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醫妃不是妃>第三百三十一章 兵臨城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 兵臨城下

小說:醫妃不是妃| 作者:孤影尚凌煙| 類別:女生小說

謝容華趕到魏軍駐守在夔州城外的大營,在翻身下馬的一瞬間,心口驟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讓他忍不住嘔出了一大口鮮血!

「陛下1前來迎接的雲亦凡和杜威臉色大變,急忙上前扶住他!

謝容華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耿青也下了馬,上前無奈道:「我們從涇州一路疾馳,馬不停蹄地趕了三天三夜才趕到這裡1

謝容華等緩過心中的那陣疼痛,站起身看向夔州城的方向,冷著一張臉下令道:「敲響戰鼓,朕要率軍兵臨城下,讓夔州城內的叛軍都知道,朕來了1

「可是陛下,你剛剛……」他剛剛才吐了血,如今怎麼能上戰場!

「朕沒事,你們立馬下去準備,朕要儘早發兵1謝容華沉著臉命令道,越過他們直接往軍營中走去!

耿青看著他們,嘆氣道:「陛下知道宸妃娘娘的事了,沒人勸得動他,我們還是下去準備吧1

雲亦凡和杜威面面相覷,輕嘆一聲,只得依令下去做準備!

「皇兄,臣弟參見皇兄0

謝靈禎收到謝容華到來的消息,知道他如今已經沒必要再詐死了,急急地趕到帥營見他。

謝容華低著頭細細研讀案上的軍報,頭也未抬道:「你來了,將如今的軍情仔細地跟朕說一遍1

謝靈禎細細地答了,謝容華將下一步的安排給他吩咐下去,在謝靈禎離開前那一刻,他看向那個神情緊繃地帝王,低聲道:「二哥,你不要擔心,我幾天前才見過汐凝姐,也把玉佩交給她了,她不會有事的。」

謝容華抬頭看向他,笑道:「她當然不會有事,朕也不會讓她有事1

他如今已是天子,自然可以護她周全,她不會也不可能有事,若她有事,那他要怎麼辦?

********************

在府中糧草燒起來的一瞬間,謝緯楓便帶著人趕了過去,他看著縱火的柳泠玉,怒急攻心地扇了她一巴掌,讓人將她捉下去關了起來,柳泠玉不言不語,毫無反抗地讓人押了下去。

可糧草的火還沒有撲滅,有下人急急地來報:「殿下,不好了,不好了,西苑也走水了?」

「西苑?」謝緯楓眉頭一皺,沉聲道:「那不是滕羯煉蠱的地方嗎?」

「是的,天蠱就在裡面1那下人急聲道!

謝緯楓看著那邊傳來的濃濃黑煙,想到柳泠玉怪異的神情,大怒道:「既然起火了,那還不快救火1

「不是不救,而是……」下人無措道,「後院的奴僕不知中了什麼邪,一個一個得不僅使喚不動,還攔著不讓人進去,奴才已經傳了前院的侍衛過去滅火了1

謝緯楓沉吟片刻,不放心道:「你帶本王過去,剩下的人繼續留在這裡救火1

在他們一路往西苑趕的時候,前院斗蠱的滕羯和葉修澤也發現了西苑的異像,葉修澤望著那滾滾的濃煙,心中劇痛,一下子便分了心神,滕羯趁機往他襲去,在要要擊中葉修澤的瞬間,突然橫插進來一個嬌小的身影,幫葉修澤擋住了這致命一擊!

「清蕖1葉修澤大驚,上前抱住了她!

滕羯見是她,驚道:「你不是守著顏汐凝嗎?」他看向起火的方向,突然意識到什麼,臉色大變:「糟糕1

他說著就要跑,葉清蕖對葉修澤虛弱道:「哥,不能放他走,那個人還被汐凝控制著1

葉修澤看向跟著她獃滯的侍衛,知道他現在還被顏汐凝操控著,他放下葉清蕖,飛速上前攔住了滕羯的去路!

「葉修澤,你這樣攔著我,真想讓你心愛的女人就這樣死了嗎?」滕羯大怒道!

葉修澤死死地咬著自己的唇瓣,咬牙切齒道:「我會送你,為她陪葬1他說著,上前和他打起來,每一招都凌厲非常,滕羯擔心著西苑的情況,根本無心跟他打,只想儘早脫身,分神之際被葉修澤的蠱擊中,一下子便吐了口鮮血出來!

在他受傷的瞬間,那個獃滯的侍衛突然間清醒過來,他看著眼前的情況,急忙趕上去幫滕羯,滕羯在他的護衛下脫了身,飛快往西苑跑去,那個侍衛很快便被葉修澤擊倒,他看向滕羯飛奔而去的方向,並沒有再去追,既然被她控制的侍衛清醒了,那隻能說,只能說……

他拖著沉重萬分的步伐走到葉清蕖身邊,扶起她低聲道:「我帶你去治傷1

葉清蕖看他萬念俱灰的神色,心中一酸,她低喃道:「哥,你難受就哭出來,不要這樣1

難受嗎?他再也沒有比這更難受的時候了,可為什麼,他卻沒辦法哭出來,她說過,她沒有死,她只是去了她自己的世界,那個他不知道該如何踏足的世界,從此以後,這個世界再不會有她!他深吸一口氣,對葉清蕖搖搖頭,道:「我們先找個地方,我幫你把滕羯擊入你體內的蠱逼出來,既然她說留你一命,我不會讓你死的1

「哥1葉清蕖怔怔地望著他,任由他將自己扶起來,往大門外走去,她感覺到葉修澤僵硬的四肢與緊繃著的面容,他的步伐,如此的沉重,她心中一澀,忍不住回頭,望向那滾滾濃煙的方向,無聲道:「再見了,顏汐凝1

滕羯趕到的時候,後院的下人都恢復了意識,他們急匆匆地打水幫忙滅火,卻沒想到火沒滅不說,反而越澆越大!

「殿下,不知道誰在水井裡倒了火油,不能再用井水滅火了1滅火的下人急聲道!

「混蛋1謝緯楓怒罵著,看滕羯來了,急聲道:「你快下令讓顏汐凝出來啊,再燒下去,她連灰都不剩了1

滕羯閉上眼睛,在心中默念蠱咒,可什麼回應都沒有,他咬著牙,反覆試了幾次,還是感應不到天蠱的存在,他看向謝緯楓,臉色慘白地喃聲道:「天蠱被燒死了,我喚不動它1

「你說什麼?」謝緯楓驚得大怒,正要對他發火,有士兵急匆匆地跑進來,慌亂道:「不好了,殿下,魏軍在外攻城1

「他們連元帥都沒了,如今是誰帶著攻城?」謝緯楓臉色難看地問道!

「是,是當今聖上1那士兵抖著聲音道!

「你說什麼?他不是在涇州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謝緯楓面色大變,他等不及士兵的回答,便急匆匆沖了出去!

滕羯臉色死寂地坐到地上,望著眼前燃燒的熊熊烈火,他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呼喚天蠱,可是沒有用,真的完了,天蠱竟然被燒死了,為什麼會被燒死,它不是應該什麼都不怕的嗎?

滕羯抱著頭,神情一片痛苦,他努力了那麼多年,竟然這樣說沒有就沒有了,怎麼會這樣,難道顏汐凝根本就沒有被他控制嗎?想到顏汐凝,他心中一懼,既然天蠱死了,那她不可能還活著,如今謝容華就在城外,若他知道一切,一定不會放過他的!