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一十二章 九成宮變(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二章 九成宮變(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蘊之孤身一人從長安前往九成宮,剛進丹霞殿,便猛然撲到在地,跪在謝雲跟前,使勁地磕頭認錯道:「父皇,兒臣知錯了,兒臣知錯了,求父皇開恩1

謝雲冷冷地看著他,沉聲道:」蘊之,你實在是太令父皇失望了0

謝蘊之又磕了幾個響頭,淚流滿面道:「父皇,兒臣雖有私運甲胄之罪,但實無謀反之心啊,求父皇明察1

謝雲看他的額頭上磕得一片青紫,甚至隱隱有血跡流出,終是於心不忍,他冷聲道:「你是太子,當為天下表率,怎可做出如此糊塗的事來,此事你是不是冤枉的,如今定論為時尚早,等巴盛到了,你與他當面對質吧1

他說完,抬手一揮,便有侍衛進來將謝蘊之拖了下去,他被關押在了九成宮的一處偏殿中,再接觸不到任何人。

「陛下,不好了,不好了1

尚喜的聲音在夜晚將熟睡的謝雲吵醒,他示意德妃繼續休息,披了外衣打開殿門,不悅道:「慌慌張張地做什麼?出什麼事了?」

「陛下,欽州傳來急報,巴盛反了1尚喜顫聲道。

謝雲的睡意被他的消息徹底驚醒,他驚詫道:「你說什麼?」

「巴盛在欽州扣押了陛下派去的使者,起兵造反了1尚喜慌亂地說道。

謝雲的手顫抖著,今日謝蘊之的態度讓他對謝蘊之的謀反之事產生了懷疑,他原本篤定了這是一個誤會的,可如今怎麼……

「去,把秦王叫來,現在就去。」謝雲急聲命令道,迅速回殿穿好了自己的衣物。

「陛下,怎麼了?」德妃看他這樣子,慌得坐了起來。

謝雲陰著臉道:「巴盛起兵造反了1他說完,再不理會她,快步走出了房中。

床上的德妃面色慘白,若巴盛反了,太子豈能得好,若太子敗了秦王上位,以她以前得罪秦王的次數來看,那還能有她的好日子過?

謝容華在半夜被謝雲急召覲見,他看著坐在大殿上神色慌亂的謝雲,整個臉隱在大殿的燭光陰影中,看不清臉上的神色。

謝雲聽到動靜,看向謝容華站著的地方,高聲道:「是容華嗎?」

「是1謝容華答著上前,在謝雲跟前跪下,恭聲道:「不知父皇半夜召見,所謂何事?」

「巴盛在欽州起兵造反了?」謝雲的聲音顫抖著,道:「朕要你帶兵前去平叛。」

謝容華的目光一凝,望著謝雲皺眉道:「父皇,巴盛謀反,欽州的將士本該就地將他捉拿,就算他們不行,以巴盛的實力和兵力,父皇派周邊的將領去即可,無需兒臣親自出馬1

謝雲搖搖頭,低聲道:「你也知道巴盛是從東宮出去的,他與太子關係密切,這件事和太子脫不了干係,除了他,朕怕還會有別的人響應,只有你親自挂帥,那些別有用心的人才不敢妄動0

他臉上帶著疲倦之色道:「此次事了,朕便立你為太子,以安天下民心1

謝容華一驚,沒想到他會在此時許諾他太子之位,他臉上不露聲色,緩緩跪下,沉聲道:「兒臣領旨1

謝容華出了大殿,夜風將他的發吹得有些凌亂,他望著黑夜中那輪孤寂的明月,突然就生了些感嘆,在想要的一切即將唾手可得時,竟然無端生出一些悲涼來。

「殿下1耿青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謝容華回頭,看著他笑道:「你來了,他們呢?」

「都到了,今夜我們依計劃行事?」耿青低聲問道。

謝容華搖搖頭,道:「計劃有變,父皇要本王親自領兵前往平亂。」

耿青一怔,低聲道:「那我們……」

「等本王走了,你們再動手吧,有柳大人在,九成宮不會亂的,巴盛不過草莽之輩,本王很快就會回來1他的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容,沉聲道:「既然父皇執意要本王前去平亂,那本王就讓天下人都看看本王的平亂之功1

當夜,謝容華便拿了謝雲的詔令,帶兵前往欽州平亂!

謝蘊之一個人被關在殿中,除了晚間來送飯的一名殿中監,他再沒見過旁人,月光透過窗欞照進殿中,帶來無盡的寒意,他只覺得心中的不安越來越甚,自己孤身前來請罪,也許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

心中的恐懼令他不住的拍打殿門,高聲道:「來人啊,孤要見父皇,孤要見父皇1

他聲嘶力竭之際,殿門突然開了,一個太監走進來,尖細的聲音高聲道:「傳聖上口諭1

謝蘊之恭敬地跪下,太監高聲道:「聖上問你知罪否?」

「兒臣雖有私運甲胄之罪,但實無謀反之心啊1謝蘊之沉聲道。

「聖上再問你,既無謀反之心,巴盛如今為何起兵造反?」

太監不帶感情的聲音讓謝蘊之臉色徹底大變,他不敢置通道:「什麼?巴盛反了?「他磕頭道:」兒臣不知啊0

「陛下有旨,太子謝蘊之勾結巴盛,意圖謀反,今廢除太子之位,賜白綾一條,令廢太子謝蘊之就地伏法1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身後有侍衛端著白綾放到謝蘊之跟前,謝蘊之驚恐地後退,不敢置通道:「不可能,父皇不可能這麼對我,我要見父皇,我要見父皇1

「廢太子若不自行了斷,就別怪咱家不客氣了。」那太監尖細的聲音道。

謝蘊之望著他眼中濃烈的殺氣,突然間明白過來,指著他們大聲道:「你們不是父皇派來的,你們是謝容華的人,對不對,他假傳聖旨,要藉機除掉我,對不對?」

「動手1太監不答他,沉聲命令道。

身後的侍衛即刻上前,謝蘊之奮力掙扎,可是他因為造反的事,本就寢食難安,如今身體虛弱,到底還是讓他們將白綾纏到了他的脖頸上。

他的手死死地揪著白綾,可到底敵不過兩個侍衛的力氣,口鼻尖的氣息越來越少,在生命即將逝去的那一刻,他想通了所有的一切,從告發他私運甲胄開始,這一切就是謝容華的一個局,一個讓他有來無回,背負罵名而死的局。

不,他不能就這樣死了,在最後一刻,他突然生出極大的力氣,竟掙開了桎梏,往殿外逃去!

可剛出殿門,便被人從身側一劍貫穿心臟,他瞪大眼睛看著心口緩緩拔出的劍和眼前淡漠無情的耿青,喃喃道:「二弟,你好狠的心啊1

他說出了最後一句話,撲地一下倒地,再沒有了氣息,一國太子,就在這處昏暗的偏殿中,毫無尊嚴地丟掉了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