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二十七章 真相大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七章 真相大白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看她崩潰的樣子,握緊雙拳,望著她狠下心道:「是,朕對你有感激,但從來沒有過心動,從朕帶上你出征那刻,便已經做好了送你回去的打算,不管你現在和朕說什麼,做什麼,這個決定,朕都不會改變。」他的語氣堅決,在她面前,又變回了那個高高在上,說一不二的帝王!

耶律燕聽了他的話,突然放聲大笑起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她雖然笑著,臉上的淚水卻一點也沒有停下來,等笑夠了,她才望著謝容華,低聲道:「謝容華,你以為你把我送走了,顏汐凝就會回來嗎?」

謝容華神色一變,目光銳利地看著她:「你怎麼知道她的名字的?」他記得,他從來沒有在她面前提起過顏汐凝。

耶律燕慘然一笑,啞聲道:「真是對不住了,我不僅知道她的名字,我還見過她呢,在洛陽的時候,她親手把你交到我的手上,還送了我們祝福,謝容華,她早就已經不要你了。」

「你說什麼?」謝容華面色大變,他大步上前,扣緊她的雙肩,厲聲問道:「你把話說清楚,她什麼時候把我交到你手上的……」

耶律燕看著這樣慌亂的他,覺得自己千瘡百孔的心也好受了幾分,既然他不讓她好過,那她也沒有必要再討好他,讓他好過了。

耶律燕使勁地掙開他的束縛,望著他悲哀道:「謝容華,你總是說感激我救了你兩次,可是你知道嗎?第一次根本就不是我救的你,把你從戰場上救下的,陪著你三天三夜不離不棄的女人,一直都是她,都是你心心念念的顏汐凝,可是在你就要醒來的時候,她卻把你交給了我,還讓所有人在你面前隱瞞她救你的事,她把所有的功勞都讓給了我,還和我說,你和她的緣份是從救命之恩開始的,希望我和你的緣份也能從救命之恩開始……」

她的話讓謝容華如遭雷擊,那段昏迷不醒的日子,他以為感受到她的氣息,是在做夢,原來真的是她陪著自己,可是她卻把他交給別的女人,就這樣走了,他看向耶律燕,眼中帶了戾氣,沉聲打斷了她的話:「是不是你和她亂說了什麼?」

耶律燕看著他眼中的寒意,心中寒涼一片,她慘笑著望著謝容華,自嘲道:「我在你眼中,難道就這麼不堪嗎?我什麼都沒說,也什麼都沒做,是她自願把你讓給我的,你知道為什麼嗎?「她看著他難過的身前,痛快地補刀道:」因為,她說她中了劇毒,就要死了,也許,她現在已經死了也不一定。」

她的話音剛落,便見謝容華瞬間出手扣住了她的咽喉,臉上帶著瘋狂的神色,他手上的力道漸漸收緊,聲音中帶著徹骨的寒意,厲聲道:」朕不准你咒她,把你剛剛的話給朕收回去。「

耶律燕悲哀地望著他,視死如歸道:「陛下,我是不是詛咒她,你很快就會知道了,這輩子,縱然陛下君臨天下,富有四海,也再等不到她了。」

她的話猶如一句魔咒,在謝容華心中反反覆復地響起,他的心中劇痛,全身散發出濃烈的戾氣,他狠絕地收緊力道,耶律燕只覺得呼吸越來越困難,可她一點也沒有掙扎,慢慢地閉上眼睛,她和他說這些話,就是想激怒他,讓她親手殺了自己,這樣,他的心中,是不是就能有她的位置了。

就在耶律燕以為自己一定會死在他手上的時候,秦洛突然沖了進來,他上前拉著謝容華的手,急聲道:「陛下,你這樣貴妃娘娘會死的,明日還要和契丹會盟,若貴妃娘娘現在死了,契丹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他的話讓謝容華的手驟然一松,耶律燕無力地倒在地上,不住地咳嗽著,謝容華看向秦洛,一把揪起他,眼中帶著滔天的怒氣:「在洛陽救我的人是汐凝,為什麼一直瞞著我?」

秦洛臉色大變,正不知該如何回答他時,耿青匆匆趕了進來,沉聲道:「陛下,蜀中傳來的八百里加急,送信的人讓務必立刻交給你,是和宸妃娘娘有關的。「

謝容華聽了他的話,推開秦洛,飛快地接了信拆開,他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看完信件后,來不及說一句話,便飛奔了出去。

秦洛和耿青大驚,慌忙追上前去,謝容華已經騎上了自己的戰馬,就要離開,耿青急急地上前拉住馬韁,急聲道:「陛下,明日還有和契丹的會盟,你要去哪裡?」

「滾開1謝容華眼中厲芒大勝,他一馬鞭甩在耿青的手上,劇痛讓耿青忍不住收手,謝容華揚起馬鞭,騎著馬狂奔而去。

「耿將軍,陛下知道洛陽是宸妃娘娘救他的事了,貴妃娘娘不知道和他說了什麼,讓他變得如此狂躁,他一定是去找宸妃娘娘了。」秦洛在耿青身邊焦急道,如今大軍都在這裡,他扔下大軍一個人就這麼跑了,別說明天的會盟了,就是這一路上要是他有任何閃失,他們這些人死一萬次都不夠。

耿青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對秦洛沉聲道:「我去追陛下,你去找宗正將軍,讓他負責這裡的一切事宜,明日的會盟,讓他務必拖住契丹的人。」

秦洛無奈的點頭,耿青也來不及和他再多說什麼,騎了自己的戰馬往謝容華離開的方向追去。

秦洛失魂落魄地回到議事廳,卻見耶律燕還目光獃滯,神情灰敗地坐在地上,他不由上前嘆聲道:「貴妃娘娘,你先回去吧。」

耶律燕看向他,聲音中帶著絕望:「他是不是去找顏汐凝了?」

秦洛眉頭緊皺,問耶律燕道:「貴妃娘娘,你到底跟陛下都說了什麼?他就這樣扔下大軍,扔下國事走了。」

「是嗎?」耶律燕慢慢地爬起來,一步一步往外走去,她的步履蹣跚,臉上帶著絕望的笑,心中有一個聲音悲哀道:顏汐凝,我終究不是你,你讓我努力讓他愛上我,忘記你,我做不到,我認輸了,現在,我把他還給你,從今以後,我不會再對他心存任何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