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一百一十六章 君臨天下(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君臨天下(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柳絮被他的表情嚇得跪了下來,她顫聲道:「在,在洛陽崤山,是顏姐姐救了我。」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神色一變,他快步走到她面前,握住她的胳膊,厲聲道:「你是說去年洛陽城破的時候,你在崤山被她救了?」

他的力氣極大,握得柳絮生疼,她臉上疼出了冷汗,望著謝容華微微點頭。

他突然放開了她,語氣中都是落寞與無助:「去年她在洛陽,她去了洛陽,那她為什麼不見我1

謝容華在柳絮的印象中,一直是威嚴甚至可怕的,可如今他的神情,猶如一個無助的孩子,竟然讓她有些於心不忍,她輕聲道:「顏姐姐見到殿下了,我們剛下山便看到殿下抱著秦王妃疾馳而去1

她的話如同驚雷在謝容華耳邊響起,他退後一步,突然上前厲聲道:「我記得在洛陽的時候,你用怨恨的眼神看我,那時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是她救的你?」

柳絮害怕道:「不告訴殿下,是因為我答應過顏姐姐,不告訴任何人我見過她的1

謝容華聽了她的話,慢慢地平靜下來,她去洛陽,一定是因為看到了他的信,擔心他才趕過去的,而不肯見他,一定是看見他和耶律燕那一幕,以為他變了心,所以才逃開的,難怪洛陽之後,她再也沒有收過他的信,原來如此!

靜默良久后,謝容華變回了那個高高在上的殿下,他看著柳絮,淡然道:「你如今違背對她的諾言也要來找孤,是為了王承志?」

說到正事,柳絮恭敬地跪下,道:」殿下,承志和顏姐姐也是舊識,殿下能不能看在顏姐姐的份上,饒承志一命。「

謝容華自嘲一笑,道:「誰告訴你孤要他的命了?。」

謝容華的話讓在場的人皆是一驚,柳絮訝異道:「殿下沒有想過要承志的命?」

「難道你認為,孤會對前東宮的人趕盡殺絕嗎?若孤真要他們的命,就不會留他們到現在了。」謝容華坐回位置上,淡淡地道,「非死不可的人,孤不會心軟留下,可能留下的人,孤也不是非殺不可。」

柳絮聽了他的話,面色一怔,她聽說他回京以後便將前太子的兒子盡數屠盡,就連襁褓中的嬰兒也沒有逃過一劫,這是他眼中非死不可的人,而她的夫君,不在此列嗎?

她的心中慶幸,磕頭對謝容華感激道:「多謝殿下1

謝容華輕撫著手中的玉佩,低喃道:「你不必謝孤,孤留他下來,並非出於私情,不過你能為孤帶來汐凝的消息,孤可以讓你先見你夫君一面,算作對你的謝意,至於放他回家,得再過些時日才行。」

「謝殿下1柳絮感激地道。

謝容華輕嘆一聲,臉色疲憊道:「你們先下去吧,孤累了。」

眾人心中了解,識趣地退下,秦洛在離開的那刻,有些擔心地看了他一眼,從柳絮開口說顏汐凝的事時,他心中便懸著一把刀,好在柳絮的話語中並沒有提到他和雲亦凡,才讓他鬆了口氣,否則,謝容華問起來,他真不知該如何回答,顏汐凝的是,說與不說都是錯,但願他們的選擇是對的!

等房中只剩了謝容華一人時,他頹然地靠在椅背上,緊緊握著手中的玉佩,臉上是不知所措的茫然,明明如今大權在握,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他的心為何還會如此不安,是因為她不在身邊嗎?

他低下頭,鬆開緊握的拳頭,那枚聯繫著他和她的玉佩展現在眼前,原來那時,她就在崤山上,若他當時執意上山,他們,是不是就不會錯過,也不會誤會了。

汐凝,我會證明給你看,我對你的心從未變過,我一直在等著你回來。

八月初八,謝雲下旨,自己由於身體不適,需要留在九成宮靜養,將皇位禪讓於太子謝容華!

八月初九,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全國各州免除二年田賦及捐稅,免除差役一年!

八月十二,皇帝封薛解義女為宸妃,位在四妃之上,僅次於皇后,賜居華陽宮,太子妃耶律燕為貴妃,賜居昭陽宮,后位空懸。

冊封大典當日,二妃均告病缺席,皇帝卻並未發怒,此等異象,引得朝廷內外一片嘩然。

這件事,成功的轉移了天下人焦點,那些原本想偷偷議論太上皇和新帝秘事的讀書人,找到了新的熱點,新帝後宮的八卦撲朔迷離,引得他們猜測紛紛,長安街頭議論者眾,一開始還偷偷摸摸,發現沒人管以後,便越發的肆無忌憚了。

「我家二舅老爺的侄子可是在薛家當差的,聽他說那個宸妃娘娘是洛陽那邊的人,就是個平民百姓,因為會醫術,在陛下還是秦王那會兒,跟著上了戰場,被秦王看上了,薛大人慧眼識珠,單機立斷認了她做義女,如今薛家有了這個義女,可就飛黃騰達了。「西市的酒肆內,有個書生喝多了酒,便高談闊論起來。

「你在哪兒聽來的,不會是自己編造的吧,就這出生,還能壓了貴妃娘娘一頭,貴妃娘娘以前可是正經的秦王正妃,八抬大轎抬進王府的,如果你說的是真的,也難怪貴妃娘娘不願去冊封大典了,她的身份明明該是皇后的,結果沒當成皇后不說,還莫名其妙被以前的側妃壓了一頭,換我也不會去了。」他身邊的附和著,「不過那個宸妃為何也不去?這不是她炫耀的好機會嗎?難道是恃寵而驕,還是不滿意宸妃的位份想一步登天做皇后……」

二樓包廂內,杜威氣急地想起身教訓那一桌的人,被雲亦凡一下子拉住:「杜威,別惹事。」

杜威氣急敗壞地坐下,沒好氣道:「你不是汐凝的哥哥嗎?就由著他們這樣胡說八道?還這麼說薛家,氣死我了0

雲亦凡看了他一眼,道:「老婆還沒娶回家,就這麼向著人家了1

他一說到這個,杜威一下子就泄了氣,自從上次他大鬧婚禮,放了狠話以後,就沒人敢去向薛采月提親了,可他去提親連話也說不上就會被趕出來,她鐵了心不嫁他,謝容華又給他下了命令,讓他不要去騷擾薛采月,如此一來,他和她之間一直這樣僵持了下來,他心情不好道:「別說我了,雲兄,你說說陛下到底想做什麼?怎麼就捨得自己的女人被人大街小巷地這樣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