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二十五章 將計就計(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五章 將計就計(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靈禎對眼前這個陌生女子突兀的舉動微微有些不悅,但想著顏汐凝在這裡,也不好對她發作,他對顏汐凝笑著道:「你們先進來吧,我帶你們去我的大帳,叫人幫你們準備點薑湯去去寒氣1

雲亦凡和杜威看到顏汐凝,高興地喚道:「汐凝1

顏汐凝卻狀若未聞地從他們跟前走過,雲亦凡眉頭微微一皺,總覺得這樣的她有些不對勁!

跟上來的馮毅看到此場景,小聲地問王承志:「她就是宸妃娘娘?」

王承志點點頭,馮毅看顏汐凝向他走來,恭敬地跪下,恭聲道:「末將恭迎娘娘,娘娘千歲。」

顏汐凝毫無停頓地從他跟前走過,倒是她前面的葉清蕖忍不住回頭看了他一眼。

馮毅的臉上帶了些難堪,他咬牙緩緩地站起來,雲亦凡的眉頭越皺越緊,急急地追了上去。

進入帥營后,溫暖的氣息撲面而來,帶走了人身上的寒氣,葉清蕖看了跟上來的幾個人,皺眉道:「元帥,我姐姐想單獨和你說話,你讓他們先出去吧。」

雲亦凡聽了她的話臉色更加難看,他極快地速度出手,一下子便制住了葉清蕖,冷聲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汐凝在這裡,她沒有說話,哪裡輪得到你說話1

葉清蕖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氣,沒想到這幫人這麼不好糊弄,她求助般地看向顏汐凝,低聲道:「顏汐凝,你說話啊1

大帳內只有極少的人,而且幾乎都是熟人,她沒有必要像在外面那樣做戲,顏汐凝放鬆了神情,看著雲亦凡輕聲開口道:「亦凡哥,你放開她吧,她沒有惡意。」

雲亦凡聽到她熟悉的聲音,看到她熟悉的表情,心中不由地鬆了口氣,他放開葉清蕖,帶著后怕道:「汐凝,我剛剛,剛剛還以為你出事了。」

顏汐凝低垂著眼眸,淡淡一笑,抬頭望著他,低聲道:「亦凡哥,你們先出去吧,我有話和靈禎單獨說。」

「這……」雲亦凡想說什麼,馮毅狗腿地上前,拉著雲亦凡道:「宸妃娘娘都說了要和元帥單獨說話,我們還是不要違背她的命令為好。」這位寵妃,他當然要趁現在好好巴結一番,以後回京說不定能幫到自己。

雲亦凡無奈地被馮毅半拉著出了大帳,杜威和王承志對她微微點頭,也走了出去,一時帳內便只剩了謝靈禎,顏汐凝和葉清蕖三人。

謝靈禎看著葉清蕖,有些不滿道:「汐凝姐,你和我說話,她能聽嗎?」

顏汐凝淡淡一笑,道:「她不能走,否則戲沒辦法演下去?」

「演戲?演什麼戲?」謝靈禎不解道。

「靈禎,我需要你陪我演一場戲……」她的聲音輕柔地娓娓道來,神情溫柔,讓謝靈禎不由自主想到了少年時和她一起的那些時光。

帥營外的幾個人目光不時望向帳簾,心思各異,馮毅看了雲亦凡一眼,低聲道:「我看雲將軍的樣子,似乎與宸妃娘娘很是熟稔,不過再熟,如今娘娘是娘娘,將軍是將軍,還是要有主僕之分的。」

雲亦凡聽了他的話,心情鬱結了幾分,正欲和他說話,大帳內突然傳來謝靈禎的悶哼聲,幾人神色一變,快步走入大帳中,只見謝靈禎的胸口血紅一片,顏汐凝手中握著一把染血的匕首,面無表情地望著他們,又變成了最初在軍營外他們看到她的樣子。

雲亦凡臉色大變地上前扶住謝靈禎,沉聲喝道:「汐凝,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她當然不知道,她如今已經被我控制了,我們來這裡,就是為了殺他的。」葉清蕖冷冷一笑,指著謝靈禎道。

「你……」雲亦凡怒不可遏,帳外的士兵早已入了營中,將她們團團包圍起來。

葉清蕖的劍橫在顏汐凝的脖子上,沉聲道:「放我們走,否則我殺了她,倒時燕王和宸妃雙雙斃命,我看你們怎麼和謝容華交待。」

杜威在一旁正要趁機動手,卻被王承志抓住,他微微搖頭,聽到謝靈禎虛弱的聲音道:「放她們走……」

「元帥1馮毅急聲道,謝靈禎忍著痛重複道:「本王說放她們走。」

葉清蕖的劍抵著顏汐凝,見那些圍著的士兵讓開了路,她在顏汐凝身邊命令道:」我們走吧0

顏汐凝點點頭,二人快步離開大帳,剛出大帳,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是……」馮毅追出去看不到人了,大驚失色,雲亦凡跟出來,沉聲道:「苗疆的蠱。」

在洛陽的時候他們就見過,張玄策說過,這是苗疆的蠱術。

「雲將軍,這可怎麼辦?」馮毅不安道。

雲亦凡想起方才謝靈禎和他說的話,對馮毅小聲道:「馮將軍,一會兒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自亂陣腳,稍後有人會來偷襲,我們需要給他們被偷襲成功的假象1

「假象?」馮毅吃驚道。

雲亦凡點點頭,道:「我這就去準備,你記住我的話,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擔心。」

軍醫很快便到了大帳中為謝靈禎診治,雲亦凡和杜威一起離開了,王承志也不知道去了哪裡,馮毅一個人在帳外膽戰心驚地等著,突然軍醫沖了出來,大聲道:「不好了,元帥斷氣了。」

「什麼?」馮毅大驚失色,突然想到雲亦凡的話,那慌亂又低了幾分,隨即軍中一片混亂,突然有人高叫道:「敵軍偷襲1

他驚奇地望著這一切,不知道怎麼竟然和雲亦凡說得一模一樣,到底是怎麼回事?

軍營內一片混亂,雲亦凡和杜威領著殘軍,竭盡全力才將偷襲的人馬趕了出去,慌忙地帶著魏軍撤退了十幾里。

等一切都過去后,全軍因為元帥的意外「死亡」悲痛萬分,幾個大將秘密地躲在一個小小的營帳中,原本應該「死去」的謝靈禎安然無恙地坐在他們中間,面色冷凝,他身上並沒有受傷,只有手掌有一個傷痕,之前胸口的血全是抹上去的。

謝靈禎看向雲亦凡,低聲道:「雲將軍,這一切都是汐凝姐讓我做的戲,她讓我假死,造成我軍潰敗的假象,群龍無首,謝緯楓一定會在新的元帥任命之前對我們趁勝追擊,一網打盡,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反將他一軍,讓他的叛軍徹底潰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