豫不定,看向王承志道:「承志,你說孤該怎麼做?」他的目光中帶著前所未有的無助。

王承志沉吟許久,看著謝蘊之沉聲問道:「殿下私運甲胄,是否真的沒有謀反之意?」

「自然是沒有,孤招募驍勇,私造甲胄,只是為了對抗謝容華,他如今雖然沒有兵權,但他可是有一支勇猛無敵的驍嵬軍在手,就算孤已經斷了他幾隻臂膀了,如今孤的實力還是沒有十足的把握贏他,實在沒想到這事竟然會泄露出去,被有心之人誣告謀反1謝蘊之怒道。

王承志的眼睛漆黑如墨,他沉聲道:「既然殿下沒有謀反之心,便去九成宮解釋清楚吧,相信陛下不會冤枉殿下的。」若他真有心謀反,也絕不可能逃過謝雲的追查,畢竟九成宮還有一個秦王在。

聽了他的話,謝蘊之也有了點信心,他點頭道:「好,孤這便獨自前去九成宮,以示孤對父皇的赤誠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