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一十五章 君臨天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五章 君臨天下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殿下,不好了殿下1陳正道慌慌張張地跑進謝緯楓的院子中,惹得謝緯楓不悅道:「出什麼事了,這麼著急?」

「從京中傳來消息,太子殿下乘著陛下和秦王殿下去九成宮避暑之際與巴盛密謀造反,如今太子被誅,陛下已經下了聖旨立秦王為太子了。」陳正道慌亂地道。

「你說什麼?」謝緯楓驚地站起來,道:「什麼時候的事?」

「就幾日前,剛收到消息我就來告訴殿下了。」

「大哥怎麼會謀反,父皇一向是站在他那邊的,他怎麼可能做這種傻事,再說連殺謝容華都要本王一再相勸的人,哪有謀反的膽量,這事一定和謝容華脫不了干係,父皇如今人在哪裡?」謝緯楓沉聲道。

「據說陛下因為太子謀反一事急怒攻心,大病了一場,如今仍在九成宮中靜養1看謝緯楓臉色不好看,他還是橫下心道:「還有,據暗探所言,秦王回京后便召回了曾經被陛下派出去的各心腹部下,如今左右武侯大將軍,左右武衛大將軍,中書令,兵部尚書,吏部尚書,御使大夫全都是秦王的人0

「那豈不是整個魏國的軍政大權全在他的手上了?「謝緯楓惱怒道:「那這和把皇位傳給他有什麼區別1

「殿下,也許,也許陛下真的很快就會把皇位傳給他了也說不定1陳正道小聲低道,氣得謝緯楓怒火連連。

他快步走到滕羯的院子中,一腳踢開大門,對滕羯怒道:「滕羯,你那個什麼天蠱到底能不能煉成,知不知道如今魏國已經變天了,本王把一切都賭在了那蠱身上,可別你那天蠱還沒煉成,本王已經被謝容華逼死了。」

滕羯一驚,道:「發生什麼事了?「

謝緯楓怒氣沖沖地將發生的事告訴滕羯,氣急敗壞道:「你什麼時候給我把顏汐凝抓回來,如今這樣,本王心中實在不安,謝容華對付完了大哥,等他騰出了手來,絕對不會放過本王的。」

「殿下,稍安勿躁……」滕羯勸說的話語剛剛出口,謝緯楓便大怒道:「稍安勿躁,你只會說稍安勿躁嗎?本王等你的蠱足足等了四年了,可你讓本王看到了什麼?到現在為止,本王連顏汐凝的影子都沒看到,本王的耐心已經用光了1

滕羯跪下磕頭,沉聲道:「殿下息怒,最多半年,半年後,臣一定讓殿下見到顏汐凝1

謝緯楓握緊雙拳,厲聲道:「好,本王就再給你半年的時間,半年後本王若見不到人,你也不用活了。」

他說完,拂袖而去,如今危機四伏,他還有許多準備工作要做,可不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賭在那個天蠱和顏汐凝身上。

前東宮的所有相關人員都被囚禁了起來,除了柳絮因為柳弘業的關係逃過一劫,她日日跪在柳弘業的房門前,只求柳弘業能想辦法救王承志一命,可柳弘業根本不理她。

她沒想到,曾經和她說過不參與奪嫡之爭的父親,最後會幫著秦王,這段日子的經歷,讓她突然想起柳泠玉的話來,也許她說得對,柳弘業的心中根本就沒有女兒,也沒有什麼父女親情,他要的只是權勢與家族榮耀,別的他根本就不在乎。

「二小姐,你還是走吧,大人不會見你的。」柳府的管家看這三伏天她還這麼跪著,實在心有不忍,「大人如今聽命於太子殿下,怎敢為前太子的人求情,你不如直接去東宮求太子,說不定還能有所轉機1

柳絮悲傷地看著他,低喃道:「可我和太子毫無交情,他如何會聽我的。」

「你雖然沒有,但顏姑娘不是救過二姑爺的命嗎?以太子曾經對顏姑娘的寵愛,他說不定會因為顏姑娘而放二姑爺一馬1

管家的話讓柳絮眼睛一亮,她爬起身來,向管家道謝道:「謝謝你,文伯伯1如果太子還念著顏姐姐,說不定真能救王承志一命。

她快步出了柳府,往崔府直奔而去,以前秦王的人,她除了崔劍雲,實在不認識別人了。

崔劍雲剛下馬回府,便被柳絮上前攔住了!

「崔大人1

崔劍雲看到她,皺眉道:「柳小姐,崔某知道你想說什麼,抱歉,崔某愛莫能助1

他說著就要進府,柳絮在他身後急聲道:「我有顏姐姐的消息1

崔劍雲僵住步伐,回頭瞪著她,沉聲道:「你說的顏姐姐是顏汐凝?」

「是,在洛陽的時候,是顏姐姐救了我的命1柳絮點頭答道。

崔劍雲上下打量她,認真問道:「我如何能信你的話?「她可是王承志的夫人,她想做什麼,他心知肚明,不過顏汐凝的事,卻不容他掉以輕心。

柳絮從腰間掏出一枚玉佩,道:「這是顏姐姐送我的,你看看1

在洛陽的時候,顏汐凝曾經送了她一枚玉佩,說戴在身上,往後也許能用上,她經過管家的提醒,才想到那或許是能讓她保命的東西。

崔劍雲接過仔細看了,那玉佩上面刻著精細的君子蘭花紋,觸手生溫,這枚玉佩,他確實在顏汐凝的腰間見她佩戴過。

他將玉佩握緊,道:「我帶你進宮去見殿下,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我希望你能想清楚。」

他們到東宮的時候,謝容華正在處理公務,秦洛趁他休息的間隙,低聲道:「殿下,崔將軍求見1

「讓他進來吧1謝容華點頭道。

當看到崔劍雲領著柳絮一起進來時,他的臉上微微有些不悅:「你帶她來做什麼?」

「殿下,她拿著這個來找微臣,說是顏姑娘送給她的,微臣才帶她過來的。」崔劍雲說著,將玉佩恭敬地放在謝容華的案桌上。

謝容華看著桌上的玉佩,呼吸一滯,他的手顫抖著撫上那枚玉佩,它上面的花紋和從前一模一樣,這是他年少時佩戴在腰間的玉佩,在崤山的時候,為了她的救命之恩,他將它送給了她,從來沒想過,它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回到他的手中,他送她的東西,她怎麼可以隨意地將它送給旁人。

謝容華緊緊地握著玉佩,望著柳絮厲聲道:「你在哪裡見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