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一十七章 窮途末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七章 窮途末路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雲亦凡嘆聲道:「杜威,你沒有發現嗎?陛下就是要讓天下人都議論這件事,只有天下人都議論了,這事才會傳到她的耳中,他是在逼汐凝回來1他苦笑道:「不然,他冊立一個壓根不在宮中的女子為妃做什麼?」

杜威一驚,突然醒悟過來,他感同身受地苦笑道:「這樣說來,我似乎還算幸運,至少我還能看得到她知道她在哪兒?雲兄,汐凝會回來嗎?「

雲亦凡搖搖頭,低喃道:「不知道,以她在洛陽的態度看,恐怕不會回來了,況且……」她身邊如今還有別的男人。

杜威驚地站起身,道:「汐凝去過洛陽,我怎麼不知道?」

「那時你在洛陽攻城,陛下受了重傷,是汐凝救了他1雲亦凡嘆道。

杜威想起謝容華那時的表現,肯定地道:「陛下不知道是汐凝救的他?」

雲亦凡點點頭:」是汐凝執意不讓我們告訴他的,她身邊有另一個男人在,她說她已經成親了,不想被人破壞新的生活。「

「不可能1杜威斬釘截鐵地否認道!

「我也覺得不可能,可那個男人看她和護著她的樣子,就算他們沒有成親,也必然是有什麼的,當時陛下那麼重的傷,我們為了他著想,便都默契地瞞住了。」雲亦凡嘆息道,「而現在,我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和他說了。」

「張先生怎麼說的?」杜威沉聲問道。

雲亦凡皺眉道:「他知道的事情似乎比我們多,他告誡我們要一直瞞著此事,就當汐凝從來沒有在洛陽出現過1

杜威沉默片刻,低喃道:「這樣也好,既然陛下已經登基,三宮六院在所難免,以汐凝的性子,恐怕早晚都會受不了,或許,他們終究還是不合適吧1

大街小巷的傳言很快便以長安為中心,向全國各地擴散開來,葉修澤在客棧打尖的時候,那些傳聞也傳到了他的耳中,他不愛聽這些,連飯也沒吃便出了客棧,才走出不遠,便感覺到有人跟著他。如今他施了隱蠱,能跟著他的人,只會是一個人。

「出來1葉修澤厲聲喝道。

滕羯現了身,看著他笑道:」既然我解了蠱咒,那大祭司也該現身才是。「

葉修澤撤了蠱咒,瞪著滕羯道:「你想說什麼?」

「我只是想提醒大祭司一句,不要再和我作對,如今攝魂蠱已經在顏汐凝體內整整兩年半了,與她體內另外兩蠱早已融合完成,再過半年,若它等不到噬魂蠱,會發生什麼事,不用我提醒大祭司吧1滕羯冷笑著道。

他當然知道,再過半年,若它等不到噬魂蠱,那它會選擇新的寄體,顏汐凝會死。

「你也不想看到心愛的女人就這樣死去吧1滕羯低聲道。

「你說什麼?」葉修澤狠狠瞪著他。

「大祭司,別再自欺欺人了,你若不是鍾情於她,方才聽到她被冊封為宸妃的消息那麼難過做什麼?」滕羯哈哈笑道,「我再讓你們快活兩個月,兩個月之後,若是我不能控制顏汐凝,那我會讓她體內的蠱去尋找新的寄體,我已經忍耐了你們半年了,若不是因為她的身份對我還有用,我早就不會執著於她這個寄體了,所以,你們不要再考驗我的耐心。」

他說完,大搖大擺地離開,葉修澤看著他的目光,帶著濃烈的殺氣,可就是這個人,他偏偏動不得他,若他有事,那汐凝也會死。

葉修澤回到聖域之後,便去找了虔婆商議對策,虔婆沉默了許久,搖頭無奈道:「修澤,我們開始按計劃行事吧1

「大長老1葉修澤惱恨道:「真的沒有辦法拖下去了嗎?」

「修澤,能做的我們都做了,我知道你難過,但是沒辦法,我們花了那麼久的時間,她吃了那麼多苦,才讓身體擺脫攝魂蠱的控制,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實行接下來的計劃,徹底消滅天蠱!你從一開始,就該知道,這一天早晚都會來,我們已經沒有辦法留下她了,你就讓她去吧,這對她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解脫1虔婆難過地道,「她是一個好姑娘,和她母親完全不一樣,可這就是命,從凝香為她種下縛魂蠱那刻起,這就已經是她的命了。」

*********************

「謝,珩!「顏汐凝抱著謝珩,指著宣紙上的兩個大字,耐心地教道:「珩兒你要記得,這是你的名字哦,來跟著娘親念1

謝珩順著顏汐凝的手指向的字念了念,覺得有些無聊,他看向顏汐凝,問道:「我為什麼要叫謝珩?」

「嗯……」顏汐凝想了想,指著那兩個字道:「謝是爹爹,珩是娘親,珩兒是爹爹和娘親的寶貝,所以就叫謝珩了。」

「為什麼謝是爹爹,珩是娘親呢?」謝珩不解地問道。

「因為爹爹姓謝啊,天下的寶貝都是跟自家爹爹一個姓的1顏汐凝解釋道。

謝珩一下子明白過來,答道:「小茵姐姐的爹爹姓韓,所以小茵姐姐的名字叫韓茵。」

顏汐凝讚歎道:「對,珩兒太聰明了。」

謝珩聽了她的讚美,笑了起來,隨即又皺著臉問道:「可娘親不姓珩啊,乾爹說娘親的名字是顏汐凝,那我為什麼不叫謝顏?「

他這樣一問,倒是難住了顏汐凝,她摸著謝珩的頭,想了半天解釋道:「珩兒是男孩子,謝顏是女孩子的名字,雖然娘親的名字是顏汐凝,但珩字是娘親為珩兒挑選出來的字,裡面有娘親對珩兒的愛,所以珩兒的名字就叫謝珩了1

謝珩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接著問道:「為什麼謝顏是女孩子的名字?謝珩就是男孩子的名字呢?」

他一個接一個的問題讓顏汐凝覺得崩潰,突然發現兒子太有求知慾望了似乎也不是什麼好事。

「謝珩,小栓子哥哥抓到了麻雀,你要不要看?「

顏汐凝正苦惱之際,小茵跑過來解救了她,謝珩聽了小茵的話眼睛一亮,掙扎著從顏汐凝懷裡下了地,興奮道:「我要看,快帶我去1

兩個孩子歡快地跑出了門,謝珩早把剛剛的問題忘到了九霄雲外,顏汐凝急急地站起身,無奈地追著他們出門,正要叫他們慢點跑,體內的蠱突然躁動了起來,她臉色蒼白地倚在牆邊,控制心神,努力地平息體內的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