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二十八章 縛魂遺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八章 縛魂遺殤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夔州府衙內,所有將領都因為謝靈禎的死訊而開懷,陳正道笑著提議道:「殿下,斥候來報,敵軍已經退離到夔州城三十裡外去了,上次我們的偷襲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如今他們群龍無首,要麼在問謝容華要援兵,要麼在請求撤軍,無論哪種,此時都是我們出擊的最好時機,我們不如一鼓作氣,將他們的軍隊全數拿下,往蜀地之外再取一城。」

謝緯楓點點頭,問了下其他將士的意見,大多都是同意陳正道的提議的,唯有滕羯做了反對:「殿下,可否等天蠱煉成了再行動?「

謝緯楓沉吟片刻,道:「此次能刺殺成功,你的功勞最大,那天蠱還有多久能煉成?」

「昨日噬魂蠱已經成形,末將今日會做最後的準備工作,明日便將噬魂蠱種入顏汐凝體內,噬魂蠱與她體內的蠱融合需要十二個時辰,若無意外,最遲後天一早,我們便能獲得天蠱。」滕羯沉聲道。

「是嗎?」謝緯楓哈哈大笑道,「我們都等了那麼久了,再多等兩日又何妨?就按你說的,等天蠱成了,我們再一鼓作氣將他們全數拿下,到時候勢如破竹,直取長安。」

他一臉的意氣風發,眾將領也跟著附和起來,考慮到滕羯還要做天蠱煉製的準備工作,他便早早地讓他退下了。

滕羯離開以後,謝緯楓的一個心腹小聲道:「殿下,你如此信任滕羯,那天蠱又如此厲害,萬一他用這天蠱與殿下作對……」他剩下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謝緯楓卻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謝緯楓爽朗一笑,道:「你說的本王早就有所防備了,早在他把顏汐凝帶回來的時候,本王就在他的吃食中加了月相思,他若敢對本王有二心,自己也休想活命。「

所謂月相思,是在七七四十九種毒花中隨意挑選七種毒花萃煉而成的慢性毒藥,中毒以後只要每個月服食相應的解藥,便與常人無異,如若不然,會身體爆裂而亡。

眾人看他已有所防備,都心安了下來,畢竟那蠱,他們見識過威力,也是害怕的。

********************

深夜,葉清蕖偷偷潛進了柳泠玉的房間,柳泠玉見了她大驚失色,正要叫人,葉清蕖捂住她的嘴,低聲道:「娘娘,我是來幫娘娘的,請娘娘不要驚慌,也不要將人引過來。」

柳泠玉一雙美目看著她,猶疑片刻后,緩緩點頭,葉清蕖也將手收了回去。

柳泠玉看著她,小聲道:「你說幫本宮,你要幫本宮什麼?」

葉清蕖看著她,低聲道:「娘娘受盡折磨,費盡心力才將噬魂蠱養成,在這最後一刻,難道想將天蠱就這樣拱手讓人嗎?」

她的話讓柳泠玉的臉色沉了下來,想到這幾日滕羯日日守在她身邊看她飼養噬魂蠱,卻在噬魂蠱成形之際,餵了他的血進去,讓噬魂蠱認他為主,將她好不容易養成的蠱生生奪了過去,若不是他教給她的東西太過有限,她又如何會如此被動,她狐疑地看著葉清蕖,冷聲道:「你能幫本宮?」

葉清蕖點點頭,低聲道:「我哥哥是大祭司,我對天蠱的了解,並不比滕羯少,如今和四魂之蠱有關聯的人,除了他,便只有娘娘了,也就是說,他有機會成為天蠱的主人的,那娘娘也可以1

柳泠玉聽了她的話眼前一亮,這些日子她一直在想方設法地從滕羯口中套出更多關於天蠱的消息,卻都毫無所獲,正無奈之際,沒想到葉清蕖會主動來幫她,她望著葉清蕖,有些狐疑道:「你為什麼要幫本宮?」

葉清蕖低下頭,語氣帶著落寞:「我被他欺騙了感情,成了族中的罪人,只能在這裡苟且偷生,如今因為殿下還用得上我,他才不敢對我做什麼,等天蠱煉成了,他為了免除後顧之憂,一定會殺了我的,與其等到那時他殺我,還不如我先動手。」她看著柳泠玉,低聲道:「他也一定會殺娘娘的。」

柳泠玉一驚,皺眉道:「他為什麼會殺本宮,本宮可是王妃。」

「娘娘養大了噬魂蠱,對他的威脅比我更深,只要娘娘死了,便再也沒人能威脅到他天蠱主人的地位,所以等他煉成了天蠱,一定會殺娘娘,娘娘現在只有和我聯手,成為天蠱的主人,我們才能獲得生機。」葉清蕖看著她,一臉認真地說道。

柳泠玉被她的話嚇得心中一顫,她想到滕羯的陰狠和他對自己做的事,覺得葉清蕖的話很有道理,她還要做魏國的皇后呢,哪能死在他的手上,為他人做嫁衣。

柳泠玉沉了臉色,握緊雙拳下定決心道:「你說吧,本宮要怎麼做,才能成為天蠱的主人?」

葉清蕖低聲道:「我哥哥是大祭司,今日我出府的時候發現了他的蹤跡,但我是罪人,不敢找他,娘娘只要明日想辦法放他進府中,一定會驚動滕羯,只要他被我哥哥纏住,娘娘便可在天蠱成形之前,將自己的鮮血給顏汐凝服用,這樣,娘娘就可以做天蠱的主人了。「

柳泠玉聽了她的話,目光一凝,低聲道:「這樣就行了?你哥哥那麼厲害,我能幫什麼忙?」

葉清蕖輕嘆道:「娘娘沒發現府邸上下多了許多盲將守衛嗎?他們是滕羯專門找來對付我哥哥的,若是普通士兵,他使用隱蠱可以進來,可若是那人本身就看不見,完全是憑藉嗅覺和聽覺來分辨人的,就算使用隱蠱,也很難躲過他們的追蹤,我哥若是和他們纏鬥時耗費了太多體內,到時恐怕便沒辦法纏住滕羯,那他脫了身,娘娘便沒有機會了。所以,明日娘娘需要將那些盲將給支開。「

柳泠玉聽了她的話,沉吟片刻后,點頭笑道:「本宮知道怎麼做了,你放心,若我能成為天蠱的主人,一定不會忘記你的大恩,到時候,我就把滕羯扔給你,你想怎麼折磨他報仇,就折磨折磨他。」

葉清蕖諂笑著點頭道:「多謝娘娘,明日滕羯被引開之後,我會帶娘娘到顏汐凝身邊的。」

她和柳泠玉耳語了幾句后,便悄然起身離開,返回了照顧顏汐凝的院子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