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一十九章 襄王無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 襄王無心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耶律燕看了蕭達一眼,沉聲道:「父汗和大哥讓你給我帶什麼話?」

蕭達恭聲道:「大汗和王子已經知道公主在魏國過的日子了,大汗很生氣,已經和王子商定了率兵南下,攻打魏國1

「什麼?「耶律燕臉色大變,她站起身,厲聲道:」父汗和大哥怎麼會知道的?我不是說了誰都不準和他們說嗎?「

「是屬下寫信告訴他們的。」蕭達沉聲道。

耶律燕的臉色變得難看至極,她怒道:「蕭達,你存心和我過不去是不是?」

「屬下不敢,只是屬下不想看到公主在這裡日漸憔悴下去,公主嫁過來已經三年多了,這麼長時間謝容華都不肯碰公主一根手指頭,這不僅是對公主的侮辱,更是對我整個契丹的侮辱,大汗和公子早就有發兵南下的打算,若不是看在公主的份上,怎會隱忍至今,可謝容華既然這樣這樣不識好歹,我們又何必再給他留臉面。」蕭達沉聲答道。

「啪1地一聲,耶律燕氣急地扇了他一巴掌,直將他扇得偏過頭去,她痛心道:「我和他的關係好不容易好些,你這樣一弄,我要怎麼辦,你怎麼就不為我想想,我為他做什麼事都是我心甘情願的,沒有我的允許,你憑什麼把我的事告訴父汗和大哥。」

「憑我知道不管你做什麼,他都不會多看你一眼1蕭達紅著眼吼道,「耶律燕,你清醒一點,你帶我們去洛陽救他,為他擋箭,他要造反逼宮,你也義無反顧的參與進去,可你做了這麼多,他對你可曾有過一分感激,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連見都不見你了嗎?因為他心愛的女人誤會了,他不捨得她委屈半分,所以你做了這麼多,不過落得一個貴妃,而那個女人什麼都不用做,卻可以做四妃之上的宸妃,說不準哪天,謝容華還會讓她做皇后,我聽說,按照他們中原人的習俗,皇帝登基后,是要避皇帝名諱的,可那個女人的宮殿名中毫無顧忌地帶著一個華字,這一切都還不能讓你清醒,難道你要等到自己毫無利用價值了,被棄之如敝屐那天,你才能清醒嗎?」

耶律燕退後一步,顫聲問他:「你說得都是真的?因為他覺得顏汐凝誤會了我和他,所以他才不理我了,是嗎?」

「是,那日我就在東宮,親耳聽到王夫人說顏汐凝在崤山救了她,她們下山的時候,正好看到謝容華抱著你離開。」蕭達沉聲道。

耶律燕的淚水一下子流了下來,他看著蕭達,喃聲道:「可顏汐凝沒有誤會我們,是她自己說的要把他讓給我的,看到我和他一起,她又怎麼會難過!她根本就不會回來了,她就要死了,也許她現在已經死了,她永遠都不會回來和我搶的。」

「你說什麼?」蕭達不可置信地望著她,「顏汐凝死了?」

「我不知道,當時她自己說的她快死了,你知道為什麼她會把救他的功勞讓給我嗎?就是因為她要死了。」耶律燕顫抖著聲音道。

蕭達震驚了片刻后,冷靜了下來,他悲傷地看著耶律燕,喃聲道:「公主,就算顏汐凝死了,你就確信他能愛上你嗎?你已經等了他快四年了,也為了他做了不少事,他現在不會對你動心,你確定顏汐凝死了,他就能對你動心嗎?這麼多年,顏汐凝不在他的身邊,他卻不曾忘記過她分毫,你確定顏汐凝死了,他就能忘記了嗎?」

耶律燕只覺得他每一句話都像一根針一樣扎地她心口生疼,因為她心知肚明,他問的每個問題,她都得不到肯定的答案,耶律燕抹著淚,指著宮門怒聲道:「你滾,我不想再聽你說話1

蕭達握緊雙拳,苦笑道:「你陪著他就像我陪著你,看不到一點光明和希望,我們活得真像一個笑話1

他說完,大步離去,耶律燕望著他的背影一震,痛苦地蹲下身去,淚水悄無聲息地落在了華貴無比的大理石地面上!

***********************

奉天五年九月二十,契丹撕毀與魏國之間的和平協定,趁著魏國權力更迭,政局不穩之際,大舉出兵南下,可汗發兵十萬餘人,南下進攻涇州,於此同時,蜀王發布檄文,揚言謝容華殺兄逼父,篡取皇位,他們要清君側,打著解救太上皇謝雲的旗號,在蜀中起兵造反。

一時間,不過才登基一個多月的謝容華面前便布滿了內憂外患,朝堂上的氣壓低得可怕,所有朝臣人心惶惶,望著龍椅上的鐵血帝王,都有些膽戰心驚。

「陛下,臣以為,契丹背信棄義,當廢除貴妃,將其打入冷宮之中,已示我國的憤怒。」諫議大夫杜瓊出列道。

「貴妃不過才冊封了一個月你就要朕廢了,難道把貴妃打入冷宮,契丹就會退兵,邊境的危機就不存在了嗎?把氣撒在女人身上,這就是你能想到的辦法?」謝容華皺眉不悅道,杜瓊以為自己說了一個絕對不會錯的建議,沒想到竟然惹怒了他,他驚得磕頭,道:「是臣思慮不周了,還請陛下恕罪。」

謝容華沒有說話,只揮手讓他下去,他看向柳弘業,誠懇地問道:「柳相可有何對策?」

柳弘業沒想到會一下子問道他頭上,他出列恭敬道:「臣以為,當兵分兩路,一路前往邊境抵禦契丹,另一路人馬前往蜀中處理叛軍。」

「那依柳相所言,該派誰去對付謝緯楓,誰去對付契丹呢?」謝容華冷靜地問道。

柳弘業想了想,答道:」陛下去年征戰洛陽,方一統中原,如今我軍兵力不足,契丹來勢洶洶,若派別人,恐怕軍心動搖,所以臣斗膽,請陛下御駕親征0

他話音一落,朝廷嘩然一片,這朝局如今還未穩定,他竟然要皇帝親自出征,若皇帝回來變天了可怎麼辦?

謝容華目光微凝,他點頭道:「柳相請繼續說。」

柳弘業點點頭,答道:「謝緯楓在蜀中經營多年,有一定根基在那邊,蜀中易守難攻,恐怕不是一兩日就能攻下的,不過蜀中兵力不足,且謝緯楓並沒有什麼出征經驗,雖一時攻不下,但他想有所發展,亦是難上加難,臣以為,可派兵先將蜀地圍困住,待解決完契丹戰事,再徹底解決叛軍不遲。至於人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