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一十四章 九成宮變(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四章 九成宮變(四)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對付巴盛的叛軍雷厲風行,不過短短三日,整個叛軍便被盡數摧毀,他留下善後的人馬,自己馬不停蹄地趕回了九成宮。

「殿下1

耿青高興地喚道,他和柳弘業得到他今日返回的消息,便領著一眾官員等在了九成宮門外!

謝容華翻身下馬,等在門外的人齊齊跪下,聲勢如虹的高聲齊喚道:「恭迎秦王殿下得勝歸來1

謝容華望著跟前高大雄偉的宮門與跪在身邊神色恭敬的各色官員們,周身散發出睥睨天下的氣勢,他知道,從現在開始,在魏國,他再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臉色,也再沒有人,能逼他做任何事了。

他走到耿青和柳弘業面前,將他們兩個親自扶起來,溫言道:」辛苦二位了。「

「能為秦王殿下效勞,是老臣的福氣。」柳弘業笑著道!

謝容華淡淡一笑,對四周的朝臣沉聲道:「各位也都起來吧1

他說完,率先跨入宮門,邊走邊詢問耿青:「父皇現在還在丹霄殿中嗎?」

耿青點點頭,道:」自從謝蘊之死後,他便不再見任何人了。「

謝容華目光微沉,他低聲道:「待本王梳洗一番,便去見他1

謝雲目光渙散的坐在床榻上,面容倦怠頭髮花白,身上的帝王之氣彷彿在那一夜便消散了,整個人一下子蒼老了許多,他已經年近六十,回首這一生,一時竟不知自己都做了些什麼?怎麼就弄成了如今的模樣?

殿門吱丫一聲打開,尚喜小心地走進來,跪在謝雲跟前小心翼翼道:「陛下,秦王殿下來了1

謝雲聽了他的話,目光一凜,沉聲道:「讓他進來1

他整理好自己的儀容,一時間彷彿又變回了那個天下間至高無上的帝王。

謝容華一步一步走到他跟前,在他身前直直地跪了下來。

他看著眼前這個他最優秀最引以為傲的兒子,低聲道:「回來了1

謝容華看著他,沉聲道:「巴盛的叛軍已被兒臣全數殲滅,巴盛亦被他的部下殺死……」

他的話還沒說完,啪地一聲,臉上已挨了謝雲一巴掌,謝雲雙眼通紅,眼中是壓抑地痛苦:「為什麼?」

謝容華緩緩回頭,他看著他,淡笑道:」父皇是想問兒臣為什麼不留大哥一命,還是為什麼把父皇軟禁於此嗎?「

他說得直白,讓謝雲心中一驚,他看著謝容華,無奈地道:「容華,為父已經答應了你,平亂歸來,你就是太子,你為什麼還要做這樣的事?」

謝容華垂下眼眸,低喃道:「為什麼?因為父皇從來沒有給過我信心啊1

他抬頭看著謝雲,輕聲道:「曾經父皇答應我,得勝歸來,汐凝會是我的王妃,我信了,等我大勝還朝,父皇卻逼我娶了旁人,讓我和心愛的女人兩地相隔,後來,在東宮我中毒之際,向父皇求去洛陽,父皇也答應了,我滿心憧憬地準備之際,父皇卻一紙詔令讓我留下來,父皇明知大哥對我的所作所為,卻一直護著他,若不是我有軍功護著,也許我早就死了,所以這一次,父皇的許諾,兒臣不敢也不能再信了0

謝雲心中一滯,他想過曾經對他的所作所為會讓他傷心,卻沒想到原來已經將他傷到如此的地步,他看著謝容華,有些哀傷道:「容華,你是不是一直都很恨為父。」

謝容華看著謝雲,目光中滿是哀傷:「父皇想聽什麼答案呢?從你逼我娶不愛的女人那刻起,父皇覺得,兒臣還應該繼續愛父皇嗎?」

謝雲一怔,苦笑道:「所以,從那一刻起,蘊之,還有父皇,都成了你眼中的絆腳石,是嗎?」

謝容華沉默不言,謝雲微微搖頭,嘆聲道:「事已至此,父皇也不想再怪你什麼,你想要的太子之位,甚至父皇的皇位,朕都可以給你,不過,你要答應朕一件事1

謝容華看著他,謝雲淡聲開口道:「以太子之禮安葬蘊之,這是你欠他的,另外,不要為難東宮的人0

謝容華目光微凝,他低聲道:「別的我都可以答應,但大哥的兒子,不能留1

謝雲驚懼地看著他,只聽他沉聲道:「斬草除根,這是父皇從兒臣大破張秦的時候就教兒臣的道理,不是嗎?」

謝雲只覺得眼前的謝容華,讓他前所未有的陌生,如今的他,比起謝蘊之,甚至比起他自己,也許都更適合皇帝的位置,他有些疲憊地道:「朕明白了,你下去吧,稍後朕會下旨立你為太子的。」

謝容華恭恭敬敬地給他磕了一個響頭,緩緩站起身,一步一步地往大殿而去,在他即將踏出殿門那刻,謝雲突然開口問他:「容華,如果父皇放你去洛陽了,你是不是就不會和你大哥兄弟相殘了。」

謝容華的身形一僵,他回頭逆著光看謝雲,輕聲開口道:「是1

至少在你活著的時候,是的。

他沒有將心裡全部的想法告訴謝雲,他想,他已經足夠不孝了,總要給蒼老的父親留下一點希冀和念想。

謝雲聽了他的話,微微動容,等謝容華離開后,他不由發出了無奈的長嘆聲。

夕陽西下的時候,謝雲擬好了對他而言,此生最重要的一份聖旨,他讓尚喜叫了柳弘業過來,望著神色恭敬的柳弘業,他開口問道:「柳愛卿,有件事朕始終想不明白,你能不能幫朕解惑?」

柳弘業神色一緊,低聲道:「陛下想問什麼?微臣知無不言1

「你選擇的人,為何是秦王?」他看著柳弘業,目光中滿是不解:「你的大女兒是蜀王王妃,你的二女兒,嫁的是太子心腹,而你的選擇,為何是秦王?」

「因為在微臣的眼中,秦王才是最適合那個位置的人,與秦王作對,微臣沒有贏的把握,不如跟著秦王,搏一個從龍之功,為柳家在新朝謀取更穩固的地位。」柳弘業緩緩地道。

「柳愛卿果然慧眼如炬!從來都不會選錯路。」謝雲將手中的聖旨交給柳弘業,低聲道:「不過,柳愛卿真的覺得朕這個文武雙全的兒子能容得下你柳家獨大嗎?若有朝一日你不得不對上他,倒時你又選誰呢?」

柳弘業接過聖旨的手一抖,很快定下心神,對謝雲淡笑道:「謝陛下提醒,微臣會多加小心,盡量不與秦王殿下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