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二十九章 縛魂遺殤(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九章 縛魂遺殤(二)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葉清蕖推開門,見顏汐凝在黑暗中如木偶般坐在床上一動不動,她走到她身邊,聲音微不可聞道:「汐凝,你交待的事我都辦了。」

顏汐凝的眼睛空洞的望著前方,什麼話也沒有說,她知道她有多小心,也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出了房門!

皎潔的月光照在積雪上,反射出的光芒讓整個院落恍如白晝,連著下了幾日的雪,今天,雪終於停了,她沒有騙柳泠玉,她今日確實出府見了葉修澤,只是,她並沒有,她在他要殺她前告訴了他顏汐凝的計劃,他收了手,她知道,不是因為兄妹之情,而是因為顏汐凝留了她一命,她望著夜空中的那輪明月,在心中暗嘆道:「哥哥,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是我毀了你的一切,我沒有資格再做你的妹妹,再回族中去,等一切結束后,我便遁入空門,在佛前為顏汐凝的來生祈福,以恕我的罪過。」

翌日一早,滕羯便帶著噬魂蠱到了顏汐凝的院中,他看著面無表情坐著的顏汐凝,走到離她三步遠的地方,蹲下身嘖嘖嘆道:「顏汐凝,你真該慶幸他們給你煨的這一身的毒,否則,我還真想解開攝魂蠱對你的禁錮,看看你即將被種入噬魂蠱時那懼怕的神情呢1

他從懷中取出裝著噬魂蠱的盒子,俯身望著顏汐凝,低聲笑道:「你是不是很想見謝容華?你放心,等今日之後,我便送你去他身邊。」

「滕大人,時候不早了,若不及早將噬魂蠱種入她體內,恐怕會延誤明日的發兵計劃。」葉清蕖在他身後唯唯諾諾地開口,滕羯回身看了她一眼,道:「怎麼,你比我還要急著看到天蠱?」

「我……」葉清蕖正欲解釋,他笑道:「也對,你為了天蠱做了這麼多事,自然也該讓你早點見見它。」

他說著,慢慢打開了盒子,那盒子中一瞬間散發出了令人窒息的壓抑氣息,讓葉清蕖說不出的難受,滕羯看了她一眼,嘲諷道:「受不了就去外面等著。」

葉清蕖咬了咬唇,到底還是沒出去,滕羯抽出寶劍,隔空在顏汐凝的手背上劃出一道深深的傷口,鮮血頓時順著劍流了出來,他將劍柄放入打開的盒子中,那血也緩緩滴進了盒中,一條深褐色的蠱蟲順著血的味道,爬到了劍上,它的外形猶如蜘蛛,卻比蜘蛛小上許多,一雙眼睛竟然是白綠黑三種顏色的,劍上的血通過它數不清的觸角快速被吸入它體內,它眼睛中的白綠之色越來越淡,最後消失不見,只餘下漆黑與身體融為一體的眼色,滕羯的口中一直低念著什麼,見它已到了最佳狀態,他往顏汐凝一指,噬魂蠱快如閃電般通過顏汐凝手上的傷口進入她的身體中,原本獃滯的顏汐凝突然發出痛呼聲,她捂著頭,極其難受地滾到地上嘶鳴起來!

滕羯退開一步,望著她輕聲道:「乖乖地讓噬魂蠱吃掉你的靈魂吧,沒有了靈魂,你的軀殼便完全屬於天蠱了。」

顏汐凝的痛呼聲越來越微弱,人也漸漸地安靜下來,她整個人籠罩在一層黑褐色的霧氣之中,猶如鬼魅,滕羯用劍劃開她左肩上的衣裳,將那個蜘蛛印記露了出來,已經變成紅色的蜘蛛印記從眼睛開始,一點一點變成了噬魂蠱的黑褐色。

滕羯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正欲坐在一旁好好欣賞時,突然有侍衛急急來報:「滕大人,不好了,有一個苗人闖入府中,他抓了殿下,說你不現身他便殺了殿下。」

「你說什麼?」滕羯臉色大變,厲聲道:「我安排的盲將沒有發現他嗎?一群蠢貨。」他說著站起身,對門外守著的將領道:「你看著她,等她左肩的印記完全變為黑褐色時立即通知我。」

「是1那侍衛答了,滕羯看了顏汐凝一眼,跟著侍衛急急地走了出去。

在府衙前廳的院中如今已亂作一團,謝緯楓中了定身蠱,動彈不得,見滕羯來了,急聲道:「滕羯,快點救本王。」

滕羯望著葉修澤,沉聲道:「葉修澤,這裡全都是我們的人,你若敢對殿下做什麼,我定讓你不得好死。」

葉修澤冷冷一笑,道:「我沒打算用他做什麼,只想引你現身罷了1他說著,扔開謝緯楓,飛身上前的同時催動蠱陣,頓時從他周身四散開來大片的蠱蟲,嚇得周圍的侍衛快速躲開,等他們回過神來,只見那些蠱蟲已經將滕羯和葉修澤包圍在了一起。

滕羯看著眼前的形勢,對他冷笑道:「怎麼,想用萬蠱陣控制住我,你就不怕你的這些蠱全被顏汐凝收了去?」

葉修澤雙拳握得死緊,對他冷聲笑道:「你若能讓她來對付我,就不會自己現身前來。」

滕羯聽了他的話一怔,冷笑道:「看來你是知道我今日要煉天蠱,故意在這個時候來阻止我的,可惜你來晚了,我已經把噬魂蠱種入了顏汐凝體內,很快它就是我的天蠱了,到時,你就是它的第一個祭品1

葉修澤狠狠看著他,極快地出手道:「那我就在天蠱出世前要了你的命1

滕羯和他纏鬥在一起,冷聲道:「你瘋了嗎?我死了顏汐凝也活不成,天蠱也會發瘋,到時更沒有人能控制它了1

葉修澤聽了他的話,攻勢不僅沒有收斂,反而越發凌厲起來!

在滕羯離開后不久,柳泠玉便偷偷地去了顏汐凝的院中,守著的侍衛見到她,有些驚訝,但還是恭敬道:「見過王妃1

「你們先出去,這裡我和她看著就行。」她指著葉清蕖,對屋內的侍衛沉聲命令道。

侍衛互看一眼,低聲道:「我們就在屋外,娘娘有什麼事立刻叫我們。」

柳泠玉點點頭,兩個侍衛退出去后,葉清蕖便上前將房門關上。

柳泠玉急切地低聲道:「如今你哥在前院和滕羯纏鬥著,快告訴我怎麼放血給顏汐凝做天蠱的主人吧。」

葉清蕖還未開口,她身後已有一個女聲輕聲道:「法子是我告訴清蕖的,王妃不如直接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