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二十一章 別前寄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一章 別前寄語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耳邊傳來蠱咒斷斷續續的聲音,她能感受到四魂之蠱的興奮,這蠱咒從傍晚時分就開始在她耳邊響起,腦海中一直有聲音讓她離開聖域,走出迷霧森林,她不聽話,似乎那蠱咒就永遠不會停止一般,她知道,她必須走了。

顏汐凝的淚水在暗夜中悄無聲息地落下,她望著床上熟睡的兒子,無聲地開口道:「珩兒,娘親要走了,娘親對不起你,不能陪在你身邊,看著你健健康康地長大,你以後要恨娘親要怪娘親甚至忘記娘親,都沒有關係,娘親只願你能幸福快樂的長大,以後你要聽爹爹和乾爹的話,娘親在另外一個世界,會一直為你祝福的。」

她緩緩地站起身,將早已準備好的一個木盒子放在書桌上,她將身上穿的金蠶聖衣換下,小心翼翼地疊好,放在了盒子旁邊,走到床榻邊,借著月光最後看了謝珩一眼,轉身大步走出了房間。

已經是深秋時節,深夜的風帶著些微寒涼之意,將整個人的心也吹地冷了幾分,深夜的聖域靜瑟安詳,她一步一步往臨水渡安靜地走去,仔仔細細地觀察著這裡的一草一木,她知道,這次離開,她不會再回來了,所以,她想儘可能地將這裡的樣子記在心中。

在踏上去落霞峰的道路時,她轉過身,對著暗夜中的聖域深深鞠躬,低喃道:「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謝謝你們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剩下的路,我會一個人走好,永別了,葉大哥,大長老,阿慶嫂,聖域中的所有人1

她說完,毫無留戀地轉身,順著彎彎曲曲的小路,大步往落霞峰而去!

葉修澤從她出門的那刻起,便在暗處一直看著她,當她鞠躬向他們道別時,他忍不住想現身留下她,卻被虔婆抓住了手,虔婆搖搖頭,低聲道:「修澤,讓她走吧,我們留不下她了1

看著顏汐凝孤寂的身影一點一點地消失,葉修澤的心中劇痛,他痛苦地抱著頭,蹲下身如小獸一般低泣哀鳴,虔婆憐愛地撫摸他的頭,痛心道:」修澤,我們全族人都不會忘記她的。「

是啊,他們全族人都不會忘記她的,可那又如何,她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很快,這個世間便再也不會有她的蹤跡,他恨自己,為什麼不能代替她去消滅天蠱,為什麼要把所有的痛苦,都壓在她的身上,葉修澤看著虔婆,哽咽道:「大長老,請你答應我,以後我們不要再煉四魂之蠱了,生老病死,本就該聽天由命,我不想,不想再有下一個顏汐凝1

虔婆心中一顫,她嘆息道:「我答應你,這一切結束后,我會將族中關於四魂之蠱和天蠱的一切全都毀掉1

葉修澤點點頭,將那些痛苦和悲傷全都壓在了心底,他慢慢站起身,看著顏汐凝離開的方向,低聲道:「大長老,我去陪著珩兒,他醒了看不到娘親,會哭鬧的。」

虔婆低聲道:「你去吧,我知道你難受,和珩兒在一起,也許你會好過一些。」

葉修澤慢慢走向顏汐凝的房間,謝珩還在沉睡中,他的嘴角勾起彎彎的弧度,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麼好夢,葉修澤無聲無息地打量這間她住過的屋子,這裡還有她生活過的氣息,可是她的人,已經走了。

他抬手輕撫放在桌上的天蠶聖衣,那上面似乎還殘留著她的體溫,讓他眷戀不已,他將她留下的盒子小心翼翼地打開,盒子底層鋪滿了用紙疊的星星,上面放了兩封信,一封寫著葉修澤親啟,另一封寫著謝容華親啟,葉修澤手微顫著取出那封給他的信,顫抖著打開了它,她的字跡在月光下不甚清晰的落入他的眼中:

「葉大哥,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應該已經離開聖域了,離別太過感傷,我不想經歷那樣的場景,所以選擇了不告而別,請替我向大長老,阿慶嫂和聖域中所有的朋友道一聲抱歉,你放心,我答應你們的事情,我一定會辦到的,也請你幫我照顧好珩兒,等他過完了三歲生辰,便送他去他爹爹身邊,你將另一封信交給他,他看完后,一切便都會明白了。「

「珩兒出生到現在,我從來沒有好好照顧過他,我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他醒來以後,若是不找我,你便不要在他面前提起我了,若他找我,請你告訴他,娘親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只要他聽話,有一天娘親會回來看他的,我不想他因為我而難過,希望他能快快樂樂的長大,盒子里是我這些日子疊的幸運星,一共有三百六十五顆,在我的家鄉,三百六十五顆幸運星,代表願望成真,這是我送給珩兒三歲的生辰禮物,麻煩你幫我找一個琉璃瓶子裝起來,在他過生辰那天送給他,我希望他在未來的日子裡,所有的心愿都能實現。「

「葉大哥,我有一個秘密,原本是打算不告訴任何人的,但我不想你因為我的離開而傷心難過,所以,我還是決定告訴你,這個秘密,你也許會覺得不可思議,匪夷所思,但請你相信我,這一切都是真的。

我記得我和你說過,凝香不是我的母親,我沒有騙你,她是這個身體的母親,卻不是我的母親,因為我並不是顏汐凝,真正的顏汐凝,在八歲那年就死了,我只不過是寄居在她體內的一縷遊魂罷了,曾經我不懂我為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不過當我知道自己的身體里有縛魂蠱后,我便想通了,你說過,縛魂蠱能將一個人的靈魂強留在體內,它沒能留下顏汐凝,卻機緣巧合下將我給留了下來,這也許就是天意吧,我真正的名字,叫做顧珩雪,這也是我給自己的孩子起名叫謝珩的原因,我希望顧珩雪能在這個世界留下一絲痕,不然,總覺得這十五年的日子白活了一遭。」

葉修澤心中大震,一時竟不敢再繼續看下去,他心底有個聲音在告訴他,那是因為她不想他難過,故意編造的謊言,可是他想起她平日里那些異於常人的舉動,她口中的家鄉,包括盒子里的這些星星,那些,讓他又不由自主地想相信她,葉修澤定了定神,繼續往下看,她言語中描繪的那個世界,栩栩如生,卻和這個世界隔著時間和空間的距離,顏汐凝在信的最後寫道:「我因為縛魂蠱的關係,來到了這個世界,我想,等天蠱消滅以後,我便會回到自己的世界去,所以,你不要因為我的離開而悲傷,我會在另一個世界好好地活著,也願你好好地活著,葉大哥,我走了,願君珍重,珩兒拜託你了,珩雪不勝感激1

顧珩雪,顧珩雪……

葉修澤念著她的名字,疾步往落霞峰飛奔而去,他想問她,他要怎麼樣,才能去她的世界找她,只是當他到了落霞峰的山洞時,只有潺潺的水流聲,船早已不見,她已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